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注释:休咎,算命中文言说的祸福吉凶。



  回来上了马车,孙公子看看自己一行人,感慨万千,来的时候逃难而来,一主一仆,一
  辆车,这回去就不同喽。自己跟道长坐了一车,孙安在前,后头跟着三虎骑着、带着两
  匹马,还有两辆拉礼物的大车,还跟着通州青帮大把头派来护送的两个车把式、四名彪
  形大汉,也算赫赫然衣锦回乡了。

  自德州府顺着运河过了当日遇险的刘家镇,孙公子指点着给道长细说了详情,看看外
  边,熙熙攘攘一片太平景象,回想当日恐怖场景,恍如隔世。

  大虎、二虎早就派了山寨的人远远来接了,原来是青帮大把头不放心,特意派人来报了信儿,众人相见,不免一番唏嘘,回了山寨,酒宴摆上,盘桓了数日。

  大虎、二虎对孙公子做官,倒是没太在意,毕竟人家是世家公子,可三虎回了山,有些闷闷不乐,总觉得孙公子做官,自己是匪,日后这番兄弟情义,怎么论呢??

  这点小别扭,大家都看出来了,孙安拉着三虎打趣:“三虎哥!你这是怎么啦?我们公子爷做了官,是好事啊,连道长都说这是天意,你心里怎么不痛快??这么着,山寨有大虎哥、二虎哥在,你跟着我们去江南吧??”

  “去江南??我、我一个土匪,跟着孙哥这个官去江南干啥啊??”三虎怏怏道。

  “嗨!三虎哥,你啊,就是个死心眼!孙哥做了官,还得做清官,必然身边得有帮手
  啊,你没听《包公案》、《施公案》里写的那些清官,连包公包龙图身边,还有个惩奸
  除恶、扈从包青天的南侠展昭展雄飞呢!!三虎哥功夫这么好,为人又忠义,跟展昭也
  差不多少,我伺候公子日常,你保护公子,咱俩一文一武,我们公子这个清官,不做的
  更好??”


  这俩人说的热闹,让大虎、二虎听了,也是心中一动,趁着酒宴,说给了无尘子道长和孙公子。

  孙玉宸跟三虎这些日子处下来,同生死共患难,知道他是一条热血衷肠的汉子,更比
  黄汉恒公子亲密一些,当然千情万愿,笑着说:“当日善王还说呢,三虎兄弟做个大将
  军,别提多威武了!我想,三虎兄弟还年轻,武艺超群,还读过书,跟我去江南,老跟
  着我就太委屈兄弟了,江南有香中堂开的南洋武备学堂,可否让三虎进了学,学习一
  番,日后也好功成名就,做个响当当的军中豪杰?”

  “哈哈哈我看成!善王不是瞎说,三虎日后的功名,恐怕还在孙公子之上,护国爱民,少不得他!”道长接过话头,看着大虎、二虎。

  这俩人自然愿意弟弟谋个好出身,谁愿意一辈子做盗匪呢,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又约
  定日后亲自去常州府拜望孙家伯母,喜得三虎连连喝了几大杯,只拉着孙公子傻笑。

  众人在山寨里盘桓了半月,道长拿出黄公子送的小包袱打开当面打开一看,嗬!整整
  三万两银票,100两足赤金叶子,笑道:“黄家出手就是大方!孙公子,日后你可留
  好,在任上,别忘了黄家一番情谊。”

  孙玉宸推让了半天,只好收下,看看日子不短了,拿出600两银票,赏了跟来北京青帮堂口的人,写了封信,请他们回京复命。

  这一日,众人喝了践行酒,大虎、二虎送长老、孙公子一行下了山,三虎骑着高头大马在前开道,一直走了100多里,才挥手依依惜别。


  众人好似又回到当初入京时的景象,一路走一路说说笑笑,三虎和孙安不是斗嘴就
  是插科打诨,车里的无尘子道长跟孙公子忘年之交,谈古论今,说得都是历代王朝得
  失、官场是非和江湖上的奇闻异事,道长仿佛是个大肚能容的故事篓子,一件件典故珍闻听得孙公子津津有味、得之见识甚多。

  孙公子不免长叹:“道长说起来是化外江湖高人,如若真的能跻身朝堂,必定能成就一番事业,拯救黎民!”

  无尘子道长大笑道:“公子一入红尘,五色神迷,怎么说出这种话呢??”


  孙公子疑惑:“难道道长没有报国之心吗?”

  道长微笑着摇摇头:“世人都以为一己之力,能跻身上流,便可挥斥方遒、治国平天
  下喽,其实是大谬。一年四季、地水火风,天道轮回,绝不因人力而改变,这就是天
  道,天道说是民心民意,其实不论君民,都是世人,哪能随意改变天道呢??譬如道家
  无论正一还是茅山,清净修炼、苦凝内外丹法,都能得上寿,这是自我修成。还能学出
  些降龙伏虎、移山倒海、撒豆成兵、驱妖降魔之术,可是,术就是术,就算你有通天彻
  地之能,外头瓢泼大雨,你在屋里使用念咒掐诀,停了方寸之间的雨水,可周天风雨会
  更加凛冽!这就是人有术,不能改变天道轮回!天不为夏桀而灭,不为汤武而兴,就是
  这个意思。”

  “那民心不重要吗??既然如此,圣人传下的话,岂不是虚妄了??”


  “自然重要!先贤有云:圣人设道,不是我们的道家之道,此道乃是为了教化黎民、
  化育苍生而设。我说的道,乃道法之道,儒释道本意,都是合乎天道。虽然我道也有些
  许法术,然祖师爷早有传话:术强不治法、法大不治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
  法自然。天者无形无色无私无畏,却凛然苍茫在上,有人说:人定胜天,这才是虚妄之
  言,无论中外,千万年以来,谁胜过天??而人力渺小,尤不可逆天行事,自取祸患。
  因而儒家有言:天道茫茫、圣人难知。难知,不是不知,圣人知之,不能对众生说明,
  只能用自己微薄之力,教化黎民,顺应天道罢了。
  譬如善王,有情有义,还算忠厚,贵为亲王,不趋红踩黑、见利忘义、见风使舵,能
  体谅、爱护主人,这就是他的好处,日后也有福报,不过,这种忠直一旦变为执念,就
  会化作倒行逆施、违背天道,自取其祸罢了。譬如公子,有今日之贵,也不过是祖德深
  远,钟灵于一人,又得见龙颜,侥幸上进罢了,如有一日真的升为宰辅大臣,面对今日
  之局,公子也不过孤身一人,如何就能力挽狂澜?”


  “这。。。。。。。”孙公子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