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四周旷野里乱风吹拂,也不知哪来的腥气,呼啦啦从四面八方涌来,番役手里的灯笼忽地晦暗不明,远处的小山丘起起伏伏,仿佛暗夜里死死盯着来人的野兽,潜伏在暗处,伸出利爪。

  番役嘛,四里八乡经常走,见识过的场面也不少,此时却有些心惊,怀里抱着帽子,抬头看天,想找几个星星,定一定方向。

  可一抬头,也不知怎么了,头上仿佛蒙了块黑布,就是看不见苍穹,迷乱中乌漆麻黑进了个笼子似得。

  难道是。。。。。。。鬼打墙?!


  他可听老人们说过,半夜出门,到了黑地暗处,经常有些冤魂野鬼四处飘荡,挡住活人的眼珠子,倒也不害人,就是让你在原地打转。

  可这里离北京城这么近,北京城是什么地界?那是天子万岁爷龙体临世之地,据说明成祖永乐皇帝建这座北京城,专门请大国师道衍大师姚广孝亲自和江西风水大师踏勘的风水龙脉,各个关口都有镇物,暗合九天星斗和阴阳八卦,又有金木水火土五镇,整个京城犹如八臂那吒一样,连各个城门下头、上头,都有道法高深的道长、仙官和羽士们,施法安放了镇物,这才把北京城建起来。

  这里,端的是天下第一风水地,怎么也有邪魔鬼祟??


  当然,城外有些乱葬岗子,出些半截缸似得野鬼,他也听说了,不过,他总算是衙门里的人,有官府福运罩着,不该碰上啊??

  想了想,番役歪头拨了拨灯笼里的蜡烛捻儿,亮光又大了些,长舒口气,继续往前走。


  不大会儿,番役就听见后头,有个声音。

  咕噜、咕噜、咕噜。。。。。。不像人走路,听着仿佛是个石头碾盘转动,番役定定神儿,举着灯笼缓缓回过头,一看。

  来的路还是一片漆黑,黑乎乎什么也看不清,早被黑暗笼罩了。


  心里纳闷的番役不敢停留,继续往前走,越走腿灌了铅一样越沉重,后头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咕噜、咕噜、咕噜,借着稀溜溜的小风吹过来,让人汗毛炸起!


  番役抱着帽子,不敢动了,他知道,后头有东西跟着他!


  闭眼想了会,他想起来,腰里还别着烟袋锅子呢,听说邪魔鬼祟,最怕火和烟袋锅子,不如坐下抽一袋烟,定定神,也驱驱邪!


  掏出随身的那支俗称京八寸的旱烟杆儿,从烟袋荷包里搓出一捏烟丝,摁在铜烟袋锅里,刚拿出火镰来擦着了火,咕噜、咕噜噜,那声音离得越发近了!

  番役哆嗦着把火镰凑近了烟袋锅,正要点燃,忽然,脑后就像有个人似得“噗!”吹了口气,把火镰吹灭了!


  坏了!这是有东西跟上来了,妈的,真倒霉,刚捡了个大漏儿,番役又抖着手擦亮了火镰,往烟袋锅前边凑。

  “噗!”脑后又是一口气,把火镰吹灭!


  操她姥姥的!爷们今儿就不信这个邪!番役看看灯笼火苗还成,赶紧提溜起来,借着火点燃了烟。


  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辛辣而香润的烟味从他鼻子嘴里冒出来,这可是小兰花烟,甘醇芳美!


  咕噜噜噜。。。。。。声音到了脑后,番役急了,转过身冲着后头就是一口浓烟喷出。

  咦??番役吐完了烟,握着烟袋,提溜着灯笼四处踅摸,什么都没有,草坷垃里的小虫子吱吱唧唧叫着,没事儿!


  真是自己吓自己!


  转过身,迈步要走的番役,又听到几声奇怪的声响:吧嗒、吧嗒、吧嗒。。。。。。

  像什么人馋了似得吧嗒嘴!


  番役全身筛糠一样哆嗦起来,迈了两步,举着灯笼,悄悄看地下的影子。因为刚才听见声音声,他就发现,后头,有个圆咕隆咚的黑影,在地下!


  “好汉!好汉饶命!我、我可是正经老实人!身上没别的什么东西,就是几串大钱,一顶帽子,您要是看上了,休要伤我性命,我都给你!佛祖保佑!观世音菩萨保佑!太上老君保佑。。。。。”番役奓着胆子念叨了许久,后面又没声儿了。


  “妈呀!”番役看看地下的圆咕隆咚的影子没了,喘着粗气直冒冷汗。

  刚走了两步,咕噜!前头踢着个东西!软乎乎毛茸茸的,是西瓜??番役心里一喜,难道老天保佑,又捡着个好东西??

  赶紧低下头举灯四处踅摸,就在他脚底下,有个圆不隆冬的西瓜,不对!这西瓜怎么长了这么长的黑毛啊。

  也是倒霉,番役拿烟袋锅子捅了捅,肉乎乎的。借着昏暗的灯光,番役蹲身仔细一瞧。“我的天爷!!”顿时吓得神魂飞天,屎尿横流!!

  眼前,是个烂没了半边脸的死人脑袋!那半边死人脸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颗眼珠子吊在嘴唇边上,正开开合合念叨着什么呢!

  念叨的啥??


  “还我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