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那天晚上,升平署预备了不少好戏进西苑伺候,老佛爷兴致颇高,传旨在纯一斋小
  戏台伺候着。果然叫来了皇帝、皇后,摆了酒宴边吃边听。

  不过一开戏,满殿的宫眷、太监和东西两面宝座的皇帝、皇后都鸦雀无声、呆若木鸡
  伺候着正中宝座上谈笑风生、乐此不疲的老佛爷又吃又喝又说又笑,连李总管也面无人
  色低头不语,只能偷偷瞅几眼东面宝座上面色惨白、如锋芒在背坐立不安的皇帝。

  舞台上的伶人们使出吃奶的劲儿表现着自己的功力,悠扬的乐曲和熟悉的词句却引不
  起众人的一点兴趣。只有慈禧老佛爷一手拿着殿本戏词,一手在明黄色靠枕上敲打着板
  眼儿,已经听了第五遍了,可她又传旨,再唱一遍。

  光绪皇帝满眼愤恨、尴尬、凄惶看着舞台上眼花缭乱的人和动作,想到下半晌亲爸爸
  传的数道懿旨,又听着舞台上高昂的唱腔唱词,强颜欢笑中全是辛酸暗泪,陪着坐了两
  个时辰,月挂中天,入耳听得全是一本戏!

  唱的是——

  (念词)
  哎!我把你这无道的昏君!!

  (西皮流水板)

  一见皇儿跪埃尘,开言大骂无道的君。
  二十年前娘有孕,刘妃、郭槐他起下狠毒心。
  金丝狸猫皮尾来剥定,她倒说为娘我产下妖精。
  老王爷一见怒气生,将为娘我推出了午门以外问斩刑。
  多亏了满朝文武来保本,将为娘我打至在那寒宫冷院不能够去见君。
  一计不成二计生,约定了八月十五火焚冷宫庭。
  多亏了恩人来救命,将为娘我救至在那破瓦寒窑把身存。

  白日讨饭苦处不尽,到夜晚我想姣儿想得为娘一阵一阵眼不明。
  多亏了陈州放粮小包拯,天齐庙内把冤(呐)伸。
  包拯他回朝奏一本, 儿就该准备下那龙车凤辇一步一步迎接为娘进了皇城。
  不但不准忠良本,反把包拯上绑绳!
  若不是老陈琳他记得准,险些儿你错斩了那架海金梁擎天柱一根。
  我越思越想心头恨,不由得哀家动无名!
  内侍看过。。。。。。紫金棍嗯呐。。。。。。。【摇板】替哀家拷打那无道君!!

  。。。。。。。

  懦弱善良的皇后实在看不下去皇帝那个受苦样儿,忍不住悄悄走过来,刚小声劝:“亲爸爸,露水下来了,您。。。。。。”

  慈禧老佛爷猛然高喊一声:“来人!!”

  众太监一惊,崔副总管大声应道:“奴才们在!”一脸狞笑的慈禧喝到:“给我打!”

  “打?!”大惊失色的宫眷、太监立马肃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受着殿内的风云突变。

  “老佛爷,您、您要打谁??”李莲英赶紧过来问。

  “打戏里那个不孝的皇帝!打他30大板!” 话一出口,老佛爷不顾众人惨无人色,
  舒展眉梢微微笑着扭头问光绪皇帝:“皇帝,你说戏里头那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昏
  君,该不该打呀?!”

  如坐针毡的光绪皇帝一脸虚汗,惊慌失措起身垂手讷讷无语,半晌,才哽咽说:“亲
  爸爸说该打,定然该。。。。。。”

  “说得好!”慈禧老佛爷双眉倒立,点着手指示:“你们都聋了吗?没听见皇上有
  旨?打!狠狠地打,我要给戏里的李太后出出这口恶气!”


  崔副总管仰着脸高喊:“奉老佛爷、万岁爷旨意,将戏里的昏君狠狠的打三十板子!”


  敬事房的散差太监手执大竹板子一拥而上,把扮演皇帝的戏子摁在地下,噼里啪啦就
  是一顿胖揍!可怜的戏子还得高喊:“谢老佛爷赏打!哎呦!谢、谢老佛爷赏打!”


  惊惧失色的众人都不知所措看着这奇异的一幕,打完了,慈禧传旨,再唱一遍!

  光绪眼含酸泪,直愣愣望着窗外的凄冷的月色,殿内热闹的唱词借着南海清冷苦涩碧水,传出去很远很远,一直传遍宫闱内廷。。。。。。


  注释:——

  清宫档案中记载,慈禧太后高兴时,爱听《四郎探母》、《大闹天宫》、《龙凤呈祥》、《群英会》等剧目,一旦不高兴或是有意折磨光绪皇帝,就传旨连唱《打龙袍》、《珠帘寨》等剧目。凡是唱错了或者赶上慈禧太后的忌讳——比如她属羊,绝不能出现关于死羊、羊肉的戏词,演员都会挨一顿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