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庙里早没了香火,街道征用了前殿,用来堆放杂物。大门上不知道谁挂了个大锁,
  以为能挡住洪流。几个大汉过来几锤砸开了庙门,一众乱民蜂拥而入!


  前殿正中那三尊大明嘉靖年间铸造开光,一丈多高的精铜镀金三世佛祖和胁从菩萨,
  一套明初的珐琅五供,早在7年前的大炼钢铁活动中,被重新回炉,化成铜铁水,回西
  方极乐世界去了。满殿蛛丝环绕、破败不堪,早已没了当年的盛景,只有两壁上浓金沥
  粉的明朝壁画还算完整,乱民们看见,立即找到目标,汹涌而上,各执大木棒子、铁锤
  和不知道哪儿找来的竹笊篱,把满满两壁栩栩如生的古佛、天仙、罗汉、鬼使、宝幡、
  宝珠、方旗、风火轮和我佛在成佛前的种种故事以及在菩提树下证果后,诸天神佛前来
  迎接的壁画全部划烂,划不掉的就用大铁锤猛烈砸墙,烟尘四起,呛得他们咳咳作响,
  一头一脸的灰尘。

  砸完了壁画,里头堆着街道的杂物垃圾,也不知道多久了。小头头跟大汉商议了一
  下,领着众人绕到了后院。

  后院靠北是一座三层高楼临空矗立,飞阁碧瓦、红柱叉云、丹檐彩画、金绿耀目。这
  就是前朝嘉靖年间的孙侯爷,专门为尊藏七座狮吼观音建造的大慈阁了。

  “小将们!听说孙府的变天账和毒害人心的牛鬼蛇神就在里头,咱们上去砸了它!!
  你们,准备一个批斗现场!咱们要开个现场批斗牛鬼蛇神大会!”说完一斧子劈开门上
  的铜锁,领着几十个大汉、年轻人和漂亮小姑娘蜂拥而上,


  此刻,孙府周围的邻居也被惊动了,露头露脑的出来查看,街上的走道的人听说要
  开批斗会,纷纷涌上来看热闹,净心禅院周围顿时熙熙攘攘拥来好几百人,加上乱民,
  足有近千。邻居有些胆小的关紧的大门,惶惶不可终日,有几个热心的,趁着混乱,赶
  紧偷进孙府,慰问被关在门房里的孙家人,见小将乱民都去净心禅院看热闹去了,抓紧
  机会赶忙护着孙家一家子从大门跑出来,转大街过小巷,躲避到乡下去了。


  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年轻英俊的小头头也颇为自得,噔噔噔上了楼梯,来到第三层,朝里看看,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只有几道模糊的金色幽光闪烁。

  “咦??难道这就是他们家里的宝物??”想到这儿,小头头抬腿当啷踹开了门户,众人一拥而入。

  面前是张一丈多长的正中红木大案,分别整齐摆放了大红五彩泥金的佛龛,里头隐隐
  约约坐着六尊身形怪异的观音像,因为楼阁深邃,看不真切。

  “手电!!”幽暗深邃的阁楼里,热血沸腾的众人,有些毛毛咕咕,总觉的黑暗中,
  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

  手电一开,照亮了佛前摆放的供器,珠宝辉煌,晃人眼目,每座佛龛前头,都有一组
  镀金铜胎掐丝珐琅的五供,白银的七珍一份、赤金八宝一份,上头满满镶嵌着珍珠、珊
  瑚、松石和红蓝宝石,七珍八宝前头,有田碧玉贲巴壶一对,里面插着孔雀羽和吉祥
  草,镀金的金刚铃、金刚杵各一对,二尺高的珊瑚树盆景一对、尚有掐丝珐琅镀金的日
  月宝塔各一对、紫檀木座银镀金的小坛城一对。
  红木案的最外层,是一对高二尺余玲珑剔透的象牙宫灯,里头朱红的蜡烛早已不知何
  时熄灭。

  一双双血红的眼珠子顶住了珠光宝气,贪婪的欲望更加强盛,“快啊!!还不动
  手!”小头头一个箭步窜过去抱着俩金八宝就不撒手喽,后头的小将哪见过这些宝物,
  纷纷上前,你抢我夺,吵了个不可开交。

  正在此刻,高大稳重的大慈阁忽然晃动了两下,房梁上的灰土沙沙直往下掉,小头头
  大怒:“这里头还这他妈藏着牛鬼蛇神?!咱们不怕!拿佛龛里的菩萨!!砸掉!”

  刚拿了一尊菩萨在手,嗡!四周突然想起了一阵剧烈的声波涌动!


  外头的乱民小将不知所以,听着上头吵吵的厉害,正预备好了批斗现场,赶来围观的人也进来凑趣。

  正在此刻,所有人就听半空中轰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艳阳高照的太阳突然晦暗的
  一下,只是一下,迅速恢复了光明,大慈阁看热闹的有些老辈人见多识广,知道有些不
  好,赶紧大喊:“嗨!快下来!这是供了500多年的菩萨,不能乱动啊!罪过啊!快下
  来!!”

  500多年的大慈阁猛然摇晃起来,仿佛其中有什么东西,在地下往上涌动。那股力量
  非凡,开始只是大慈阁周围,慢慢水波一样扩散到前殿和净心禅院,全部涌动起来,众
  人站立不稳,连那些乱民小将也惊骇莫名,大喊大叫着不怕牛鬼蛇神的口号,只是那声
  音像暗夜里见了神鬼的野狗,十分嘶哑难听。

  可煞作怪,三层楼阁里的小头头和跟上去的几十个大汉、小妞不知道怎么了,声息皆无!


  正当围观的人群惊疑不定,嗡。。。。。。。轰!又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院里院
  外的人登时站立不住,纷纷倒地!

  再看大慈阁顶上,忽然出现一道水桶粗细的白气,破空而出,直冲太阳而去!这道白
  气在半空中越变越粗,先是水缸粗细,后随风而变,足有两丈粗细,顺着晴朗的天际激
  射飞旋,直中太阳!

  “啊!这、这是长虹贯日!!”急匆匆赶来的附近学校正被批斗的花甲年纪的老师瞪大了双眼,差点惊掉了下巴!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纷纷退出净心禅院,有些老街旧邻看自己的孩子正在里头胡闹,赶
  紧跑进去拉了出来,甩手就是几个大嘴巴:“你们太混账!这也是你们小孩子家家能动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