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深深喘息了几口,老佛爷一巴掌把皇后递上来的手帕抽到地下,嘴角剧烈抖着、眼漏
  凶光:“想让我死在他前头??做梦!老天爷还不定怎么惩罚这个孽子呢!人都死绝
  了?!李莲英?”


  “奴才在!!”

  老佛爷闭目养了会神,狞笑道:“派人去瀛台问问,皇帝最近身子骨不错嘛,都能围
  着南海遛弯儿了!是太医院哪位太医给他开的方子、治的病啊?回来说给我,我要好好
  赏赏他!”


  “嗻!”老迈的李总管赶忙爬起身退出大殿。崔副总管却撇撇嘴,抹抹眼泪,赶紧膝
  行几步,爬在老佛爷跟前儿:“老佛爷,不是太医院的人给万岁爷治的病,奴才听说。。。。。。。”

  说着拿眼撇了撇一旁哭泣的皇后和殿内跪满的黑压压太监们,慈禧太后眼皮一跳,顿时警觉。

  沉着脸努努嘴:“你们都下去!皇后领着宫眷们去春藕斋用茶,不叫你们谁也别过来!”

  “是!”


  众人长舒口气,急匆匆退出大殿。李莲英在殿外急的直跳脚!这个崔副总管,今儿不
  知道是吃了什么药,好端端的一场和睦戏让他给砸了锅!

  不仅李总管,几位首领太监都有些不忿,小声七嘴八舌的骂,李总管看看不像话,赶
  紧轻声喊道:“我说!你们就别跟着搅和啦!今儿咱们老几位都没板子,是不是屁股痒痒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众太监讪讪笑着拱手退出,李莲英见四处无人,立马叫过一个小徒孙,咬了一会儿耳
  朵,小太监吓得两眼圆瞪,捂着嘴小声说:“师爷!这、这要是叫老佛爷知道了,不得
  打死我?!”

  “混账!这里有我呢!你赶紧去瀛台,找着皇上跟前儿的御前首领王太监,就说我的
  话:今儿下半晌,一定让万岁爷小心!主子们的事儿,咱们只能劝和,不能挑事儿!那
  些挑出事的王八蛋们,一个好也落不下!快去!”

  小太监一溜烟儿跑了。

  李莲英像尊守门的门神,如同那年庚子回銮,在保定行宫半夜侍奉孤苦伶仃的光绪皇
  帝一样,挺了挺老迈的身躯,肃然盯着仪鸾殿紧紧关闭的殿门。


  足有半个多时辰,殿门吱呀一声开了,崔副总管一脸得意,大摇大摆迈着方步出来,
  扯着公鸭嗓子冲宫门外的奏事太监喊:“老佛爷有旨意:速宣福亲王带其子小振子觐见
  呐!”

  传完旨意,皮里阳秋冲李莲英一笑:“总管,今儿这事儿可不是我多嘴,您说,逼到
  这地步儿了,老佛爷的旨意,咱们不能不听是吧??”

  “哦??尊驾您不仅身上的功夫厉害,这肚子里的功夫,也是咱们宫里一绝啊!”李
  莲英正眼也不看他,咬牙道:“只是劝您呐,看来,我这把位子早晚是尊驾您的,到时
  候,您可别赶尽杀绝喽!”

  “你!”

  “人家外头人骂咱们公公、太监,干的是断子绝孙的营生,说起来外人不知道里头的
  苦,可咱也是人,是人,都得有点良心!没了命根子的人还那么下作、做些个伤天害理
  的事儿,等死了,不定阎王爷怎么责罚呢?咱们都得给后人积点德不是?听说你也过继
  了一个儿子?哼,尊驾还是多琢磨琢磨吧。”

  说完一甩手,到宫门口守着去了。崔副总管冲李总管背影狠狠瞪了一眼,骂道:“和
  稀泥的老滑头!打量我不知道你玩的把戏?!想两边讨好,姥姥!”


  李莲英在仪鸾门外的塔坦房里,喝了两杯浓浓的酽茶,接过小太监递来的水烟袋抽了
  两袋烟,心里琢磨着怎么揭开今儿两宫这个扣儿,一边是现在的皇太后,一边是日后的
  皇上,哎,母子俩闹得满拧,这可怎么好?

  外头徒孙来报,瀛台那边得了信儿,万岁爷已经知道了,说谢谢李谙达。听了这话,他总算放了一半心。

  正询问皇帝那边的情况,外头匆匆来了两人,李莲英一眼瞅见,赶紧出了塔坦屋子,脸上带笑拱拱手:“福王爷,振大爷!奴才这儿有礼了!”

  “哎吆,莲英啊,你还跟我多礼儿?!赶紧着,老佛爷传,等我出来咱们再说话。”
  福王爷瘦猴脸上笑的花白胡子撅撅着。振大爷打扮的油头粉面,笑的一脸菊花:“李总
  管,您说说,这不是十天河东十天河西哈哈哈哈,您等着,我在天津卫给您弄了点子洋
  玩意儿,过午送到您家去。”

  “福王爷、振大爷来了没??!”宫里崔副总管挺胸抬头远远喊道。

  “来了!”福王领着漂亮儿子匆匆进了仪鸾殿。回过头,李莲英变了鄙夷神色,握着
  水烟袋,满眼愁闷望着瀛台直发呆。


  又是一个多时辰,福王、振大爷和崔副总管在殿内不知道给慈禧说了些啥,李莲英掏
  出怀表看看,鼓着嘴想找个理由儿进去探听探听,他们憋着什么坏水。刚吩咐寿茶房预
  备了君山银针,自己端着五彩大雅斋的盖碗进去,大殿门开了,福王、振大爷摇头晃脑
  的出来,掩饰不住满脸得意。崔副总管直送到宫门口才罢了。

  大殿内的慈禧换了身缂丝彩绣牡丹盛开的常服,神色安闲瞧着手脚不停的李莲英端
  茶、摆点心,突然说:“莲英,传我的话,把善王进的观音菩萨供到殿内的小佛堂里,
  福王进的供到北海万佛楼下头去,那里也该收拾收拾了,醇王福晋进的和这些个,都送
  到东陵我的万年吉壤去,供到隆恩殿佛阁上头,一尊也别落下!”

  “奴才遵旨。”



  注释:大雅斋瓷器,是晚清宫廷御窑中最后的辉煌,大雅斋原本在圆明园天地一家春
  里,是慈禧年轻时候的居住地,老年慈禧为了纪念自己的青春岁月,下旨烧造自己的御
  用瓷器,都以大雅斋为名,色彩艳丽、画工精美,是晚清宫廷瓷器的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