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满场炸了营似得惊天动地,可煞作怪,那位被踢了摊子的中年汉子,却一声不响,冷冷
  盯着上蹿下跳的华服大爷,好似外人一样!


  一袋烟的功夫,满地的瓷器玩意全成了粉末子,累的华服大爷满头热汗,还在骂,中
  年汉子又冷然说了一声:“这位爷,您踩了我的摊。”声音既平和又稳重,好像俩人刚
  认识,没那么八宗事儿一样。


  “我他妈让你在大爷面前尥蹶子!”举起右手,一个大耳刮子冲着中年汉子就抽过
  去。王文敏看状,到底年轻,一个箭步跑过去,后头张丰财掌柜冷笑着摇头。还没等他
  到近前,众人一声惊呼!


  中年汉子看着华服大爷一巴掌抽过来,还是稳稳当当,眼见着巴掌离他1尺远近,轻轻
  伸出手,砰!一把攥住了华服大爷的手腕子,也没看出怎么使劲儿,就听华服大爷
  “嗷!”的一声比杀猪还难听,顿时冷汗直流,眼圈子发红,不敢动弹。


  “吆!这汉子有两下子嗨!”

  “怕是乡下人力气大吧??”

  “屁话!四爷学过几手,那德和勒也是善扑营的功夫!我看,那汉子会妖术!”


  众人伸脖子七嘴八舌说着。王文敏到了近前,抱拳拱手:“二位!息怒!息怒!!”


  中年汉子连正脸也不瞧他,嘴里还是那句话:“这位爷踩了我的摊。”华服大爷可忍
  不住喽,手腕子好像被老虎钳子夹住了,动弹不得,疼的满脸黄豆汗珠子滴里啪啦往下
  掉,嘴里还不依不饶:“妈的!你个小猴崽子!今儿大爷非得叫你好看。。。。。。哎
  吆!!有、有本事松手,跟爷大战300回合!哎吆我的妈吔!松、松开!”

  中年汉子也不说话,就那么捏着华服大爷的手腕子,剧痛让这位爷弯下身子,那大爷威风,早扔到万里之外的爪哇国去喽。


  王掌柜看看不是事,一手抓了一人的胳膊,往外拽,对着中年汉子陪笑:“二位爷!
  都看我了!都是买卖人,在这儿混不容易,买卖不成仁义在,这位爷只顾着跟我们几位
  相识说话,没注意脚下,踩了您的摊子,我待他陪不是!”看看实在拽不开,王文敏赶
  紧拱手冲中年汉子抱拳一揖。转过脸,对着华服大爷使了眼色:“看您这位爷穿戴打
  扮,也是场面上的爷,都是干古玩这行的,和尚不亲帽儿也亲,既然踩了人家摊子,陪
  个不是,大家哈哈一笑也就过了,您何必出口伤人呢。这位汉子一看不是歹人,我是瑞
  古阁掌柜的,王文敏,今儿都看我了,您也别抻着了,说句场面话,这事儿就过去了。”


  华服大爷死驴不倒架,驴眼一瞪:“哎吆!妈的,你、你是哪儿跑出来的?!敢在爷
  跟前拔闯!分明是他的破烂儿咯了爷的脚,你没瞧见啊!想他妈什么呢?吃了三天素,
  就想上西天?!爷当年在老佛爷。。。。。。”这位华服大爷还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那中年汉子一翻腕子,华服大爷“哎吆我的娘!!疼死爷喽!”一下子歪倒在地,大墨
  镜眼镜子啪啦掉在地下,碎了。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张丰财看看实在不像话,迈着步子过来了,瞅瞅王掌柜,慢条斯
  理儿说:“这位爷,高抬贵手!这不是外人,是琉璃厂有名的文四爷,大概齐您也听说
  过,今儿确实没瞅见您的摊子,我们这位王掌柜的都给您陪了不是,您也不必咄咄逼、
  人,咱们有话好说嘛,您看看,该多少银子,让四爷陪你。”


  周围老少爷们一听,也纷纷嚷嚷:“汉子,别过分喽,四爷可不是凡人!”


  这位歪倒地下的文四爷刚要说话,被张丰财拦住:“四爷!您呐,宰相肚里能撑船,
  这是何苦呢?!您瞅瞅,外圈全是咱们这儿的老少爷们,都瞧着呢,我这王贤弟给您搭
  了梯子,您得往下走啊,不介,让那起子小人看了去,您的脸面要不要??”


  要说姜还是老的辣,张丰财一言提醒了文四爷:对啊!自己一个威名赫赫的大爷,跟个乡下汉子置什么气??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儿破财是小,栽了面子,怎么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混啊!反正记住这小子,得空再好好收拾他!


  于是换了苦笑:“哎!张掌柜、王掌柜的!您二位说的对,今儿算我的不是!这位
  爷,对不住,是我不成心踩了您的摊子,您说个价,我照价赔!”


  听听这还算句人话,中年汉子面无表情,轻轻松开了手,好似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
  文四爷托着红肿的手腕子,龇牙咧嘴的叫,让张丰财扶了起来。

  王文敏擦擦头上汗,却见中年汉子一声不吭,蹲身用地下铺的那块蓝粗布,把破瓷片
  子拢了个包裹,顺手拿起短柄扫帚,插进去,就要走。

  “这位爷,您、您稍等。”王文敏想了想,从衣兜里掏出10来块银光闪闪的现大洋,
  抓过汉子粗糙大手,放了进去,汉子此刻才一愣,不知道这位看起来斯文敦厚的掌柜的
  意欲何为。

  “我看您在这儿摆了半天的摊子,还没开张,这位爷总算是张掌柜和我的朋友,陪了
  不是,您这摊物件,虽然不起眼,也是头几十年的玩意儿,这点钱,算是赔您的,今儿
  带的不多,您拿上,也不能白辛苦半天。”

  又诚挚又温和的话,说的汉子心里一暖,一边文四爷还嚷嚷:“王掌柜的,谢您!不能让您拿钱,这算哪档子事儿!老哥哥我带着票子呢,张掌柜,赶紧,从我绣花荷包里
  掏、掏几块,赔给这汉子!不是这边儿,是那个金丝荷包,彩绣麒麟的!”文四爷光动
  嘴,托着胳膊左右摇摆,就是说不出哪个荷包有钱,早已会意的张丰财掌柜也假模假式
  掏摸。


  汉子早看在眼里,却不言不语,拉过王文敏右手,把钱放回去,见王文敏使劲儿让,
  汉子捏了两块大洋在手,掂了掂,留下一块钱,剩下那块用大拇指、食指捏了两下,又
  拍在王掌柜手里,双手抱拳,提溜着包袱,迈着大步一阵风儿似得走了。



  王文敏看看手里的钱,轻叹一声装进兜里,回身跟张掌柜搀扶着文四爷,进了茶馆,
  张掌柜一面走,一面眯着眼笑,回身冲大家伙儿喊:“老少爷们!都散了、散了吧!嫌事儿不大是怎么着??做买卖不做了??赶紧散了吧!”


  里三层外三层想看全武行对打热闹的人群,一瞅大戏还没开锣,主角先走了一个,炮
  仗捻儿没了,那还看个什么劲儿,叽叽喳喳一通乱说,渐渐散了。


  这点儿意外冲突,云消雨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