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几人围着观音像欣赏了好久,连孙玉宸也看呆了。善王大喜,笑道:“怎么样??孙公
  子,这是花了1000两赤金,掺了600两银子铸造出来的,我可不像福王那么有钱,听说
  他一出手,就是几千两金子,咱们这尊,是原品原味,肯定能得老佛爷赏识!”

  三虎冷冷笑了笑,没言语,孙公子自然只能跟着夸了几句。善王乐得打开话“话匣子”
  留声机,放了段小叫天的京剧,一面随着哼唱, 一面拿出水晶玻璃杯,请大家喝西洋
  葡萄酒。


  闲聊了会儿,善王诚挚的搓搓手:“孙公子,按说你的才学,又是举人出身,考个进士没问题,这事儿。。。。。。”

  孙公子赶紧回绝:“王爷错爱!玉宸不敢再做此想了,我想好了,过了端阳节就回
  家,老母高堂尚在,圣人说,父母在不远游,请王爷见谅。”

  善王晃了晃手,笑道:“你别跟我拽词!圣人的话还有后半句——父母在、不远游,
  游必有方。现在有了火车、火轮船和电报机,咱们打了电报给老人家,请她老人家放心
  得了,再者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有个功名出身,才能光宗耀祖不是??这事你别推
  辞,也不是王爷我的意思,嗯,你呀,还得跟我走一趟!”

  “啊?!”三虎一听猛地起身,气呼呼盯着善王:“王爷,我三哥此次可是一难接着一难,您可别。。。。。。。”


  “嗐!小虎子,你急啥?我说完了啊!”善王拿出跟象牙烟嘴,给俩人让了烟卷,三
  虎故意抽出一根,善王显摆似得拿出个白银自来火,打着了,自己点上,扔给三虎。

  三虎摆弄了一会儿,学着善王爷点上,善王大笑道:“嗬!小虎子行啊,别看傻大黑
  粗的,洋玩意儿也难不住你。”转脸跟孙公子说:“你别管了,今儿下午,咱们先去个
  地方,你呢,给我亲戚家孩子看看病,今儿晚上,咱们就去接功名去。丑话我可说在头
  里,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有位贵人要成全成全你,公子可要识好歹!”又是劝解又是硬
  气的一席话,压住了孙公子的疑惑。

  “又看病?!”孙玉宸无奈的翻翻眼皮

  三虎抽了口烟,呛得直咳嗽,善王指了指他:“你放心,小虎子跟咱们一起去!我亲自
  跟着,给个孩子看,你怕啥?”


  孙公子琢磨了一会儿,想到同治、光绪两位天子都没孩子,紫禁城里40多年未有孩童
  哭闹声喽,这是举国皆知的,因而放了心,知道不是去大内,便答应了。

  吃罢了丰盛的午饭,善王看孙公子一身银白长袍、蓝缎马褂、白袜布鞋,三虎一身玄
  色细布的短打扮,大兜裤里还鼓鼓囊囊揣着短兵刃,一身的匪气,不免大摇其头,立即
  叫来内管事和随身太监吩咐:“伺候二位爷去沐浴,嗯。。。。。。去黄家,把我给孙
  公子订做的衣服取来,要那套银边儿苏绣暗花长袍、枣红川缎马褂,其他的不用了,咱
  们家有!”

  得!这看病还得洗澡换衣服,孙玉宸、三虎大为不解,一头雾水的跟着太监进了善王
  府的浴室,那当儿,百姓们哪能天天洗澡?就是富贵大户人家,不过找个僻静屋子,放
  个大木桶洗,有些个讲究的,就去京都大澡堂子,一般的澡堂子,他们可不去,都是些
  下力气的力巴儿、拉车的场所。

  善王这座浴室,完全仿的西洋样式,玉色瓷砖、银亮的大莲蓬头,软皮子水管,侧屋是
  个大锅炉,呼噜呼噜烧着开水,旁边几个硕大的青花大缸,接着软皮水管的凉水。

  俩人一起进去就傻了,谁也没见识过这西洋景儿,亲随太监忙个手脚不停,帮着俩人宽
  衣解带,在大莲蓬头下面洗了个干净,用得都是西洋的香胰子,太监围着浴巾,给俩人
  擦背捶腿,舒服极了,直闹了半个多时辰才罢。

  三虎不习惯让人伺候,自己满眼看不够似得洗了个遍,跟孙公子叹息道:“三哥,您
  说,这洋澡堂子,别说我这种山野之人,就是您在江南老家也没见过吧,这些亲贵,还
  真他娘的会享福,要是哪天老百姓都能用上这种洋玩意儿洗澡,咱们大清
  国。。。。。。”

  孙玉宸苦笑着止住了三虎的话,旁边的太监嘻嘻笑道:“您二位爷随便说,我们王爷才不在乎呢,别看这洗澡房不大,花了好几万银子呢。听宫里太后老佛爷的御前女官龄格格说的,还订了洋人们新闻纸和书,没事就读。”

  孙玉宸这才对善王改观了不少,洗完澡,太监又捧进来两套衣服。孙公子这套,是善
  王为他订做的,银灰苏绣暗织福寿纹长袍、枣红缎子的马褂、白袜黑缎靴,一条月白色
  银带头的腰带,一顶玄色缎子六合一统凉帽,上头一块碧玉帽正。

  三虎这边是一套宝蓝色缎子的缎褂、褐色绸裤,玄色缎带,一双短靴。又来了俩太
  监,手脚麻利地给俩人剃头刮了脸,收拾的上下一新、干净利索。

  善王在客厅里抽着雪茄不住的看怀表,一件二人高兴的起来转着看了一圈:“不错!真
  是人靠衣服马靠鞍!三虎别带你的什么囊子了,我送你一件好玩意儿!”说着拿出个楠
  木盒子,打开来三虎一瞧,终于喜上眉梢——里头是两把轻巧镀银的转轮手枪!

  “这是英国公使送我的玩意儿,英国佬玩的,这些日子我都没舍得用,我看你小子是个
  汉子,王爷着实喜欢你,你拿一把,我留一把,看看你小子日后能不能成为咱们大清国
  的栋梁!”

  三虎随口答应着,取出枪在手,又摸又摆弄,火门子掰开合上咯蹦嘎嘣脆响,这是好
  东西!爱不释手的样子逗得善王直乐:“别摆弄了,不过小虎子,咱可说好了,子弹不
  能给你,等你孙哥的事儿办完了,我送你两盒。”

  三虎笑着塞进裤腰里,孙玉宸肚里明白:这是善王的聪明之处,三虎脾气暴躁,去了
  贵人家,万一出点事,谁也说不准,一把枪就把三虎带的匕首给留下了,这王爷,心眼
  儿还真多!



  善王又嫌孙公子穿的太素,给他配了块镀金银壳的怀表,大银表链子露在外头,端详
  了端详,真不赖!孙公子本来就是世家子弟,配上这华服,更显气度端凝华贵。


  看时间不早,善王还是一身天蓝色王公行服,腰里飘着两条素白的忠孝带子,潇潇洒洒领着二人坐车出来。

  因皇城里头不能直行,马车绕了过皇城,奔了西城西部的后海北沿。




  车一直往西北走,时候不大,到了一处离后海不远的所在,远远望去,也是一片黑压
  压峥嵘敞轩的王府格局,三虎也掀开窗帘往外看,他也颇认识不少字,只见门口两座高
  大凶猛的石头狮子,五阶的汉白玉台阶,五间正门三明两暗,红漆描金的门额上,一块
  硕大气派的螭龙匾额,只看见“敕建”两个字,后头的字就被遮盖了,马车绕过了府门
  正面的高大琉璃影壁和两侧的阿斯哈门、影壁斜对过的马厩、草料场院子,转到西面的
  胡同里,几颗大榆树下头,青砖壁垒,有座紧紧关闭的朱红侧门。


  善王大喇喇下了车,让车夫叫门,自己领着忐忑不安的孙公子和三虎等着,不大会
  儿,门一开,里头是个干净利索的小仆人,一眼瞅见善王,赶紧打千儿请安陪笑:“请
  王爷安!我们王爷方才还说呢,约好的今儿,怎么您老人家还不见人?”

  又瞅瞅孙玉宸、三虎俩人,点头会意,却不说话。善王领着俩人往里走,一边笑:
  “你们这位王爷,性子还是那么急?不是前些年带着国书去德意志见德国皇上那会儿
  了?哈哈哈,快去通报,就说我带着客人来了。他也不出来迎一迎??”,说完顺手扔
  给小仆人一个一两重的银锞子。

  “嘚来!谢王爷赏,您老人家稍后哪!”知道善王爱京戏的小仆人扯着嗓子来了一声
  高腔,小跑而去,门里几位老成仆人,小心翼翼跟着善王,慢慢往里走。

  孙玉宸打量一番,这处府邸比善王那里可是大多了!西侧门一进来,大院子一个接
  一个,全是青砖大四合套院,一扇扇望不尽的朱门绣户、玉窗金锁,亭台游廊,往前头
  看,则是一座座不大的小屋子,显然是下人们住的。都糊着高丽窗户纸。

  回头往里看,亭台殿阁间,一色雕梁画栋,形状各异的水榭歌台,都装了大玻璃窗
  户,全用五彩加金檐子、碧绿油漆柱子的游廊连接,着实富丽堂皇, 再往东,则是一
  色一眼望不到头的群墙,远处隐隐约约露出一座大殿的飞檐走兽。

  善王笑道:“怎么样??孙公子,看着比你家的府邸好多了吧??”三虎问:“我说
  王爷,咱们这是到哪儿了??别是皇宫大内吧?门口的牌子上,写的可是敕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