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四十三 (大结局)


  一转眼,到了光绪三十四年,西元1908年。


  这年的十月初十,是慈禧老佛爷74岁万寿,西藏布达拉宫大喇嘛亲自进京恭祝万寿,
  忠心耿耿的李总管劝慈禧:“听老辈子说法,老佛爷、万岁爷不易亲见活佛,说是活佛
  见真龙,必有一伤,奴才想,让福王爷见一面,多赏赐些银子也就罢了。老佛爷、万岁
  爷圣体都有不安,万一。。。。。。。”


  慈禧太后却大不以为然,虽然自6月起,因筹备万寿、在西苑三海成天介化妆照相,受
  了风寒、又多吃了瓜果,平时御膳中的油腻不减,又拉肚子又体虚,此刻的慈禧太后病
  体支离,颇有衰败之相,可要强、爱拔尖显摆的她,绝不会因为小小的病痛,耽误了自
  己的万寿大典,再者说,大清200多年来,只有顺治爷接见了布达拉宫大喇嘛、乾隆爷
  70万寿,接见过后藏扎什伦布寺大活佛,其余的列祖列宗,谁也没诺大福气,过个生
  日,藏地大喇嘛来朝贺,这份体面光荣,自然要接待。

  还有一层不能给李莲英明说的意思,英国人觊觎藏地久矣,为了笼络藏地活佛,大权
  陵替的朝廷必须做出样子,因而,慈禧以光绪的名义颁布上谕:布达拉宫大喇嘛忠心输
  诚、连奏朝贺皇太后万寿大典,朕心嘉悦,令驻藏大臣派员安置启程事宜,并沿途督抚
  妥善护从入京,方是朕惠爱黄教、光大佛法之意。钦此。

  这道上谕一经颁布,电传给沿途督抚大员,西部各省大员谁也不敢怠慢,忙活起来。


  可驻跸在西苑仪鸾殿的慈禧太后病情越发严重,为此,传旨大清各省督抚火速挑选民间名医送入京师。

  说起来,慈禧太后生了重病,被囚禁在瀛台的光绪皇帝,自孙玉宸诊脉开药后,病体
  还算平和,渐渐恢复,即使2年前慈禧太后隐约知道了此事,把御医们痛斥一番,后来
  开药治病,完全按照她老人家的意思,这些混账御医们自然不敢违拗,嘴里说的天花乱
  坠,药方开得五花八门、药石乱投,什么补虚的、清凉败火的、滋阴润肺的、疏肝理气
  的、补肾壮阳的,数百个方子,就是没一个对路,久病成医的光绪皇帝自然大怒,自己
  在深宫中被看得死死地,也不能出去买药,身边人都换成了老佛爷嫡系亲信,善王又被
  免了御前大臣、内廷行走,孤苦伶仃的皇帝更是孤立无援,幸而他不信御医,也不怎么
  吃药,虽然身体没有复原,但尚可支撑。


  慈禧病重的事一传出去,立即引起外朝亲贵大臣们的惶恐不安。38岁的皇帝、74岁的
  皇太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大位和朝廷,看来不久就要重新刷洗一番喽!


  深宫中胸有成竹的慈禧老佛爷听了外头的风言风语,咬着牙冷笑道:“哼!这个孽子
  想死在我后头,做梦!”

  到了十月初十万寿大典,大喇嘛随班朝贺,病体支离的慈禧太后强忍衰败病体,拉着
  皇帝亲自召见,抚慰甚厚,并传旨厚赐,文武百官喜气洋洋,内廷外朝一片欢呼雀跃,
  福王领着军机也忙了几个月,累的焦头烂额。北京城里的老少爷们,也跟着热闹了一
  回。朝廷大喇嘛去西黄寺驻锡,再去雍和宫为老佛爷、万岁爷诵经祝福。

  内务府的奴才们自然更会伺候,奉了老佛爷懿旨,在内廷西苑大肆铺张、大张旗鼓,
  热闹地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样,爱为爱听戏的老佛爷预备了接连7天的大戏,除了升
  平署的内班角色,把京城里大小戏班的名角全都汇集起来,为老佛爷庆寿。

  乐极生悲,也不知道李莲英打哪儿听来的话,竟然一说就准。病体在身的慈禧太后不
  顾御医、太监的劝阻,连连举行旷日持久的万寿大典,召见朝贺的亲贵大臣、内外蒙古
  亲王、台吉、外藩使节们,又连日赐宴、听戏、吃喝玩乐照相,病体加上劳累过度,终
  于让这位威势赫赫的老佛爷,病倒了。

  到了十月中旬,严酷的寒冬早已笼罩了北方狂野,朔风裹挟着自外蒙古带来的黄沙和京城内外的枯枝败叶,在老北京城上空四处飞旋弥漫。

  慈禧的74万寿大典,丝毫没有减轻天气的诡异,却在热闹了一半时,戛然而止。因
  为内廷传出话来——两宫同时病重了!


  这话传出来,像一股悄然而猛烈的冷风在外朝大臣们、四九城老百姓口中流窜,大家
  伙儿都悚然不安起来。当官的都热锅蚂蚁似得四处串门找门路打听消息,到底是老佛爷
  病重、还是万岁爷病重??老百姓们都在窃窃私语:看来,这回要变天喽!



  十月十四日夜,西苑三海灯光璀璨,万寿节的热度还未褪去,宫苑中披挂了一片骗金
  彩缎绸的老树琼枝在凛冽的寒风里瑟瑟发抖,仪鸾殿的大小太监、宫女都惶惶不安来回
  穿行伺候着东暖阁御榻上面色惨白,嘴角抽搐的老佛爷,李莲英悄无声息紧紧盯着桌上
  摆的赤金转花自鸣钟,子时二刻了,尽管东暖阁里摆设的各色寿礼金光闪烁、珠宝晶
  莹,却死寂一片。

  “叫。。。。。。叫。。。。。。”吃了药昏睡半天的慈禧太后突然睁开眼,盯住
  李莲英。吓得他一哆嗦,赶紧趴在御榻边上问:“老佛爷,奴才在,您要叫谁??”

  “福王、福王在哪儿??”渐渐回过神的慈禧喘息了几口,要起身,李莲英赶紧招呼
  殿角落肃立的宫女过来伺候,扶起来慈禧,这位老太太摸了摸因为多日拉肚子,瘦骨嶙
  峋的脸庞,一把推开搀扶的李莲英,颤巍巍直起了身,换了肃然威严的声音:“把御医
  进上来的药赶紧熬一碗我喝,伺候我梳妆!”


  “啊??”李莲英惊讶看着瘦的蒙了张人皮的骷髅似得老佛爷,立刻不安的想劝,慈
  禧一瞪眼,李莲英赶紧低了头,吩咐人熬药,又指挥人给慈禧太后梳妆,这一忙活就是
  半个多时辰。

  等西苑军机处值班房里的福王气喘吁吁的赶来时,慈禧老佛爷正稳稳坐在东暖阁宝座
  上抽着仙鹤腿的水烟袋,殿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檀麝香味、熏得人昏昏欲睡,屋顶天花
  板上从法国买来的五色玻璃电灯和殿内各个角落里的小孩胳膊粗的御用大红蜡烛,照耀
  殿内亮如白昼,也显得宝座上的慈禧红光满面,毫无病容。


  “老佛爷圣体大安了!奴才不胜欣喜!”进殿跪在大红织金垫子上的福王偷偷觑了慈
  禧一眼,赶忙叩头说起了吉祥话。


  慈禧微微笑道:“这几天身子骨觉得有劲儿了,看来御医们还是尽心的,从民间招
  来的那几个也不错,你传话给内务府,要好好赏赐。你们几个连日来又得照应国政,又
  得照应我们娘俩,辛苦了。”

  “嗻!这是奴才们应该做的,不敢称辛苦,只要老佛爷、皇上圣体安康,就是奴才们和大清国的福气!”

  “皇上?皇上如今怎么样了?”慈禧太后吐出一口烟,慢吞吞问。


  福王心里猛然打了个滚儿,咽了口吐沫,陪着小心:“还是体弱昏睡,御医和民间医
  士们看了,都说不太好,奴才们看了脉案,说什么的都有,听说,昨儿添了肚子疼,医
  士们都有些束手无策。”

  “哼!”慈禧冷冷哼了声,瞥了眼守在殿外高大肃然的崔副总管,转脸变了笑:
  “莲英啊,把大喇嘛送的佛像拿上来,对了,还有善王前年进上来的那尊狮犼观音菩萨!”

  李莲英觉得奇怪,藏地大喇嘛送了十几尊金佛,看着也没大内的好,当日慈禧看了
  看,就让供到佛堂里了,今儿这是要赏赐福王??可善王进贡的那尊狮犼观音却是老佛
  爷平日最心爱的至宝,这。。。。。。

  不敢怠慢的李莲英赶紧亲手用大红缂丝金彩的垫子,捧过来那尊受了2年香火的观音
  菩萨像,小太监又捧过来藏地大喇嘛进贡的金佛。


  “这是大喇嘛的孝心,那日他见过身子不好,就送了这么一尊金佛,说是在藏地念了
  九九八十一天的万寿经,最是灵验,只要安放供养在我的万年吉壤里,就能逢凶化吉、
  转病为安了。我想,这尊观音菩萨像是我多年供奉的,那年在颐和园梦里,又是菩萨救
  我一命,一起安放供养在万年吉壤,也能护佑我早日大安。”

  “老佛爷万寿无疆!奴才们都盼着老佛爷赶紧好了,叫起儿召见呢!香中堂说。。。。。。”


  慈禧摆摆手,制止了福王的奉承:“你听我说完嘛,这是人家的一片孝心,现今人家
  住在咱们京城里,我呢,对我佛最是虔心,这事儿交给内务府的奴才,我也不放心,莲
  英倒是合适,可我身边离不了他,这么着,辛苦你跑一趟东陵,带上内务府的奴才伺候
  你,安放好了金佛、菩萨,查一查万年吉壤修的还有哪里不合适,赶紧回来。”

  说完话,眼中飞速划过一丝狡黠的慈禧冷冷盯着惶恐不安的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