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面前的旗装佳丽,头上梳着两把头,一只碧绿如春水的翡翠长扁簪横插过去,燕尾高
  耸、青丝如云,上头正中是一支赤金点翠双凤短钗,左边配了两朵粉红绢花,右边斜插
  着一支赤金点翠福寿簪。胸前纽扣上一串大珍珠佛珠,耳边吊着金镶珍珠的耳坠子,双
  手金镯配玉镯,一身宝蓝闪缎五彩缂丝的旗袍,高底彩绣花盆鞋,手里捏着方红色丝
  帕,左右两手上,戴了几支赤金嵌珠宝三寸多长的指甲套。

  瓜子脸上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眉画如黛,圆鼻樱桃口点点朱唇,粉面如春,笑中含威,真有些大家子女主人的架势。

  站起来的孙玉宸轻轻作揖:“您吉祥。”

  “哈哈哈哈,”旗装佳丽银铃般的微笑大方豁达,连善王爷哈哈大笑起来:“孙公
  子,她不是外人,正是我五弟妹,京城赫赫有名的福晋,荣中堂的小姐。你这吉祥可喊
  的不对,都是外省那些马屁官儿学错了规矩。”

  旗装佳丽稳稳重重双手在胸前冲善王福了两福,丝毫不看正座上面色尴尬的年轻王爷,嘴里不停:“八哥,您说您来了就拿我说事儿?!人家外省公子知道咱们宗室的规矩??这些年哪儿还有那么些老规矩?” 说着打量了打量,冲孙公子点头示意,笑道:“公子不必在意,宗室里规矩大,咱们这里头不称呼吉祥,称呼吉祥如意,吉祥这话儿,是宫里太监和外头老百姓们说的,呵呵呵呵别在意,请坐。”

  孙公子一脸窘迫,好容易压下去了,福晋笑着款款落了座,冲丈夫说:“八哥说的就是这位公子吧??我原以为是个老头子大夫,不想这么年轻文质彬彬的,长得还挺俊(zun)秀呢。”

  年轻王爷苦着脸刚要说话,福晋一挥手:“把大阿哥抱过来,让这位孙公子瞧瞧。公子,我们大阿哥,2月有的,这才半年多,原先还好。这些日子就是不好好吃奶,也不知闹了什么病,哇哇哭,请了几位太医,有的说是惊风、有的说是小儿风,都把我们闹糊涂了。您给瞧瞧吧。”


  一听大阿哥三字,善王笑容顿时收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一旁的年轻王爷,那位爷有些气急败坏,只碍着孙公子在旁,努努嘴说:“别、别说什么大阿哥!叫、叫小阿哥!这规矩你都不懂?”


  “懂什么??叫声大阿哥就不应该吗?他是老大,又是咱们头一个阿哥,难道叫一阿哥??还小阿哥?下次再了阿哥,叫小小阿哥??”福晋柳眉倒竖,瞪起了眼,说的年轻王爷又气又急,善王忍不住笑了:“你们小夫妻俩,当着人家大夫,就庄重点吧。免得人家笑话咱们天家不懂规矩呵呵呵呵。”


  福晋笑笑不理会,抱过来香色锦绣婴儿包袱,哄了哄,才递给奶妈,奶妈子小心翼翼抱着,让听了方才的话莫名其妙的孙公子诊脉。

  原来,大阿哥这叫法,在宫中、宗室里头,绝不能乱叫。自打康熙爷晚年那当儿,九王夺嫡,闹得朝廷里乌烟瘴气、兄弟反目,一脑袋烦恼的康熙爷晚年决定不立太子,驾崩在畅春园,雍正爷不明不白登了大位,后来想出一个办法:不明着立太子,看中了哪个儿子,皇帝偷偷写下传位诏书,密封在一个小金匮里,秘藏在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头,皇帝随身,也带着一个小金匣子,等皇帝驾崩,诸位皇子齐集在乾清宫大殿里,由御前大臣、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内务府大臣、嫡派的皇室宗亲,跪听遗诏,御前侍卫取下小金匮,当场再对照皇帝随身携带的那个小金匣子,两者无误,遗诏上写了谁,谁就是继承大统的人,由诸王大臣奉为新君。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这套规矩只传了两代,到了嘉庆爷在热河避暑山庄暴崩,因在离宫,皇帝突然驾崩,宫中混乱,谁也找不到嘉庆爷随身带着的传位诏书,去京城里取呢?远水救不了近火,来不及。随驾巡幸的文武大臣、王公亲贵们,乱头苍蝇一般没有主意,有得要拥立皇二子智亲王,有得要等遗诏,有得要立其他皇子,明摆着,大臣们多精明!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万一说准了,一个实实在在勤王拥立的大功就算得着了,日后还不等着升官发财?!

  当时急的身为皇二子的道光爷六神无主,急切之间,派人飞马回京告急,等御前侍卫回京报了信息,到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头找遗诏,不料晴天霹雳!没有传位的金匮!这可坏喽!

  还是道光爷的后妈孝和睿皇后深明大义、有胆有识,见传位大事要出争执,立即抛弃私心杂念,没有让自己亲生的俩儿子登基,传下懿旨,命皇二子智亲王立即在热河嘉庆皇帝的灵柩前继承大统,是为道光皇帝。

  不过道光皇帝即位前,宫中上下都知道这位智亲王是高宗乾隆爷看中的皇太孙、嘉庆心中预定的储君,都称呼他——大阿哥。

  到了咸丰即位之前,因前头三个哥哥早亡,宫中也称呼为大阿哥。到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咸丰领着老婆孩子逃到热河避暑山庄,以酒色自戕,一年后终于病危,他只有一个儿子载淳,所以也叫大阿哥。

  自此,皇宫大内又改了规矩,大阿哥成了皇太子的代名词,宗室贵胄轻易不敢乱叫,成了规矩。

  孙玉宸自然不晓得其中的原委,只是善王收敛了笑容,让他悚然震动,这些王公贵胄,看着笑容满脸,肚子里还不知道琢磨的啥呢!


  给小儿诊脉简单些,又看了舌苔。旗装佳丽问:“公子,大阿哥可是有什么疾病?”

  孙玉宸笑道:“福晋放心,阿哥没有什么重病,我看,是饿的厉害,又不让多吃,吃一次又撑着了。嗯。。。。。。不用什么药,只要按时吃奶,每次间隔时间不要太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无妨的。要想吃药,可服用些同仁堂的保和丸,碾碎了用温水送服,吃两天也就好了。”

  年轻王爷放心的点点头,对着媳妇嗔怪道:“我说吧,你啊,就是女人家,蝎蝎螫螫的,养孩子都不让吃饱,怕停了食,这回大夫说的清楚了。你就照办吧。公子请坐,换茶。”


  旗装佳丽扭头笑:“这算什么?你额娘也是吩咐不让多吃,怕吃坏了停食,你又来怪我!嗨,还是年轻大夫会治病,那些个太医院的老头真可笑,来了背书一样说的些之乎者也,谁听得懂?!来人,快照公子的话去拿药来。可是得好好谢谢孙公子呢!”说着福了一福,孙公子赶忙还礼不迭。


  善王问:“弟妹,大侄子吃的属什么人的奶??听说找奶妈子,属相别冲克了才好。”

  “八哥说的是!”福晋回眸一笑,百媚生华:“连老佛爷也这么说呢!上回进宫老佛爷问起来,我说,我们阿哥是属马的,老佛爷笑了,说属马的好,奔腾万里嘛,又翻了翻时宪本子,说找个属马的奶妈子更好,呵呵呵呵,我说,这不是二马碰到一起了??就找了个正蓝旗下的奶母,还凑合吧。”


  孙玉宸听了心中暗笑:这些贵妇人,真是迷信的可以。



  注释:两把头,旗人妇女和宫中后妃的头饰,用一根扁簪做梁,头发盘到上面,再插各种首饰和花。晚清时,被大拉翅代替,宫中后妃和八旗贵妇两者通用。


  


  大拉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