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这奴才不敢不遵旨,只是老佛爷、皇上圣体都不好,奴才身为领班军机,这一去好几天,奴才担心。。。。。。。”

  “担心什么?!”慈禧霍然沉了脸:“担心我这几天就死了?就几天工夫,我也不见得立刻就死!”

  几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在福王头顶炸响,吓得他匍匐在地,咚咚叩头:“奴才不敢!奴
  才万万不敢做如此想法!请老佛爷放心,奴才一定妥妥当当把事情办好,请老佛爷放心。”

  慈禧笑了,让李莲英命内殿太监包裹好了金佛、菩萨,郑重交到福王手里,一身冷汗
  的福王抱孩子似得抱着,又悄悄跟李莲英耳语了几句,悄然退走了。

  不敢丝毫耽误的福王回了军机处,立马叫来护卫,预备车辆马匹,又嘱咐了在军机处
  值班的袁大军机、香中堂等人,换了行装,匆匆而去。

  等福王一走,仪鸾殿内刚才还神采奕奕的老佛爷一阵头晕心颤,颓然倒在御榻上,惊
  慌得李莲英领着宫女太监一拥而上,把她搀扶到床上休息。随着几声痛苦而微弱的呻
  吟,摇摇欲坠的她,终于感到了一阵悲哀:原来,自己这个掌控大清国48年,成日介被
  山呼万岁万万岁的圣母皇太后,也有灯干油尽,面对幽冥死亡的一日!

  天意!冥冥中的天意是否能让她最后安排好大清国的后世,就看这一招管不管用了!

  明亮的灯光下,慈禧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她舍不得,舍不得巍峨壮丽的紫禁城、美如
  仙境的西苑、颐和园,更舍不得掌握在自己这双女人手里48年之久的至高无上皇权!那
  种无数人嵩呼万岁、一言发出能让人青云直上、平步升天;又能让人妻离子散、家破人
  亡的滋味,太美妙了!太舒服了!比年轻时跟着文宗咸丰爷抽福寿膏都能过瘾!那种沁
  入心脾骨髓飘飘欲仙的滋味,她已经足足享受了48年之久。

  此刻,一旦分离,怎么能不悲痛欲绝呢?


  痛苦的慈禧,此时此刻陷入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乱的思索,福王、载振、袁世凯!
  这三只私党密集、羽翼丰满的豺狼恶虎,对太和殿那张金翠交辉的蟠龙宝座虎视眈眈。
  对!为了大清国传之万世的国运,她还得拼一拼!

  又喝了一剂药,老佛爷迷迷糊糊睡了会儿,睁开眼,冷冷盯着床帐上金丝彩绣的牡丹玉兰发呆,焦灼不安。

  福王送金佛、菩萨去东陵万年吉壤的消息一传开,立即引起了军机处、御前大臣、内
  务府大臣们悚然惊惶,外朝大臣们得了消息也都惊了,知道宫中这场“大事”不久就会
  到来。


  可惶惶不安的满朝所有的文武百官和亲王贵胄们,绝没有料到,他们,都中了老佛爷的计!


  等凌晨4点多,福王从西直门一出京城,宫中立刻得了密报,行将就木的慈禧太后凭
  借临朝48年的老辣精明的心机权柄,立即召见留在西苑值班的军机大臣,以十万火急的
  速度发出四道皇太后懿旨。

  “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著军机大臣、陆军部尚书铁良,调
  陆军段祺瑞第六镇军兵人马,立即由京郊南苑开赴怀来驻扎,特赐银十万两,由善王劳
  军!钦此。”

  “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著军机大臣、陆军部尚书铁良,
  调陆军凤山第一镇兵马,立即来京接防,严密护卫京城九门!钦此。”


  “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著九门提督步军统领乌宝,严密督
  查京城内外情形,倘有妖言惑众、诽谤朝廷者,立刻锁拿!钦此。”

  “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著名领侍卫内大臣、御前大臣、护
  军统领等,严密防护皇城内外、内廷西苑三海,以防不测,倘有行踪诡秘、意图不轨
  者,立即锁拿!钦此。”

  懿旨一经颁布,立即引起了京城内外的极大慌乱,慈禧太后又命崔副总管,传旨令御
  前行走振大爷在瀛台伺候皇帝,半步不许离开。

  等处理完这些大事,病入膏肓的慈禧老佛爷才仰卧在御榻上,长舒了一口气,这调虎
  离山之计,终于瞒过了所有人:段祺瑞是袁世凯的心腹,而凤山的第一镇陆军,都是八
  旗子弟组成,凤山又是陆军部尚书铁良的门人,铁良是自己的心腹。同时把皇帝铁杆的
  亲信善王派出去劳军,小振子困在瀛台,放在身边就是人质!就算有什么不测,福王、
  小振子和袁世凯,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他们敢图谋不轨,在自己乾坤巨掌之下,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这一石四鸟的妙计,耗尽了慈禧老佛爷的心血,除了瀛台的皇帝,她再也没有遗憾了。

  于是,当老佛爷的一切懿旨都在急如星火的紧急安排时,她在仪鸾殿召见了醇亲王载沣,定了大计!

  十月二十一日晚,半个月前还能起坐行动的光绪皇帝,暴死在西苑瀛台涵元殿,这位
  一生孤苦伶仃、饱受欺辱却有振兴之心的皇帝,就这样先慈禧太后一步离开了人世,他
  的死因,也成为清末宫廷的一大谜案。

  当天晚上,奄奄一息的慈禧太后紧急召见军机大臣和御前大臣,颁布懿旨:著醇亲王载沣之子溥仪,继承大统,承继穆宗同治皇帝并兼祧大行光绪皇帝。醇亲王载沣,著授
  为监国摄政王,军国大政须秉承予(我)之训示,裁夺实行。

  布置完这场大事,慈禧太后还以为自己能多支撑几日,派人飞马去遵化东陵召回福
  王,不料第二天一早,慈禧感到体力不支,进入弥留,连忙召见王公大臣,颁布遗诰,
  并传达了人生中最后一道旨意:嗣后军国政务,均由摄政王裁定,遇有重大事件必须请皇太后(隆裕太后)懿旨者,由摄政王随时面请施行。


  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位执掌大清皇权48年之久的老佛爷,终于交出了至高权力,还为
  亲侄女隆裕皇后留了一份大权。至此,回光返照的慈禧太后才终于合上双眼,驾崩于西
  苑仪鸾殿。

  她和光绪之死,仅仅隔了半天。



  第二年,溥仪登基,是为宣统皇帝,由摄政王载沣统管大权,摄政王见皇权陵替,久
  为不振,就想仿照德国皇室那样,收揽皇权,先将各省财政权收归中央,又亲自任了陆
  海军大元帅,将各省军权收归在手,还颁布《钦定宪法大纲》,思谋着大振皇权,大肆
  任用八旗王公亲贵掌权,此刻,善王也官复原职,成了统管民政部和警察总署的第一
  人。


  本以为天下太平无事的朝廷中,却又掀起来亲贵和亲贵、亲贵和汉臣、朝廷和督抚
  们的矛盾冲突,朝廷里的八旗亲贵们纷纷放开手脚,大肆揽权,胡作非为,连摄政王也
  管辖不住,不甘寂寞的隆裕皇太后,也在亲信太监的怂恿下,不断出来干预政事,闹得
  朝堂上乌烟瘴气、政出多门,为朝廷汉臣的极大不满,摄政王记着戊戌年袁世凯首鼠两
  端、出卖皇帝大哥的旧恨,立即颁布上谕,将他赶出朝廷,回老家抱孩子去了。

  这几年里,各省督抚和各地士绅对朝廷收揽皇权也不满意,各地的咨议局纷纷成立,
  朝廷成立了资政院,用来“收集民意”、监督行政。为了早日立宪,各省咨议局选出代
  表,入京请愿,孙玉宸也成了江苏的代表之一,在资政院里吵了一顿,被摄政王派人软
  磨硬泡的撵走,他忽然想起善王,又自告奋勇领着代表去了善王府。

  一见之下,两人相对默然,此时此刻善王像变了个人,面对众代表却不发一言,正当
  孙玉宸要说话,善王突然高唱了一声:“哎呀!可惜先帝爷白帝城龙驾归天
  啊。。。。。。”掩面痛哭而去。

  弄得满座众人莫名其妙,为之不欢,只有心领神会孙玉宸脸色沮丧,垂泪而去,自此
  后,两人即是永诀。

  怏怏不乐心怀愁闷的孙玉宸回到江苏,日见各地渐渐不宁,只有浩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