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刘公子上了车,小木随着,盘腿坐了,前头侍卫高喊——走!


  后头跟着的车马,如流水,嗒塔塔上了路。
  这马车,里面仿佛按了弹簧,又软又舒服,大红锦缎镶金边的褥子,香色银丝缠枝纹的靠枕,中间,还有个红木雕花小炕桌,摆了四碟正明斋的小点心,一把青花的茶壶,四个小杯。


  小木使出了浑身解数,伺候着刘公子,外头跟随的小太监,手里捧着白铜长管儿的水烟袋、紫檀碧玉嘴儿的旱烟袋、不时跳下车,透过窗户,一边儿跑,一边把烟袋嘴儿直接送到刘公子嘴里。


  刘公子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弄得浑身不自在,小木嘻嘻笑道:刘公子,恩人,您可别不自在,这是我们总管大人吩咐的,这些人,平时就是这么伺候总管的,您要不自在,伺候不好您,我们回去可就惨喽!


  一路说,后头车上,不停送来西瓜、香瓜、水蜜桃和鸭梨,也不知道这个月份,从哪弄来的,刘公子每样尝了一点,点头称好,问小木:这才不到5月,这么些干鲜水果,从哪个铺子买的??


  “呵呵呵呵,我的公子爷,您哪家铺子也买不到哦!这是广东巡抚,从广东用大海船,给我们总管送来的鲜货,您尝尝这梨,多甜!!今儿也就是占了您的光!不然,我也吃不着呢!


  小木无拘无束的大口吃着,倒把刘公子看的大笑。


  车一直出了西直门,行走在通往海淀镇的路上,远远看见海淀了,刘公子奇怪”你们老爷不是住在城里?怎么去郊外了??“


  ”我的公子爷,您以为我师父就那么一处院子呢??从四九城里,到前门外,我师父的住处,多的数不清,反正自打我跟了他,就没数清过。老佛爷过了年就在西苑住半月,就得移驾颐和园,住个半年多,所以我师父,就在海淀也弄了处宅子。您瞅瞅,快到了。“


  ”不瞒您说,我也从这儿买了一所小院,我们这种人,看起来跟着皇上皇太后吃香的喝辣的,您是没瞅见我们受的那份儿辛苦!!我们都不算个人!就是主子们养的一条哈巴狗,既不是男人,更不是女人,有学问的说我们刑余之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死了也不能进祖坟呐,不搂点,老了怎么办呐。哎!”


  说着,小木被自己的话弄伤感了,看刘公子若有所思,赶紧变了笑脸:公子爷别在意,做我们这行的,最爱使个小性子,说个黏人话儿,我们总管,那是混出来喽!


  正说着,前头涌出来一片人,最前头一人,站在路口,穿了身玄色缎子衣裳,着实干练精明,后头几十人鸦雀无声,都垂手侍立。
  小木一眼看见,赶紧挪动着下车,”李大叔,公子爷接来了!“
  话音未落,为首的李大叔领着后头的家丁整齐划一的一甩手,打千儿”请刘公子安!!刘公子如意吉祥!!“


  吓得刘安生也要下车,被小木死死拉住:您可不能不受礼,这是我们总管的吩咐。


  众人簇拥着刘公子一行,来到海淀镇西,一所大宅院门前。


  一色的青砖灰瓦,看起来很素朴,但懂行的人仔细一瞧,乖乖!!


  单檐黑亮的大门,门框都是京东青石精雕了八仙过海,汉白玉的五层台阶,左右没有狮子,是两个汉白玉的拴马桩、汉白玉的上马台,一水儿雕镂精刻。


  再看院墙,那就是临清中号的青砖,层层砌成,还不是糟砌,是京城里最富有的金主儿也不舍得用的水磨砖,磨砖对缝、干摆灌浆!!整面墙连同大门对面的大影壁,全是如此!!


  这得花了多少钱!!在京城,老年间有句话——叫强不强,看院墙!!一般再有钱的人,即使家里金银满库,大宅门的主人,也是全力修造房屋花园,院墙一般就是灰砖糟砌,顶上眯缝。因为,只有大型的王府和宫里、皇陵才能用得起磨砖对缝,还是只能在大门两侧使用,其余地方,还是糟砌。就连大清历代皇上最为喜爱的圆明园和避暑山庄,围墙也是虎皮石大墙。
  为啥呢??


  因为这种工艺,建筑周期之长和工艺需要的技术之细致,远远超过了一座房子的价值。在那个没有机器的年月,必须使用大量的人工和巨额的财力,才能完成,而且建筑时间过长,根本超过了房屋本身的建筑时间。


  简单点说,砌这么一道墙,使用的人力物力财力,能同时修建3、4套大宅院!!


  您这就明白了吧!!刘公子稳稳心神,进了大门,李大叔是管家,谦恭的在前头带路,说:老爷在内客厅等着,您这边请!!


  过了二门、屏风门和客厅,转过一道漂亮的月洞门,一拐弯,是一间五檐上房,也是没有什么油彩,而是素朴精雅,一色的玻璃窗心儿,院中有几颗壮硕的梧桐树,茂密参天,几座汉白玉台子围绕的太湖石,玲珑典雅,一派书香雅韵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