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是上次您送去那两匣宋版书的价钱,大洋八十元整,我们老爷让我一起给您送来。麻烦您给写个收条"
  ”那怎么能够!那两匣破书不是我的,他们打小鼓的才花了几毛钱,我给看见了,几块钱买来的,送给郑老爷的,哪里值这么多?“
  推来推去,黑四爷不得不收了钱——他知道,郑学士的脾气,跟他的学问一样满拧!不收钱,下次连门都让你进去。


  写了收条,郑五哥才说“这东西叫法螺,是供奉在佛前的法器之一, 如果我没看错,这东西,来历不小。恕我才疏学浅。先生还是自己留着。年代嘛,大约在乾隆嘉庆时候的。不是中原的样式,是喇嘛教的。”


  说完话,郑五哥飘然而去,黑四爷咬咬牙,看着手里烂木盒子,连声叫人叫车,去保文斋古玩铺子,修饰法螺。


  五
  老年间,很多古玩铺子,还兼做其他业务,当然也是跟古玩有关系的。


  假比说,清末年间,有些官僚大臣们用的朝珠旧了、花翎掉毛了、翎管歪了,家里的瓷器、玉器,不小心裂了,金银器旧了,书画古籍破损了,珠宝首饰污了。
  那没关系,您只要跟珠市口、琉璃厂和大栅栏的哪家铺子熟悉,拿了东西去,人家肯定会帮您打理的干干净净、修补的如新的一般体面光鲜。
  大栅栏的珠宝行,也做这个,最专业的就是珠宝首饰,别的不做。
  因为,古玩跟修补做旧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妈生的俩孩子,虽说一个是台面上的,一个是比较隐秘的,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很难让俩兄弟分家单过哈哈。


  各行各业都有一些绝活儿,古玩行算是最多的了。因为上千年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和工艺巧做传承下来,每个分类里,修补做旧的独门绝技那是海了去了。
  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师傅们做不到的。


  琉璃厂西街里头,专门分布着一些破旧的小房子,别看房子小,里面就是专业做旧修补师傅的作坊,有些大铺子,前店后坊样式,跟木器行和点心铺差不多,后院里,都有几位高手匠人师傅,专业分工很细致,就算您家的宋版书坏了,破了,少了页,只要您提出来,师傅们都能用高超的手艺为你做出来。


  玉器行、大栅栏的珠宝店也一样。


  且说咱们的黑四爷,总算找了保文斋,说明来意。可是人家掌柜的一看,瞎子读书——两眼黑!!


  人家打理不了!!


  主要是那当儿,一般店铺根本不会买卖什么法器,也不知道怎么弄。


  气呼呼的黑四爷又跑了几家,还是没人接,最终,四爷去了大栅栏的珠宝店,人家说,没见过,不敢打理。
  还是专门做宝石生意的牛街清真朋友有办法,专门请了自己的清真师傅,看了,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去污打理。

  最终,这件法螺被打理出来了。


  放在手里,黑四爷简直就像刚从梦里醒来的样子————外面的盒子自然不能要了,据行家说,盒子是用金丝楠木镂雕的十八罗汉和飞龙在天!虽说破旧,但王夫人听说是装法器的物件,就要回来自己放在佛像前面供奉。


  黑四爷专门买了一个紫檀雕花的乾隆年间方盒,里面衬了大红色锦缎。


  再看那件法器,是一件一尺长、硕大洁白如玉的海螺!!边口上镶嵌着紫金镶口,镶口背上,满天星一样嵌着排列整齐的数十颗红、蓝、绿色宝石和珊瑚珠子,边框上还刻字一行小字,据观察,盒子上也刻了字,但谁也看不懂。


  也就算了。


  黑四爷细细把玩了很久,乐的鼻子泡都吹出来了。这件宝物虽说不知道来历,可这下子肯定对了干爷爷海大人的脾气!!以后自己火红的日子,还得上层楼!!


  想起来,他比听了梅老板三天大戏还美。




  日月如梭,海大人的生日过得热热闹闹,大肆收礼,黑四爷这两份寿礼,果然获得了满堂彩!!
  海大人颤着花白的胡子摇晃着脑袋说:还是小四疼我!!看看这如意做的,比我当年孝敬老佛爷70万寿进贡的那九柄如意,还漂亮!!
  这不是假话,谁都知道,海大人早年落魄,跟着直隶提督刘铭传刘大人去台湾效力,不料犯了军法,正当被杀头,朝廷因为台湾建省,看重刘将军,特意赐了一个太子少保的衔,刘铭传又被尊称为刘宫保,大喜之余,饶了下属。


  自此,海大人从淮军入行,后来投奔了袁宫保袁大人,鞍前马后数十年,颇懂吹拍之术,在慈禧70万寿那年,亲自花了1000两黄金,打造了9柄如意进上,连老佛爷都夸他有孝心!


  民国政局混乱,人家海大人发挥自己的强项,广结善缘,哪一路大帅进京,都得拜他这位土地爷,京城的治安军队,也一直掌握在这位上将军手里。


  因而,他对于往事,还是颇为自得。


  正当寿宴闹得鼓乐欢腾,可是乐极生悲,前线传来战报,张大帅的奉军被吴大帅打败,一败涂地丢盔弃甲,跑回东北老家去了。
  而在前线司令部,吴大帅的副官,发现京城有人给张大帅通报军情,这人,就是一向善于观望风色、首鼠两端的海大人。


  这下,海大人完喽,不仅遣散了奴仆,大箱小盒得把金银细软装车连夜运出北京,自己也带着9个夫人孩子们,坐了火车直奔天津租界而去。


  反正洋人的地盘谁也管不着。


  寿辰自然是树倒猢狲散,散的没人了。


  黑四爷这份寿礼,在他看来,额白白搭了近10万两银子!!


  姥姥!!气的他在家里直骂了三天,杂碎了不少假古董瓷器。。


  街面上的人都知道,别看海大人手里有两个师的军队,可都是老弱病残的治安军队,吓唬吓唬老百姓还行,面对气势凶狠的吴大帅,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刺毛啊。


  就这么着,吴大帅回京,跟曹大总统汇报了,下令抄了海大人的家,还要通缉海大人,后来还是曹大总统慈悲,又顾念着都是原先袁大总统的属下弟兄,通缉令就没发出去。


  有人问,您说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到闹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