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善王看了这首诗,也是唏嘘不已,半天又掏出几张文书,郑重交给孙公子:“这是我
  从学部要来的文书,这是吏部的委任文书,皇上那里已经在军机处送上的单子上画了朱
  笔,只是咱们提前搞到的。你收好了,到了江南,先去两江总督那里报道,你看看。”

  吏部委任文书上,写的是:光绪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奉上谕:江苏常州府经济
  特科进士孙玉宸,著授为江南税务总办,钦此钦遵在案,右仰两江等处知悉云云。下头
  是吏部的紫花大印。

  珍重揣进怀里,孙玉宸远望云天,怅惘,他那颗胸怀大志、慷慨激昂的心,原来一直
  都在猛烈挑动,从未停息!


  这天晚上,黄汉恒留在家里跟大哥黄汉昌说了原委,带着媳妇收拾了细软,准备第二
  天离京,善王亲自护从孙玉宸、孙安和三虎,带了狮犼观音急匆匆出了左安门,直奔通
  州青帮本堂。


  青帮大把头不明所以,听说此事也十分悚然,赶忙安排了住处,摆了酒宴,善王倒是
  不在乎,陪着吃喝一顿,孙玉宸愁眉不展,想想皇帝的安排和赐予的诗句,只淡淡喝了
  几杯酒。刚想起无尘子道长,问了问陪坐一旁的青帮大把头。

  大把头苦着脸笑笑:“咱们这位长老,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一走,快1年,连个音信也没有,不然公子先住几天,稍等等??”

  善王摇头:“等??不行,这番可不是前些日子,老佛爷已经发了火,万一再耽搁几
  天,福王和小振子不定怎么掏坏呢!”

  孙公子勉强笑道:“这也说不定,老道长乃世外高人,漂泊江湖,行踪不定,或许就
  在附近也未可知,此次不能久留,还有个原因,我和宝物都已泄露,久留在此,只恐给
  青帮本堂带来大麻烦,朝廷朝令夕改,一旦出事,祸及大家,我心里可不安。”


  劝了会,看孙公子去意已决,三虎也觉得不安全,青帮大把头问了行程,知道孙公子
  一行不能在前门外坐火车,赶紧预备好了远行的车马,又给三虎准备了两匹好马并京城
  的特产,让孙公子给无尘子道长留了封书信,这才安顿好。


  到了第二天早晨,城门一开,黄汉恒带了媳妇和大批细软货物,赶来相会,善王、青帮大把头领人远远送出去30多里地,才下马践行。

  善王放下王爷架子,一手拉了孙公子、一手拉了三虎,强作欢颜:“咱们爷们可处的
  不错!孙公子、小虎子!日后可别忘了王爷!来,我敬你们一碗酒,祝你们一路顺风!
  孙公子这一去千山万水,不知何日才能相逢,只盼你记着上头的恩典,好好做官!”

  说完,接过青帮大把头递过来的佳酿,分送几人,刚要喝,远处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
  铃声,一个老道坐在头大叫驴上,飘然而来:“哈哈哈哈,诸位久侯了!怎么喝酒不叫
  贫道一起啊!”

  “道长?!!”
  “长老?!”

  众人无不惊喜,连善王爷也张目结舌看着这位道骨仙风的道士。


  来者,正是青帮执法长老,无尘子道长!


  道长下了驴,捻了胡须笑道:“去年一别,今日相会,众位朋友纳福!有酒给贫道来一碗!”

  青帮大把头、三虎赶紧行礼,送上酒碗,无尘子道长微笑看着激动不已的孙公子和懵
  懂惊讶的善王、黄汉恒,举杯道:“有道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咱们干
  了这碗再说话!”

  众人一扬脖子,都干了。

  “好酒!这怕是20年的女儿红吧??只恐江南这种老酒也不多喽!你回去赶紧命人送几坛子过来,我和孙公子路上喝!”

  道长一指青帮大把头,大把头诺诺连声,赶紧命人飞马回通州取酒。

  善王觉得奇怪,想问什么,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笑笑说:“这位道长,难道您就是
  暗中搭救孙公子、惩治福王的高人??小王有礼了,看仙长仙风道骨、法力高深,不知
  道能否给小王看看日后的休咎。”

  无尘子道长举了举手里的执法棍,点头微笑:“上回我送了孙公子两句话:莫道昆明
  湖水浅,二马相逢大梦归。公子可还记得??”

  孙玉宸赶紧施礼:“记得!不过我没碰上两匹马的事儿啊??道长是否另有所指呢?”

  “哈哈哈哈,公子一入红尘,怎么就忘了机缘呢??二马已然相逢,公子正该回江南喽。”

  听道长这么一说,三虎、孙安、黄汉恒也一脸疑惑,善王琢磨了半天,猛然一拍手:
  “对!确实是二马相逢了!孙公子忘了那日在醇亲王府,给醇王的大儿子看病??他们
  福晋怎么说的??”

  孙玉宸猛然觉得一震!对啊,当日福晋说:老佛爷给大阿哥看了看黄历,还说要找个属马的奶妈子呢!可不就是二马相逢?!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道长笑道:“天意如此,孙公子不必惊奇,比如说善王爷,山根正而地阁宽厚,是位
  有福的王爷,不过王爷切记,日后不可意气用事。”

  善王眨眨眼拱拱手:“请仙长赐教!”

  “太上道祖有言: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今日王爷小有障碍,不必挂怀,不久便
  可过去。只是王爷须知,天命所归,天数是注定的,后来人或因愚忠、或因一己之私、
  或因顾念200余年隆运执念,妄图改变天命、力挽狂澜、再行恢复,这都是逆天而行,
  绝不会成功。定数使然,人力不可及也。万一到的那日,劝王爷和光同尘、退隐临泉,
  优哉游哉,也是一番大梦初醒。如若王爷强行人力、执念不改,恐后患无穷。言尽于
  此,王爷留步,我们要走了。”


  这当儿,青帮本堂的人送了十几坛老酒,孙安赶紧收拾着装了车。众人握手,孙公子肃然拱手:“王爷,我走了,您可要保重!!转奏圣上,孙玉宸必定不负圣恩。”

  无尘子道长却毫不在意,也不管听得悚然震惊的善王发呆,领着孙玉宸等人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冲青帮大把头挥挥手道:“回去吧!”

  车如流水马游龙,一行人踏上旅途,惊醒过味儿来的善王心事重重冲远处的车马挥手
  告别,五味杂陈。。。。。。


  一行人又沿着来京的路线走了几日,到了山东省内,黄汉恒领着媳妇来告别,孙公
  子十分不舍,两人交换了家乡住址,黄公子泪水涟涟:“孙哥,你我二人共患难,又亏
  了您搭救,小弟才有此日,恨不得一直送您回乡,只是内人跟随,多有不便,待回乡安
  顿好,小弟定然亲自去江南拜访伯母大人!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哥哥做了官,也要开
  销,我大哥说了,我们黄家感念孙哥,请您一定不要推辞!”

  说着拿出个银灰缎子的小包,孙玉宸知道是金银之物,赶紧推辞,俩人推来让去,一
  旁的无尘子道长哈哈笑道:“你俩亲如兄弟,朋友都有通财之道,何况兄弟,孙公子,
  你若不要,拿来贫道替你收着吧!”

  二人相视一笑,孙玉宸收了小包递给道长,又送了二里路,才与黄公子洒泪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