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等来等去,到了秋末的一天,胡同外头飞速驶来一辆华丽的马车,马匹四蹄张开,飞一样跑着,赶着的人不知有什么急事,大鞭子扬的老高“驾!!驾!”
  到了黄家门口,才稳稳停住,黄家管家过来迎接,一看,是善王!

  一身王公行服的善王没了往日风采,缩头缩脑、面色阴沉、微微带着苍白,下了车,有些神经质的左右看看,急匆匆登上台阶,闭目喘了几口粗气,才问:“孙公子在家没??”

  管家打千儿请安:“王爷里面坐!孙公子不在,前几日去镶白旗孙大人府上乐呵了两天,这几天忙着在学部点验考察,孙安、三虎跟他一快去的,看看钟点,也该回来了。我们小少爷在家,您先进去喝茶等会??”

  善王的脸色愈发阴沉,背着手在门口转悠开喽,转了几圈,猛然大喝一声:“你们快去!把他给我找来!快!”
  黄家管家一愣,莫名其妙陪笑道:“王爷,这、这学部在东安门里。。。。。。。”

  善王顿时变了脸,满目狰狞,一把抓了管家衣襟,咬着牙说:“快派人去找来!找来!!再他娘的耽误,他和你们一家子就全玩完啦!”顺手一扯,可把管家吓坏了,也不敢问,立马派了几个亲信仆人们飞马去学部报信。

  管家小心翼翼领着善王进了黄家,客厅上茶,在家的黄汉恒也疑惑,这个钟点,怎么王爷突然来了,还一脸恼怒悚然,又像是吓着了,又像气着了。

  因此,黄公子打叠了一肚子闲话,陪着善王闲聊。

  可煞作怪,平日里八旗贵胄,尤其是王公大臣,讲究的就是个喜怒不形于色,洒脱大气,就算他们家房子着火了,也得端着架子,拿着气派。

  可今儿善王坐在椅子上,满身长了跳蚤似得坐立不安、满脸焦虑,一会端起茶杯,又拿出鼻烟壶,放下鼻烟壶,又掏出那俩大核桃转悠着,眼见事内心十分惊慌,还憋着不敢说。

  黄汉恒一肚子闲话,自然也不敢说了,看善王要抽烟,他赶紧划着洋火凑上来,善王靠过来猛吸一口,缓缓吐出个大烟圈,长叹一声。

  “王爷,您今儿是。。。。。。”

  话音未落,外头传来孙安跟三虎的说笑声,孙玉宸公子穿着袍服从大门进来。

  善王一见,噌的站起来,想想不妥,又坐下了。管家进来道:“王爷!孙公子找回来了!!”


  “快叫!”


  等孙玉宸进了屋,才发觉屋里的气氛十分怪异,善王脸色不善,冲黄汉恒使了个眼色,黄汉恒也皱眉摇头。

  善王挥手让仆人们退出去,又关了门,神神秘秘的动作看得孙、黄两位公子和三虎直发愣!


  孙玉宸小心问:“王爷,今日来访,是有什么要事?我在学部听见说,我们这批进士,可能这几天就分发外省了。您、您这是怎么了??”


  善王眼神发直,呆呆望着远处,一言不发。半晌,才长叹一声颓然倒在椅子里,蹦出一句:“哎白日不照吾精诚,杞国无事忧天倾!苦哇。。。。。。”随口甩了个高腔!

  别人还懵懂呢,孙玉宸一听李白的诗顿时全身汗毛直树!这、这是怎么话说的?!


  没等他开口,善王一脸苦相:“我啊,白他娘的为大清操了这么多心!”


  众人都莫名其妙盯着他,三虎急的热汗直流:“王爷!您有什么话赶紧说,急死人啊!”


  “罢了!”

  “罢了?!”孙玉宸看看黄汉恒,又看看善王:“王爷,到底是谁罢了??”

  “哈哈哈哈,不才,就是我!!我让老佛爷给罢了!”


  “啊?!!”众人大惊失色,面面相觑。

  孙玉宸不可思议的望着善王,颤抖着问:“您、您让皇太后罢了?!这是从何说起?您是铁帽子王,领侍卫内大臣、御前大臣兼着民政部尚书,兼管警察总署事务,这、这也没见您犯什么错。朝夕之间,怎么罢了呢??”

  善王揪然摇头晃脑,激愤怒道:“铁帽子王??狗屁!人家眼里,咱的帽子是铁的,脑袋可是肉的吆!昨晚传下来的懿旨,说我国家宗藩、身份贵重,不宜轻领政务,有失体统,除了领侍卫内大臣这个虚官儿,其余的御前大臣、民政部尚书兼管警察总署、训练内城消防队大臣,全让人家给一撸到底喽!现而今,王爷我也算无官一身轻呐!”


  孙玉宸、黄汉恒简直要愤怒了,这不是屁话吗!甭说别人,就是福亲王一人总领首席军机大臣、新政总理大臣、练兵处大臣、外务部管理大臣,这么多年,谁说过一句有失体统??振大爷这么个纨绔子弟,还做了一年多的农工商部尚书!如今,寿王、镇国公载大爷,哪一个不是领着各个部的尚书、总管?! 朝廷还有点正事儿没有?!


  善王说:“我啊,就是个马大哈!看着精明,办了傻事!其实就是个孙猴子,安天会里不是唱了,孙猴子能逃得过如来佛祖的手心儿?!”

  见众人不解,善王自嘲道:“孙公子,你还记得我照着你祖传的狮犼观音菩萨像铸造了一尊,进上去了??”

  “记得啊,难道是菩萨像出了事??”孙玉宸揪心。


  “哪儿呐!送上去老佛爷倒是高兴坏了,不过,咱们爷们这回可招了小人的嫉恨、糟了他们的算计喽!那一日。。。。。。”


  那一日,正赶上经济特科考试前,大内也在预备典礼。虽说庚子大变后,老佛爷对
  光绪皇帝比戊戌变法那几年待遇好点,可还是把光绪爷囚在西苑瀛台,除了必要的典
  礼、上朝、给老佛爷请安,轻易不能到处走动,更别提出宫了。

  前些日子,赶上老佛爷听说要开经济科特,招揽人才,心里也乐意,从颐和园回京,成日介在仪鸾殿里跟宫眷们玩叶子牌、搓麻将、听戏、看书。

  李总管见老佛爷高兴,就想来个喜上加喜、锦上添花,跟内务府商议好了,挑了个大
  晴天,领着内宫有头有脸的首领太监回奏慈禧太后:“恭喜老佛爷、贺喜老佛爷!奴才
  们给老佛爷道喜!”


  太后坐在安乐椅上正戴着眼镜看新闻纸,闻言笑道:“这会子有什么喜事?莫不是我
  说的梦里那尊观音菩萨像你们找着了??莲英啊,不是我说你们,就那么一尊像,找了快一年!”


  跪在地下的众太监早得了李总管的嘱咐,都喜笑颜开,李总管满脸微笑:“我的老佛
  爷!没您老人家不圣明的!观音菩萨像,奴才们和外朝的王爷大人们,都给老佛爷找着
  喽!奴才找了个好日子,过几天正好朝廷开经济特科,招揽人才,今儿菩萨像又全找齐
  了,这不是老天爷专门降下吉祥,给老佛爷添福添寿的大吉祥事儿??奴才们恭祝我大
  清朝国祚长久,祝老佛爷福泽绵长、万寿无疆!”


  “老佛爷福泽绵长、万寿无疆!!”一众太监哈巴狗儿似得满脸菊花笑,跟着李总管鹦鹉学舌。


  这番奉承话,把个老迈的慈禧太后听得百分熨帖,赶忙传旨:让内务府把观音菩萨像都进上来,宫女们赶紧伺候更衣,太后要亲迎!

  李莲英一听,心里高兴极了,他在内宫待了快50年喽,办老了事儿的老人精,知道自己这位主子,平日里就喜欢排场、大气、奢靡、舒服,因此早派了内务府堂郎中,领着
  内务府官员在西苑门里头内务府朝房,把各王公亲贵、文武大臣送上来的观音像预备
  好,一水儿的红木泥金盘子,铺着缂丝金彩锦绣缎垫子,重的那些个,用了紫檀木座
  子,几人一尊抬着,游龙一般浩浩荡荡过南海,直奔仪鸾门。


  仪鸾殿里众人也忙活开喽,皇后、瑾妃和宫眷们一听说迎观音菩萨像,各个喜上眉梢,这些女人们先各自回宫换了礼服大妆,又擦胭脂又抹粉,喷了法兰西香水,抹了英吉利来的香粉,喜滋滋赶来伺候。

  明摆着,谁不想过来凑趣儿。

  李总管更是精神抖擞,指挥着大小太监打扫了仪鸾殿内,金砖擦的能照出人影儿来!
  又专门找了十几个内殿太监,外带着各处的首领太监,全换了节庆日子才穿的绯红色蟒
  袍、尖角朝靴、各种蓝、白顶子凉帽,穿的焕然一新、端庄华丽,自己则是一身缂丝金
  线蟒袍,蓝绸马蹄袖翻着,露出雪白的里子,腰里系着宝蓝色镶绿玉的腰带,戴上那顶
  御赐的红缨大凉帽,上头一颗朱红的珊瑚顶子,独领群伦!

  这就是光绪皇帝、慈禧太后超越祖制,特赐给他的二品顶戴喽。


  李莲英蟒袍玉带,指挥着大小太监团团转,让小太监从库房里搬出十几张紫檀雕花的八
  仙大桌子,一张接一张,在仪鸾殿正殿里,摆成一长溜儿,又抹又擦,铺上了金黄缎子
  桌垫,又传下话,让北花园、南花园的太监赶紧预备鲜花果品,小佛堂的太监预备八
  宝、七珍、净瓶、水晶碗和镀金珐琅五供并一应香烛。半晌,才算预备妥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