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又是年深日久、风云变幻、天道轮转,无尘子道长卜术超绝,一甲子后,果然天降红
  羊浩劫,祸乱九州、天下大乱、苍生蒙难、民不聊生,各地乱麻纷纷蜂蜂拥拥的乱民们
  奉旨告密、杀人、放火、抢掠,砸佛像、毁道观、抄家抢劫无恶不作。历经明、清、北
  洋、国府、日伪590余年安然无恙的常州孙氏侯府,这个祖德深远、福运隆盛的钟鸣鼎
  食之家、礼仪诗书之门,终于迎来了它大祸临头的一天!

  


  这年冬天,才将近10月的天气并不十分寒冷,却被另一股透骨的寒气搅得周天寒彻!
  江南江北九州各省,正上演着一幕幕或悲或喜的闹剧,常州府也不例外,城里城外贴满
  了胡说八道、驴唇不对马嘴的花花绿绿的口号,一张张破纸被风雨浸湿,斑驳陆离,把
  个古城常州打扮的像个叫花子一样。

  这天,几百名胳膊上戴了红袖章的乱民无赖杂七杂八喊着怪声怪调高昂的口号,围住
  了孙府。一阵猛烈的砸门,孙家老少如惊弓之鸟惊恐不安,孙玉宸的重孙子突然想起什
  么,冲进太祖母卧房的小佛堂里,将泥金佛龛中那尊狮犼观音菩萨像揣进书包抱在怀
  里,呼呼跑出来。孙家人还没等开门,十几个壮汉举着根粗大的木桩,咚咚咚几下剧烈
  撞击,终于撞开了这座侯门公府,喧闹的人群高喊口号轰然冲了进来!

  他们被眼前这座精致、秀丽、典雅而大气的古宅镇住了,那一间间楠木柱子雕花隔
  扇、青砖素瓦、彩色玻璃的院落和亭台楼阁,让这群暴徒满眼看个不够,深深被吸引。

  领头的小头头猛然惊醒过来,大喊一声:割命无罪!XX有理!割命无罪!XX有理!!
  迅速唤醒了众人,小头头领着十几个大汉,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孙家人,光天化日之下、
  朗朗乾坤之中,一拥而上,对着包括白发苍苍的老人、嗷嗷待哺小儿的孙家人就是一顿
  拳脚相加的毒打!一面打,周围围观的人群激情昂扬的高呼着口号,疯魔了一样又笑又
  跳。

  等收拾完孙家人,乱民把他们赶进了门房里,派人看守,然后小头头领着众人一拥而
  入,开始抄家。

  大厅、二厅、花厅、内宅、书房、卧室、库房、茶房、绣房等等被抄了个一干二净,
  虽说孙家早把家里大部分文物古董捐献给了博物馆,可毕竟是近600年的侯门公府,家
  大业大,破船还有三千钉!一片喧闹、尖叫、呼喊和噼里啪啦乱砸乱抢的杂音响动了2
  个多小时,桌椅翻倒、绫罗撕烂、书籍一筐筐的被抬到院子里,那些陈设在各个厅堂里
  的古董、玉器、瓷器、金铜佛像、掐丝珐琅、书画,足足拉出来一百多箱,全被洋洋洒
  洒倒在院子中间,连大厅外的青花瓷缸、汉白玉的花池也被乱民用带来的大铁锤砸了个
  稀巴烂!满院一片狼藉!

  “点火!!烧掉旧世界,我们会迎来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小头头扯着嗓子高喊。


  




  浇了煤油的古籍善本很容易点燃,连封套上各色锦缎也一个个冒起了浓烟,浓
  烟霎时腾空而起,大火很快蔓延开,映照着周围一张张扭曲而恶毒的脸庞。围着熊熊大火,这些人不断把手里的古玩玉器书画古籍或是砸烂,或是扔进火堆,或是在书画古籍
  上乱踩乱跳,嗷嗷乱叫大笑,疯狂的高喊大唱。有些知道孙府底细的,就想趁乱捞一
  把,这次,再也没有什么狗屁知府、布政使来救援喽!

  他们装着翻动火堆,寻找着小件的珠宝金银。一个又一个紫檀盒子、象牙匣子被打
  开,光芒四射、五色迷离的彩光晃动了他们血红的眼珠子,很快,一些小件的珠宝首饰
  不翼而飞。小头头咽了口吐沫,忍不住过来翻腾,想找点古旧小说故事拿回家消遣,反正现在也不用上学。

  拿起一套,是大红锦缎封套的古籍,费劲儿的看了看名字:《钦定图书集成》。翻了
  翻,不认识,随手扔进火堆里。

  再拿起一套,是银灰色锦缎封套古籍,黄呼呼的纸片很脆,被他一拿就碎了几页,题
  签上写的是:《重集宋蜀本礼记》。乾隆十二年。没意思,扔进火堆。

  又一手拿起一套,左手是蓝绸封套,题签上写的是:《重装大明万历监本后汉书,道
  光二年》。右手上是杏黄绸封套,题签模模糊糊,写的是:《重装康熙武英殿初刻本全
  唐诗,嘉庆六年》。

  气急败坏的小头头一点看不懂包装精美、印刷清雅的古籍,大喊:“他妈的!全是牛
  鬼蛇神的四旧,你们!别翻腾啦,赶紧扔进火堆里烧掉!”

  孙氏侯府积攒收藏了500多年的古籍图书就此被付之一炬。

  


  地上凌乱粉碎的还有唐宋的玉器、宋元书画、明清历代官窑瓷器、孙家祖先堂中自大
  明太祖皇帝至清代列祖列宗的画像、供器、遗物、锦绣金彩缂丝的朝服、朝廷御赐的丹
  书铁券、封爵的诏书敕命、圣旨,光绪皇帝赐给孙玉宸的御笔诗、孙文先生送给孙玉宸
  的书法条幅。。。。。。米芾的山水大轴此刻拍上了用场,被当成了烧火棍,碧玉轴烧
  的黑黑的,捅进火堆,翻腾着它的同类,让它们尽快毁灭。康熙的素三彩、雍正的粉
  彩、仿汝窑的茶具、餐具,乾隆的五彩、粉彩、嘉庆的茶叶末釉,全被这群小将狠狠砸
  碎在大青砖地面上,乱纷纷不可名状。

  
  
  


  挂在孙玉宸卧室里那副董其昌的《秋山策杖图》,自然也没能幸免于难,被撕裂成7节,不是被小将点了烟,就被揉碎了扔进火堆。

  大火熊熊,无数的精灵们在其中挑动、哭泣,眼睁睁看着身躯付之一炬,随浓黑的烟雾升腾,离开这纷扰的世界,或许,这也是一种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