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郑二爷陪笑:“那没错!有这么一说。张掌柜的是行里的大拿,别人不说,除了岳掌
  柜、梁掌柜的老几位,就数咱们张掌柜的了,王掌柜的从天津过来不久,有些个行情,
  您还得多听张掌柜的念叨念叨。您往那儿瞧。”

  王文敏顺着郑二爷手指往近处一个孤零零的小摊看,地下铺着张脏乎乎一张破布,上
  头摆了几件毫不起眼的盘子碗,连个正经东西也没有,摊子边上,顺手放了只八成新的
  短把扫帚,一位穿了身油脂麻花破袄、戴了顶破烂流丢宽沿儿草帽的中年汉子,抄着手
  正闭着眼打盹呢。


  张丰财掌柜侧身问:“贤弟,你瞧出什么没有??”

  “这。。。。。。”王文敏看了足有半袋烟,那摊子半天没人过去问价,也没人搭理,东西不好不说,摊子上摆个扫炕的扫帚是什么意思?

  郑二爷眨巴眨巴眼,小声说:“王掌柜,不是我当着二位爷班门弄斧,您瞧,这人在
  这众宝荟萃的地界,摆这个摊子,别说一个月,就是半年也没问价的,他那些东西,连
  我也不放在眼里。可是,人家不是靠着这个吃饭呢。”

  “哦?二爷给念叨念叨。”王文敏很机灵,给郑二爷斟茶。


  “别介,到了我这儿让您斟茶,罪过。”郑二爷看看没啥人,侧过身:“这人不是为了卖东西来的。他呀,为的是找‘坑货’‘杂货’,这是下三门里的人,看着摆摊卖不出东西去,人家为的就是有识相的来卖东西、买东西,摊子只是个表面,好东西不在这儿,都暗中交易呢!”


  “下三门?坑货?杂货?”王文敏不知所以的看看有些诡秘的俩人。


  张丰财小声说:“下三门,不在上下三十六门里,是咱们京城单说的。一门偷、二门
  盗、三门坟蝎子。干的都是不见天日的黑买卖。坑货,是坟里出来的,杂货,是偷盗来
  的,趸在手里,不好出货,这路人,是专门为这路买卖保媒拉纤的中人,他们自己手里
  也有货,给钱合适,连王府的东西都能给你踅摸着,神通广大。人家摆摊,就是个‘点
  儿’,在这里用黑话暗语说明白了,交易都在暗处。那只短扫帚,就是个暗号。”

  王文敏顿时一惊,脸色有些不自然:“这么说,这是匪人啊?怎么没见官府管呐?也不合咱们行里的规矩,就这么让他在这儿大天白日的摆摊?”

  “哎吆我的王掌柜,您小点声!”郑二爷蝎蝎螫螫起身挂了一侧的竹帘子,摆摆手:
  “您呐,可真刚气。现而今还论什么这规矩那规矩??这路人您可得敬而远之,咱们老
  百姓安安稳稳做生意,不招惹他们罢了,您要是惹上了,甭说您,就是您家铺子也得让
  人阴喽!”


  张丰财一脸瞧不惯郑二爷大惊小怪,端着茶杯摇摇头:“这话说的是,人家也的吃
  饭呐。还官府?官府里那些大老爷们,自己整天就斗得乌眼鸡似得,本就是一群盗匪,
  谁有闲工夫管这些闲事儿。贤弟,咱们知道有这么一行得了,在外头可别乱说,对你我
  生意不妥。再者说,有事说不定还得用人家的呢?”

  “嘚来!还是张掌柜有气度,就是这么说。王掌柜,您再瞧瞧,那边。”

  王文敏一脑袋懵懂,看了半天场子里的交易买卖,真跟天津古玩买卖绝然不同,看来自己是孤陋寡闻喽。


  王掌柜正听二人说的热闹,不远处一位40多岁高个儿的爷,丰额俊眉,瞧着有些眼
  熟,一身团花大褂、礼帽皮鞋,后边跟着个小伙计,正跟小摊主说着什么,一眼瞅见了
  小茶馆里的张丰财,拱手举了举,点头微笑,气度风采着实非凡。

  稳坐着的张掌柜赶紧起身抱拳回礼,那双小眼满露精光,笑的嘴快咧到腮帮子上了。


  落了座,王文敏问:“老哥,那位爷是?”

  “贤弟,你啊,怎么连他也不认得?除了岳掌柜、梁掌柜的铺子,就数荣宝斋和人家的红火喽。”张掌柜一脸羡慕。


  郑二爷赶紧凑过来,笑嘻嘻介绍:“他是保德堂的大掌柜,大号李有德,人家是书画
  古玩世家,老爷子中过举人呢。家里从前清就供应各部院用纸,说是南纸店吧,也经营
  古玩书画,两挎着。后来大清国没了,人家又靠上了北洋各衙门,光每年官府采办的纸
  张笔墨,就是一大笔银子!那钱,赚得海啦!”两眼瞪得溜圆的二爷看见一座金山似得
  夸耀。


  “那是一节,贤弟,你才来不久,你们铺子老掌柜在的时候,李掌柜的父亲常去你们铺子坐坐。他的名头还在其次,其实你保不齐听说过他姐夫,四九城老少爷们无人不知大名鼎鼎的南城门神:孙德胜孙老爷!”

  听了张丰财的话,王文敏尴尬笑笑,这些乱如麻的人事和典故,除了他爸爸在家念叨
  过,他可没怎么入耳,如今看来,想在京城做好生意,着实该多听听老几位的闲话。

  “那是!孙德胜孙老爷,人家是光绪爷的亲阿玛、老醇王七爷看中的,听我爷爷说。。。。。。”三人正说的热闹,就见远处一位爷,仿佛瞧见了张丰财,嘴里叫到:
  “我说张掌柜的!有礼了,今儿闲在啊!来瞧瞧行市??”

  一声高叫,也不管周围多少人,王文敏皱眉心想——这是谁啊,在这儿大喊大嚷的?
  张丰财、郑二爷听出来了,都脸带古怪的笑容朝附近瞭望,王文敏转脸一看,差点笑喷了。

  只见走过来这位爷,打扮的那叫一个富贵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