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等接了鲁家小姐回家,大门外红毡条一路铺到胡同口,迎亲太太、送亲太太扶着花轿
  进了大门,外头胡同里的邻居、赶来看热闹的老少爷们挤得人山人海,踮脚张望着,不
  少丐帮、花子帮的唱着莲花落子挤进来贺喜讨钱,小孩子们皮猴子似得在人群里窜过窜
  去,这条街整个成了庙会,热闹翻天。

  等黄家仆人们抬着大箩筐,一把把撒了几筐的铜钱、喜糖,外头更是乱成了一团,大人孩子、叫花子满街桶子挤成一团,一面捡钱,一面又叫又笑。

  40多岁的黄汉昌一脸大笑合不拢嘴,一身紫红缎袍、金绿马褂在大门口团团作揖,看
  着乱腾腾喜滋滋的人群,乱是乱点,可他高兴,喜事嘛,就得有人捧场,甭管富贵贫
  困,有人捧场,场面大,说明平日做人做的好,不然,山东老家有句老话——叫菜好做、客难请!有那一种平日各色吝啬抠门的财主东家,到了喜庆日子,你花钱请,人家还不一定来,老百姓虽然不读书不懂事,可心里那杆秤有数吆!

  这回小弟在京成亲,总算了了黄家二老的一桩心事,又夹着孙玉宸公子来京暂住,遇
  难被救,破费了银钱,可毕竟跟善王、青帮拉上了关系,以后黄家有个小小不言的难
  事,不管黑白两道还是公私两面,都有硬山靠着,这可比花钱拉关系强得多哦!

  所以,前些日子等黄汉恒回来说,青帮用了100两金子、5000两银子给江湖豪杰们赠礼
  贽敬,当着孙玉宸的面儿,黄汉昌连个磕巴儿都没打,大手一挥,这点不算啥,就当送
  给江湖豪杰们喝茶喽,搂着黄汉恒、孙玉宸说了好些个想念关心的话头,其实,这点钱
  对黄家根本算不上什么,更重要的是,黄汉昌作为商人,还得感谢孙公子帮他拉了这些
  关系呢!

  自然,这话只能藏在肚子里,不能说出口。

  进了大门,黄汉恒两口子又拜了天地、说了吉祥话、入了洞房,大院子里摆满了酒
  席,都是现在家垒了锅台,备办了鸡鸭鱼肉海鲜调料,请来的各家大厨做的,不管哪家
  客人来,随来随吃,吃完再上,这就是流水的客人、流水的席!
  院子里摆的是八大碗,大厅、花厅里摆的则是燕翅席,本家、亲家的亲戚们用的。

  大门外是锣鼓班子,骑着今儿的吹吹打打,后院里搭了个小戏台,请来了几个名角,来了几段京剧。

  孙玉宸等黄汉恒入了洞房,也就没啥事了,坐在贵客席上喝茶听戏,一面欣赏着京
  都里的婚礼跟江南家乡的不同风光,着实见识了不少。

  这番热闹,不止一天,足足热闹了三天,等到第四天,才算安定下来,拆了彩棚、锅
  灶、打赏了下人们,累的人仰马翻的黄家众人,终于能歇歇喽。

  黄汉恒跟媳妇春宵一刻、浓情似蜜,更不能忘了孙哥,嚷着让大哥送了份傧相重礼给孙公子,俩赤金大钱,每个足有5两重,孙安那里则是50两一个的崭新的大元宝。

  等新媳妇儿回了门子,这档子婚礼终于完成。



  老北京婚礼部分街景!

  
  
  
  



  老年间奇闻异事、老北京风俗风味、民俗风采,古玩笔记中古玩文玩的鉴赏注释,请关注——qizhousanye的公众号。


  下午发了一遍,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显示,再发一遍。谢谢朋友们支持!



  过了年,残冬已过,冬去春来,这年,是光绪三十二年,西元1906年,孙玉宸还在黄
  家无所事事,每日由黄汉恒和孙安陪着或是读书、或是游览、或是逛琉璃厂、隆福寺,
  母亲回了电报,家中一切安稳,让孙玉宸放心,听说朝廷开了经济特科,母亲嘱咐:如
  能在京安心学习,可以参与经济特科的考试,得个功名也能光耀门楣,届时回江南迎娶
  赵家小姐云云。

  母亲一番话,可把孙公子愁坏了,他倒不是不想要个出身功名,戊戌年朝廷通缉他,
  江苏学政爱才,知道他又是孙府的嫡脉,接到朝廷命令,除了他的举人功名,其实呢,
  学政大人把一个同名落榜生的名字故意报了上去,天下那么大,朝廷里头又闹着慈禧老
  佛爷再次垂帘训政,谁关心他一个小小举人??

  因此,他的举人身份还在,只是戊戌年的前案未销,自己一个“罪人”,怎么去考试?

  黄汉恒听了此事,比孙公子还起劲儿,闹着要去求人,别人不用求,只在善王爷面前
  提一提,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

  孙公子却大摇其头,他这人,平生最不喜欢求人,也不愿意结交权贵,为了件狮犼观
  音就九死一生,隐约还夹杂着给“贵人”看病那件事,此时此刻,他躲官场都来不及,
  还能上赶着往前凑??因此,孙公子十分不情愿,又不愿违了老母之意,天天拿着几本
  书翻来覆去的看不下去。三虎颇为支持三哥的想法,这年月,做大清国的官儿不等着老
  百姓骂娘?!

  到了夏天,黄汉恒小夫妇带着孙公子、孙安、三虎去了西山避暑,西山本是清代的禁
  地,除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外,尚有畅春园、静明园、静宜园等皇家园林,连带着为庆祝
  老佛爷60万寿,修复的清漪园,现称颐和园,着实是林泉丰美、水榭歌台御苑深深,一
  路绵延40多里,五步一园、十步一寺,着实是大清国第一盛景,可惜1860年、1900年两
  次被洋鬼子抢掠烧毁,大部残败不堪,只有颐和园现存,剩下的,就让不少王公大臣、
  巨富豪族之家,偷偷买了地基,建造起了避暑别墅,清廷大权陵替已久,也就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让内务府划了地段,收些个银子自己花。


  孙公子香山待了快俩月,着实享受了京都山野风景的舒适优雅,几人结伴登香山、去
  玉泉山游览。正当初秋黄汉恒提议要回京城,带着孙公子主仆、三虎去天津卫玩一玩,
  这天,几匹快马飞奔而来,为首的是善王府的内管事。

  内管事见了众人,说善王爷有话:请孙公子立即回京,有要事相商。

  这话一说,孙玉宸老大不自在,谁知道这位善王又唱的哪一出。想详细问问,内管事笑
  呵呵的拱拱手“公子爷莫慌,不是坏事,是好事,您几位见了我们王爷就知道了,王爷
  说了,您不去,他老人家就亲自来接。”

  得!这下还不能不去,黄汉恒催着大伙儿又收拾了行装,一起回了京。回家第二天,善王坐了马车亲自来了。

  一进门,善王就嚷嚷饿了:“我这才从西苑站班下来,还没吃饭呢?怎么,不给预备
  点??”说完大马金刀坐了上首,孙公子一瞧乐了,心说:这位爷还真实诚,一点不拿
  自己当外人!

  黄家自然要百般奉承,黄汉昌赶紧预备酒饭,善王大喇喇说到“不必麻烦,去隆福寺
  地摊上,弄几碗豆汁儿,再来几个焦圈儿,配上芝麻火烧,一碗炒肝儿,再弄点六必居
  的酱菜,齐活儿!大鱼大肉的王爷我也不爱吃!”

  黄汉昌一听就一脑袋热汗:这还不麻烦?!哎,谁让人家是王爷呢?赶紧派人去买。

  三虎不在乎,哈哈大笑,众人借着都笑了。善王笑着说:“小虎子,你小子别笑!以
  为王爷我瞎讲究呢?你知道个啥?当年老五爷活着,成天介穿了破皮袄,补丁裤子,跑
  到后海、前门外、隆福寺喝豆汁儿、吃炒肝儿、卤煮火烧,六爷恭亲王、七爷醇亲王也
  没敢笑话他!”

  不大会儿,饭菜买来了,就见善王骑马蹲裆做了红木太师椅上,一手一碗豆汁儿,夹
  着个焦圈儿,一手拿着块六必居的酱黄瓜条,咕咚一口豆汁儿,嘎吱一口焦圈儿,再来
  一口酱黄瓜条,吃的那叫一个香!

  甩开腮帮子,一会儿再来一碗炒肝,芝麻火烧,一通儿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桌上
  的饭菜顿时吃的精光。满脸热汗的善王抹了抹撑起来的肚子,哈哈笑道:“痛快!真痛
  快!来,手巾把儿!”

  旁边早有跟随的太监递上了方才预备的热气腾腾的手巾,善王接过来在大脸上呼噜了
  好几下,连连称快。

  这通忙活,看的大家都笑,善王爷不在乎,从腰带的小三件荷包里,拿出象牙牙签,一面剔牙一面说:“嗨!我倒忘了说,孙公子,这次你可是我的贵人!”

  “贵人??”

  看孙玉宸诚实的样儿,善王大笑:“你怎么忘了??你借我看的观音菩萨像,好歹铸
  造好了,今儿,我就是来接你,去瞧瞧!再者,还有你的好事到了!”


  黄汉恒一听,笑吟吟说:“王爷这回可放心了,我孙哥也终于安心了,只是什么好
  事,说出来我们也高兴高兴嘛!”

  善王故意撇撇嘴:“那可不能说,王爷我这儿憋着宝呢!这么着吧,等我开了宝再
  说,你们等着,几天内就有信儿!别磨叽了,咱们这就去吧!”

  一听要去,善王早一眼看出三虎不放心,过来拍了拍三虎的肩膀:“小虎子,你
  呀,就是个江湖的命,赶明儿做了将军,也是这副性子!你不放心,就跟着一起来!王
  爷带你去瞧瞧新鲜!”


  孙安一听新鲜,也凑过来,让善王推到一边儿:“你别往前凑,你在家预备着放炮仗
  预备你主子的喜事吧!”

  黄汉昌一听,大概齐猜出了善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赶紧起身连连道谢送客。善王一
  把拉着孙玉宸、一把拉着三虎,大摇大摆出了大门,上了马车,来到东城北新桥附近的
  南船板胡同的善王府。

  善王本是太宗皇帝皇太极长子的后代,八旗从龙入关,封了铁帽子王,世袭罔替,本
  来的府邸,在东交民巷附近,规模浩大,极为奢华壮观,1860年英法联军入京,烧了圆
  明园,规定了外国公使驻京办事,看中了东交民巷,划成了使馆区,原先的老善王老大
  不乐意,可国弱民穷,没办法,只能忍着这些大鼻子洋人。

  到了1900年庚子之变,北京城大乱,无数的义和拳与官军、洋人们打成一团,善王府正
  好在火线上,让使馆区的洋兵、外交官把善王府大肆抢掠一番,一把火烧了。

  等善王回京一看,数百年府邸成了瓦砾堆,也不敢找洋人算账,就跟老佛爷说了,老
  佛爷黯然泪下,让荣中堂从东城选了一座府邸,赏给了善王,建造新府。

  这座府邸规模不小,可比起原来的,可算小巫见大巫,也没有什么王府规制的银安
  殿,善王又倾向维新,因此修的中西合璧、不中不洋,在亲贵王府里别树一帜,暗地
  里,却让福王、寿王等人笑掉了牙。


  善王领着几人进了自己的二层小楼的密室,掀开桌上的盖的大红织金缎,下头豁然出
  现一尊高达2尺的狮犼观音!

  但见观音像流光溢彩、五色纷呈。模样跟孙公子那尊一般无二,只是大了一倍,上头
  密密麻麻镶嵌了绿松石、红玛瑙、白玉、珊瑚各种珠宝,菩萨像额头正中,则是一颗莲
  子大的珍珠,下头配着半尺高的紫檀木掐金丝的座儿,果然是高手名工的传世之作。




  注释:


  

  老北京的炒肝,其实不是炒的,是用猪肝和猪大肠加了蒜八角、蒜、黄酱、酱油、熟猪油、醋、明矾、淀粉、猪骨汤、精盐熬制出来的,具有鲜香味美,汤汁红亮的特色,是老北京人喜爱的小吃之一,老年间,北京鲜鱼口会仙局的炒肝驰名远扬。
  l
  


  豆汁,跟豆浆不一样,是用绿豆的渣子发酵做的,有豆腥味,酸,但清热败火,老北京喜欢的早点之一。最有名的豆汁摊子,一处在前门外,一处在护国寺。老北京们早上起来,买碗豆汁,来几个焦圈,配着豆汁摊上的咸菜丝,就是一顿美食!




  

  老北京的一种普遍受人爱戴的小吃,油炸食品,色泽金黄、香味扑鼻,四九城的老少爷
  们早餐的最爱之一,跟豆汁是夫妻配,就着豆汁吃焦圈,是老北京人的一种生活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