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把老佛爷上次赏的云南烟丝拿来,请八哥和公子尝尝鲜。公子打江南来?不知仙乡何处?贵府上还有什么人??”一溜仆人进来换果碟子,又换了新茶,善王一听有新鲜烟草,也来了兴致。

  年轻王爷无奈笑了笑,挥挥手,众人退下,等点上银水烟袋,吸了几口,善王笑着就把孙公子的身世详细说了一遍。

  年轻王爷一听,眼前一亮,问起了孙玉宸的家世和前明的侯府规矩,孙公子只好捡着能说的聊了几句,却见福晋皱眉思索着什么,善王咕噜咕噜抽完一袋烟,问:“弟妹,你看我找的这大夫怎么。。。。。”

  “呵呵呵呵”福晋丹唇微露,扬了扬手里的帕子,笑的前仰后合。见众人不解,睁大了眼说:“这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呢!孙公子,咱们还是亲戚呢!”


  “啊?!!”众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福晋,孙玉宸更是一脑袋糊涂!

  善王一惊,笑问:“这、这是从何说起啊??弟妹,别拿人家打趣儿啊。”

  年轻王爷哭笑不得:“你啊,还是回房去吧,人家公子是江南世家,你是土生土长皇城根儿的旗人,怎么又成了一家子。哎,让八哥见笑!”


  福晋眨眨眼,嗔怪道:“你们别忙赶我!我要说出个道道来,八哥可得请客。听说你们府上做的西洋菜不错,比东交民巷洋人馆子里还好吃,赶明儿送一桌来,我们也跟着沾沾光儿!”

  “那是自然啦!不过,我怕你要输!”善王深以为然。

  福晋从果碟子捏了颗话梅放进嘴里嚼了几下,看看目瞪口呆的孙玉宸问:“孙公子,你家确实是前明北平侯孙兴祖的后人??没错??”

  “这没错,家里还有族谱呢。”

  福晋啪的一拍巴掌,得意洋洋笑道:“这就对喽!咱们确实是亲戚,还不远呢。你知道孙兴祖他们家,有几支??”

  孙玉宸冥思了一会儿:“这。。。。。。。小时候只记得年节祭祖,看过几回族谱,说是有两三支,我们这一支是嫡派,代代相传。好像有一支在永乐爷那时候,因为靖难之役,封了世袭威远侯,镇守九边,迁到山西去了,年深日久,没了来往,不知道福晋说的是不是这一支?”

  “是有这么一支,他们家还跟前明的秦王、楚王有姻亲对吧?呵呵呵,你们家还有一支,定居在山东省登州府,是旁支还是庶出的一支就不知道了,这一支早在前明,是世袭登州荣成卫的都指挥同知,从三品大员,到我大清世祖爷入关,这一支就率部降了我朝,被封为副总兵,后来因为国初归降,效力多年,后入了旗籍,先是汉军镶白旗,雍正年间因征准噶尔有军功,被抬入满洲正白旗。这一支公子难道没听说??”

  听福晋如数家珍侃侃而谈,孙公子满头雾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家里的族谱都收藏在祠堂,除了年节拿出来看看,谁整天鼓捣那些个,可这位福晋说的清清楚楚郑重其事,也并不是瞎说的,自己对这事儿一点不知道。

  善王看了看呆滞的孙公子,笑道:“我说弟妹!你不仅是个女中诸葛亮,还是个百事通啊!这事儿连王爷我都没听说过,你如何得知的这么清楚?再说,即便是他们家有一支成了咱们旗人,你和公子的亲戚在哪儿论的呢?”

  “是、是啊啊,你有这么门子亲戚,我怎么不知道??”年轻王爷有点结巴。


  福晋指着丈夫嗔怪道:“你啊,就是个书呆子命!正白旗满洲副都统是谁??他们家老姓儿是什么啊??亏了我阿玛没了,不介,让他老人家知道了,又是个笑话!咱们一家子不认识一家子。”


  这一说道,惊醒了梦中人,年轻王爷恍然大悟,笑起来:“原来是你四姑父家啊!你不早说!还有这么一段呢!都怨我忘喽!”

  年轻王爷说起了缘由。

  福晋姓瓜尔佳氏,是满洲正白旗人,上三旗,自然比下五旗尊贵些,万岁爷眼里也看重。他们家老爷子,就是当年号称八旗才俊、精明能干的八旗第一俊杰,荣禄荣中堂!

  荣禄晚年任首席军机大臣、太子太保、文华殿大学士,还带着一等轻车都尉的爵位,死后更是被追赠太傅,谥号文忠,追封世袭一等男爵。算是慈禧老佛爷跟前儿在外朝的第一红人。可惜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命相不好,荣相爷没有儿子,只有七个女儿,这位福晋,就是他的老生闺女,最是娇生惯养,天不怕地不怕。

  不仅如此,荣家子嗣不畅,荣禄他阿玛当年也是好几个女儿,只有俩儿子传下来。荣禄最小的一个妹子,自小跟哥哥亲近,也是个有名的满洲姑奶奶,等到了找婆家之年,找寻了半天,人家一听说是正白旗瓜尔佳荣家的小闺女,知道是名门望族,又听说这位小姑奶奶脾气不太好,八旗贵胄家族败落的不说,当红的,都不太愿意。

  后来,还是荣禄一位内务府的老同事帮忙,把小妹子说给了满洲正白旗的孙佳氏,满洲正白旗参领,官不大,人物家世都不错,两家这就成了姻亲。孙佳氏他们家,正是汉人投旗的。原来,清代入关后,凡是有军功或大功的汉人,可以投旗,乾隆之后,朝廷便不再有此规矩了。

  投了旗的汉人,都得重新起姓氏,汉人大多数是单字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什么的,而满人都是多字姓,如瓜尔佳氏、富察氏、叶赫纳拉氏、乌拉那拉氏、钮祜禄氏,所以,雍正爷以后定下的规矩,凡是汉人投旗的,在本身姓氏后面,加一个“佳”字,一种意思是好,一种意思是家。

  孙佳氏,就是孙家的姓。李佳氏,就是李家的姓。这样,即便汉人投旗,也能融入到满族,内里,也算八旗正根儿内外有别。

  连嘉庆爷他亲妈,孝仪纯皇后魏佳氏,老祖宗也是汉人投旗改的姓,他们家是满洲正黄旗包衣奴才出身,非常低贱,后被选入宫中做了嫔妃,生了嘉庆爷,乾隆爷才把他们家从正黄旗包衣,抬入满洲镶黄旗,成了八旗正支。

  孙佳氏既然国初就率部降了大清,又有军功,所以一直是满洲正白旗正支,又娶了荣中堂的妹妹,自然是春风得意,不几年便升了正白旗满洲副都统、神机营练兵大臣的职位。

  瓜尔佳福晋从小跟四姑就亲,耳濡目染,自然知道姑父家的来历,今儿善王一说孙公子的家世,正是无巧不成书,孙公子和福晋,还真是几百年的老亲戚!

  这一论上了亲戚,厅里更为热闹,善王又赶着凑趣,说的瓜尔佳福晋非得要预备重礼,还起劲儿吵吵着要派人去地安门外大街四姑父家报信,说老亲戚来了,连年轻王爷也来了兴致,七嘴八舌说得孙玉宸脑仁疼。

  只拿眼苦求善王,善王大笑道:“五弟,弟妹!既然今儿认了亲,有的是时辰来往呢!五弟,你忘了,明儿是什么日子?孙公子还得。。。。。。”说着跟年轻王爷对视一眼,点点头,年轻王爷立刻明白了,可架不住当家的福晋怂恿,还是请二人吃了顿丰盛的酒宴,吃完饭,天边金色一片,下午四点多了。




  注释:指甲套



  


  指甲套——旗人妇女和宫中后妃的首饰之一,这些有钱有势有权有闲工夫的阶层,都喜欢把无名指和小指留着长长的指甲,染上凤仙花的汁液保养,慈禧太后更是用牛脂、蛋清保养指甲。

  连晚清的八旗贵胄的男人们也喜欢留长指甲,标榜自己是有钱有闲阶层,这种习惯,一直传到民国。但是那些精美的指甲套,是当时工匠们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