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赶写出来的稿子怕质量不好,所以又改了改,大家见谅!会努力更新,朋友们多多支持!


  光绪爷一走,众人退出大殿,刚中了科举的这些人,无论官民,都显得喜形于色,连
  领头的学部大臣香中堂也颤抖着长长寿眉,笑语吟吟跟御前的几位王公说话。

  接下来就是几百年的老套子,一群稀奇古怪的新科进士,在午门外跪接诏书,然后换
  了朝廷给的华服,出端门、天安门、大清门,骑马游街,去礼部——现而今改成学部的大堂赴荣恩宴。

  当即,按老规矩,从太和门、午门、端门、天安门、大清门的各个门道全部打开,侍卫兵马和颜悦色,看着这群天子门生大摇大摆出了正门,不会骑马的闹着笑话爬在马脖子上,学部衙役拽着缰绳,领着一群驽马和一群新科进士,走在天安门外的御道上,周围拥挤的看热闹的老百姓可是开了眼界!


  为啥??朝廷前年就颁布圣旨,停了科举制,连四书五经都不必再考了,据说,这道旨意是没有功名、连个秀才也不是的袁大军机和香中堂的主意!老佛爷、万岁爷钦定颁布。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那年,全大清国几乎所有的举人、秀才们恨不得把袁大军机祖坟刨了!娘的,太气人了,他自己没功名,学习不好,连个秀才也没考上,出了这么个丧良心的主意。可是香中堂不应该支持啊!

  因为香中堂是三朝元老,老佛爷年轻时钦定的探花郎!科举中的榜首、士林中的领袖,自打光绪爷的首席老师翁中堂为维新变法的事儿让老佛爷一句话撵回老家闭门思过,朝廷里老臣凋零,就剩下香中堂还算元勋。怎么他也跟着作践读书人呢??

  一波一波举人、秀才们闹起来了,上书的上书、骂娘的骂娘、跳河的跳河、上吊的上吊、闹事的闹事,这可倒好,各地上奏的奏折,把老佛爷吓了一大跳,觉得自己过分了。

  这不明摆着??科举制度是中华1000多年来的选拔官吏的祖制,别说唐宗宋祖还是元明清三代皇上,都是靠着科举牢笼人才,把那些心怀不满、好发议论的读书人全都圈到四书五经里头,一年年、一代代,人才倒是选了不少,可这帮子读书人,也因此穷经皓首,没心思琢磨别的喽!

  这就是大唐太宗李世民说的——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读书人呢,一辈子考科举,也愿意进入落网!十年寒窗苦读,到头来金榜得名,谁不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嘛。只要中了科举,那就是官儿,起居八座跟老百姓就不一样喽。

  他们祖坟上冒青烟,大门口能插旗杆子!再说,别看一个个嘴上说的好:为国为民、效忠朝廷、抚育黎民,其实呢,考试的读书人心里可不傻,老话说得好:千里来做官,为的银子钱!只要考上官儿,有了顶戴花翎,别说老子娘能封个老诰命,光宗耀祖,自己做几年官,多少银子赚不来??想想那十年寒窗苦读,当然值得。

  不是有那么句话嘛——三年清知府,还十万雪花银呢!要是不清的那些呢??还不得金山银山的搂钱?


  因而,断了读书人当官的路子,这些人当然要拼命喽!闹腾了一阵子,朝廷也有办法,说科举是停了,但文官考试还得进行,把出洋留学的、大学堂里毕业的、督抚大臣密保的这些人才送到京城里考一考,再分发各省、各部当差,为新政服务,不是一回事??这也是香中堂当年提倡的: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的本质喽。

  读书人一听,还是不满意,原先那些秀才举人都是读的四书五经,谁知道新政里那些洋文、地理、法学、医学是咋回事? 都七老八十了,还得从头学??还是闹。闹来闹去,朝廷火了,下令查办为首的人。

  读书人嘛,老话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些人一听朝廷发了火,只好平息,再去各地学堂再受教育,其中闹出的种种笑话,书不尽言。

  不过,到了今年,终于又开了一科,光绪爷起了个新名字,叫经济特科,专门为留洋回来、大学堂毕业和各省督抚密保的读书人开的。

  这一科算是中国科举史上的前所未有的喽,考题全是新名词,分科考试,也没有了什么状元、榜眼、探花的名词。

  有些个老书生,到了殿试,还自我感觉良好,看到议论法国拿破仑欧洲政策的考题,还是用八股开笔破题——法国者,法兰西也!为何称西?自然有法兰东国在其国之西,法兰西、法兰东,同胞之国矣。拿破仑者,谬误也,我国有车轮、风轮、木轮,从未闻有破轮之称呼。

  破轮既破,岂可拿乎?此破轮既称破轮,必非我中土之轮,乃法兰西国之农人所用,《诗经》有云:间关车之舝(xiá)兮,思娈季女逝兮。匪饥匪渴,德音来括,虽无好友,式燕且喜。又曰: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岂不尔思?畏子不敢。此所谓我国之车轮,工匠所制,贵人所乘,非法兰西之破轮可比。

  拿者,持也,既云拿,亦可见法兰西之国民人工匠之鄙陋,所制车轮皆破,尚且用之,皆非我国精工之轮。

  此所谓拿破轮之真意。。。。。。


  这种念了半辈子高头讲章的老学究们的文章,实在不成体统,看的阅卷大臣们笑岔了气,把个香中堂气的一脑袋热汗,差点犯了病。可既然开了科,也不能不取,只好葫芦提选中了,分发边远省份,做个新政讲官,教育学子。

  为这,累的这次阅卷的大臣快吐了血,答卷五花八门、异彩纷呈,被传遍了四九城,好在其中有些个留过洋的、在京师、外省大学堂毕业的举子,总算能敷衍下来,选了几篇好的送呈御览,让光绪爷和老佛爷脸上好看些。


  外头大街上,老少爷们瞻仰着这些新科进士们的风采,都议论纷纷,挤眉弄眼的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学部的荣恩宴上,香中堂请来了南书房行走、吏部尚书、好几科之前的状元陆大人,给大家传授了些中庸之道,自己也说了些天恩圣德的话头,说的众位举子们昏昏欲睡,好容易结束了宴席,又得去香中堂、福中堂等人家里拜老师,孙玉宸什么也不懂,木头人一样跟着众人摆布,幸好善王早派了三虎和自己的侍卫前来伺候,换衣服、骑马、喝酒、听训话、拜老师、掏银子,一整套的繁文缛节,都算应付下来。


  等善王坐了车来接,孙玉宸早已满身大汗,湿透了袍服。善王见孙玉宸还有些懵懂木讷,哈哈大笑道:“孙公子!此次进了玉堂,以后可别忘了王爷我的情分哦!!”

  扶着三虎上车的孙玉宸苦笑道:“王爷!您唱的这一出,可怕学生吓懵了!咱们回去再说吧。”


  等回了黄家,好家伙,胡同口都挤满了看热闹的闲人,熙熙攘攘都要看新进士,黄汉昌、黄汉恒兄弟俩,早预备好了。从胡同口扎了彩棚子,一溜儿直到大门口,张灯结彩、铺排豪华,善王的马车一进来,孙安和黄家的仆人点燃了10万响的鞭炮,顿时浓烟彩雾纷纷,噼噼啪啪响了足有一袋烟功夫,门口锣鼓喧天、鼓乐齐鸣,黄汉昌亲自领着黄汉恒拱手相迎,大家一同进了黄宅,早已预备好的酒宴就此开席,请来的京戏名角也纷纷亮相,席开芙蓉、酒满金杯,孙玉宸被大家推搡坐在善王下首,满院子的吉祥话儿听得他耳朵疼!

  因孙公子得了新科进士,黄汉恒也异常兴奋,黄家这番热闹,又足足闹了三天,可乐坏了孙安、愁坏了三虎。

  孙安这几日,光被打赏的钱,就100多两,黄家和来往的宾客,无不赏赐,高兴的孙安比他主子中了进士还乐呵,成天笑呵呵的,嘴都咧到耳朵边了!

  三虎却愁云满面,他是江湖人,最不愿意跟官府来往,可自己敬仰的孙哥成了官儿?以后怎么处呢?

  孙玉宸也愁,愁的是终于尽了孝心,中了进士,虽然这个进士来的不那么光明正大,可以后真要做了官,怎么做?自己这点能耐能不能做好官?京师可不是久留之地,想走,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那位料事如神的道长无尘子,竟像失踪了一样,杳无音讯。

  问了问来贺喜送礼的青帮大把头,也摇头不知,只让孙公子听消息。

  正当他烦闷,学部来人说了,让新科进士先去学部考察学习,等秋末考察完毕,朝廷奏上御前,再决定这些人去哪里做什么官。

  “哎,还没当官,先学礼仪了!”孙玉宸知道三虎心思,先安慰了他,每日坐了车,去学部等候分发官职。

  没几天,醇亲王府的二管家突然来黄家,不仅送了一份重礼,还领着孙玉宸去地安门外满洲镶白旗副都统、神机营练兵大臣孙佳氏的府上拜望。这一去,叙了族谱,果然不错,孙佳氏跟孙玉宸,还真就是北平侯孙振祖的后人,旗人最重科甲,因为满清祖制:满不点元、汉不选妃,因此,200多年来,旗人中了科举了,凤毛麟角,孙佳氏听说同宗中了进士,不仅认了老亲排了辈分,又在家摆了酒宴庆贺。

  这番热闹,又闹了好几天。急的孙玉宸恨不得学部、吏部赶紧有信儿,出京回乡。




  注释:午门,清代的朝门之一,皇宫正门,中间的正门除了皇帝可以日常出入,任何人不能通过,其他人只有两个特殊情况可以走,1 是皇后大婚那天,凤辇从大清门、天安门、午门正门入宫。2 科举考试中了状元、榜眼、探花的三鼎甲,中进士那天,可以从午门、天安门、大清门正门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