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不然,您以为外头督抚将军大员们,怎么这么看得起我们爷们儿??哪位不是狗屁颠的跑来送东西!就说这颗猫眼,那才算什么?前年老佛爷万寿,两广总督一次就送了300颗大南珠,又凉又滑,个个跟大葡萄似得,您说,没了我师父,老佛爷心里多懊糟,老佛爷懊糟了,咱们大清国还不得翻了天??
  所以说,刘公子,您这功劳,大了去了!


  刘掌柜看小木太监满嘴白沫,说的天花乱坠,心里明白,刘公子是交了好运哦!!


  小木太监站起身乐的转悠几步,忍不住心里喜悦:我说刘掌柜,刘公子在这儿不能待了,我师父说,为人富贵,不能忘了救命之恩,让我满世界找人去呢!前儿见了九门提督,还说给他了,就是不知道恩公的姓名来历,今儿老天爷有眼,让我碰上了,这么着,您就先在这委屈一两天,等我回去跟师父说了,他老人家必定要见您,刘掌柜,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行里的规矩,我略知一二,不知道刘公子在您这儿受没受委屈,有,不知者不为罪,就算过去了,没有更好。这两天麻烦您照顾好刘公子,万一刘公子走了找不着了,您这店,也别在京城开了,我师父他老人家的脾气,您还不门清儿??!


  说着,冲刘安生公子一抱拳,点点头扭着屁股扬长而去。


  刘掌柜听了这话,吓得一哆嗦!妈呀,这小太监太有心计了,把人交给我,这是拴在一起的俩蚂蚱啊!想起来木大总管那张黑灿灿的长脸,顿时一惊。
  再看刘公子,就立马儿矮了三尺,点头哈腰赔笑到:刘公子!您这算救对了人!!以后,这步大运您算是赶上了!多少王公亲贵见了木大总管,现巴结都巴结不上!外头有人都称呼他老人家叫九千岁呢!以后,小的和小店还托您多照应喽!


  刘公子是正人君子,很膈应刘掌柜这种势利人,又听说救得人,是名闻天下的内廷总管木大太监,心里这个气哦!


  作为读书青年,朝廷大事他不太了解,这个木总管,在整个京城,甚至整个大清国,那是家喻户晓尽人皆知。


  这位木总管,少年进宫,咸丰爷那时,分发在懿贵妃,也就是现今西太后老佛爷宫中,做杂役,此人心机深重、城府很深,而且手段老辣,对于宫廷中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混的非常熟练,没几年,因为给西太后梳头,得了宠爱,又因为后来总管太监安总管,擅自以给同治爷采办大婚服装的名义,出京南下,被山东巡抚大人丁宝桢赫然杀头正法,木总管以小心翼翼灵敏随心,补了安总管的缺儿,30来岁,就成了储秀宫大总管,五品顶戴。



  近些年,他在宫中的势力,更为盛大,内务府根本不敢管他,因为老佛爷宠爱,木总管经常干一些招权纳贿、卖官鬻爵的勾当,大把的银子淌海水似得赚到手,每次干,还都顺顺当当,谁都知道,连光绪爷见了他,还得叫一声——谙达。这种人世人所不齿的人,怎么让自己救了!


  ”掌柜的,我不干了,我得走。工钱我也不要了,您再找个伙计吧。”刘公子憨厚诚挚的说,一句话把刘掌柜吓坏了,一把抓住刘公子的袖子:您走!您是要我的老命啊!我的公子爷,您没听小木公公说,要是您走了,木大总管非得拆了我的店铺!让我怎么活哦!


  说着,坐在地下大哭起来,刘安生在世路上毕竟年轻,没见过这种势态,转念又琢磨半天,还是回家跟宋小姐商量商量吧。


  说到回家,刘掌柜也不愿意,非得让刘公子等木府的信儿,闹得刘公子头疼,后来折中,刘掌柜让自己店里另外的两个小伙计,也别做买卖了,拿着银子,先得给刘公子打扮打扮,然后,小伙计直接住进刘公子家,名义上是伺候,实际怕他跑了,木府来要人,自己坐蜡。


  刘公子看刘掌柜可怜兮兮样子,又都姓刘,就答应了。


  欢天喜地的刘掌柜,可舍得下了工夫。


  亲自指定,俩伙计套上车,带着刘公子满京城买东西去喽。


  大栅栏里,瑞蚨祥的绸缎,先买了四身外褂、袍子、马褂,配上中衣、内衣、袜子和各类京绣的配件。
  内联升的布鞋、袜子、靴子,亨得利的金表,马聚源的各种帽子。
  又给配了琉璃厂的折扇、眼镜和各类文房物件。
  又去东交民巷的洋行,买了洋酒、洋烟和各种零食,看看自己店里的物件,没有出色的,又去买了一对英国产的赤金镶珍珠的打簧金表,准备了礼盒送木大总管,折腾了一天,才想起吃饭问题,又去定了三天的泰丰楼,让人顿顿送到刘公子的小院子里,陪着吃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