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走过来这位爷一身绛红色江绸大褂、外罩了十三太保银灰掐金边的坎肩,一色镀金疙瘩扣,一条春绿色浅绣玲珑裤子,脚下却是一双厚底子的铮亮的西洋大皮鞋,头上戴了一
  顶崭新的礼帽。身上零碎地溜达啦不少:左手中指戴着一枚赤金嵌钻石戒指,上头火油
  钻足有绿豆大小,晃人眼目。右手大拇指上,戴了只碧玉扳指,食指上还套了一只白玉
  指环。胸前纽扣上挂着赤金大表链子,黄灿灿,露出半截的腰带上,挂了不少京绣八
  件,全是五彩平金打籽,什么眼镜套、扇套、玉佩、烟壶套、表套、金环,一走路,全身的零碎儿响个不停。头上,是一顶崭新的礼帽,脖子下头,当啷着墨晶大眼镜子,这
  都什么天了,他右手还摇晃着一柄古色古香的斑竹折扇,晃着膀子、迈着方步、大摇大
  摆朝这边走过来。

  这腔调、这做派,不中不西不土不洋,说富贵吧,可太过了;说穷装吧,王文敏仔细看
  看,他身上的东西都是真的,可穿戴,像20年前清末八旗贵胄似得,那派头,真比王爷
  贝勒还他娘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王爷出朝喽!


  王文敏听老爹说过,北京大爷的爷劲儿十足,来了这多少日子,今儿才算真见识到了。


  这位爷由远而近,一面走,嘴里还念叨个不停:“您说,咱们多少日子没见了?上
  回,就、就在六爷府上听堂会,我的提调官儿,您不是也去了??他懂个屁的戏啊,想
  当年,我在颐和园陪老佛爷听戏,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呢!郑二,赶紧给张掌柜的换茶
  啊,吆,旁边还有一位,看着眼生,张掌柜的,这位是。。。。。。。”

  那张嘴,简直跟德意志机关炮似得突突突突响个不停,满场子没别人,就听见他一人
  在那里嘚嘚。


  近前来,王文敏跟张掌柜的站起身,才看清那人的脸:一张黑黢黢满是横肉的四方胖
  脸,大蒜鼻子蛤蟆嘴,抹子眉、大驴眼立睖着,好像谁欠了他100大洋似得,撇着嘴皮
  里阳秋笑的渗人,看见两位掌柜的起身,他那方步,故意慢了,仰着脸往茶馆走。


  也不知怎么那么寸劲儿,刚走了几步,这位爷一脚就踩上茶馆外头那个摆了个扫帚摊
  子上,蹲在地下好似假寐的中年汉子,正昏昏欲睡,哐啷一声,一摞碗光绪窑的青花碗
  让华服大爷给踩了个粉碎!


  王文敏、张丰财和郑二爷来不及惊呼,方才蹲在地下的中年汉子慢慢站起来了,稳了
  稳头上破旧的大沿草帽,也不看他,伸手先把短柄扫帚拾起来吹吹,面无表情稳稳说:
  “这位爷,您踩了我的摊。”


  刚才还皮笑肉不笑的华服大爷顿时炸了毛,四方黑胖大脸拉的跟长白山一样,大驴眼
  一瞪,张嘴就骂:“我草你妈!你个小妹妹儿养的崽子,你他妈没长眼啊!摆摊摆在大
  爷脚底下,还我踩了你的摊?!就你这小屁摊子,够爷们喝碗茶的嘛?!还敢犟嘴!我
  他妈让你说!”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使出牛劲,抬腿狠狠把汉子摊上摆的瓷器小玩意跺
  了个粉粉碎!

  本来宁静的串货场里,好像闯进一头野猪,搅闹了大家的生意,此刻,爱看热闹的众
  人都伸着脖子往这儿瞧,有些起哄架秧子的,生怕事儿闹不大,还在一边叫好:好!四
  爷不发威,敢拿四爷当病猫啊!


  “四爷,别含糊!给他来个德合勒!干他丫的!”

  “妈的,敢挡四爷的道儿,不想活了,四爷别给他留面子!”


  这老少爷们可就围过来了,还有些胆小怕事的,知道要出事,纷纷打包收拾东西,赶
  紧走人。有些个琉璃厂的老人,就在一旁嚷嚷着劝:“四爷,别跟乡下人一般见识,消
  消火您呐!”

  “嗨!我说那位汉子,赶紧给四爷陪个不是,四爷宰相肚里能撑船,高高手就过去了!赶紧的!”


  正是七嘴八舌说个不停,看热闹的、骂的、劝的、故作深沉的、偷笑的,乱麻纷纷沸反盈天。


  这位被称为四爷的,果然是位北京大爷,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脾气,人群越叫好、
  越架弄,这位爷越趾高气扬,跳大神似得踩着地下的碎瓷片子,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
  “我叫你犟嘴,小妹妹养的!你他妈知道大爷的一双脚都让你咯疼了!你这一地东西,
  也值不了仨瓜俩枣,还在大爷面前充大个儿的!爷一双英吉利皮鞋,就值50大洋!”


  王文敏见华服大爷这么仗势欺人,顿时怒火中烧,撇撇故作深沉的张丰财和瑟瑟发抖
  的郑二爷,火冒三丈,就要冲出去,被张丰财一把拉住,张掌柜抿嘴摇摇头示意他往下
  看。



  注释:
  京绣, 不次于苏绣和杭秀的北方刺绣工艺,明清时代鼎盛,以用料精湛、图案吉祥、布局大气、典雅著称于世,多用于宫廷和贵胄、富豪之家,最顶级的京绣,针工称为平金打籽,是以真金、赤金捻成金线盘成图案,华贵富丽,是京绣中的精品。

  

  京绣扇子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