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哎呀!”烛光下,正听得毛骨悚然的王文敏猛然听到里屋的媳妇惨叫一声,赶紧跟一
  脸惊讶的王清太掀了帘子,进西屋一看,孙氏媳妇正不知所措的揉着手指头,旁边放了
  针线簸箩,床上的两个娃娃睡得正香。


  孙氏媳妇看丈夫、公公一脸关心,红着脸小声说“刚才听咱爸说古记儿,没留心把手指头扎了。”


  王清太笑着摇摇头:“大晚上的,说这个确实不妥当,你来收拾饭桌子,明儿我再跟
  文敏说吧。”

  王文敏无奈笑笑,指了指媳妇。孙氏赶忙放了针线,来收拾了饭桌,这才服侍公公、
  丈夫洗漱了,休息。



  第二天早饭,孙氏媳妇从街上端来小芝麻烧饼、甜豆粥、炸油果子,一面给几人盛了
  饭,一面问:“爸,您昨晚说的也太吓人了,您说说,那番役大爷不是遇上鬼了呗??
  我看,就别让文敏去什么鬼市了,听着就渗人。”


  王文敏满不在乎:“你赶紧吃饭吧,老爷们的事,瞎掺和什么??再者说,他遇上鬼
  那是他贪心,我行得正、坐得直,没听说过,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


  王清太稳稳当当喝了半碗粥,一面咬了几口炸油果子,一面笑:“你俩啊,昨晚那不
  过是听来的故事,行里差不多老人都知道,文敏说的对,咱们家一直行好事,又没伤天
  害理,怕这个做啥?文敏他媳妇,你是妇道人家,没见过我年轻跟你周大爷去外省踅摸
  古董,遇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事多喽!男人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缺一不可。”

  孙氏媳妇听了公公的大道理,迟疑着递过一个芝麻烧饼,满眼关心的看着丈夫。

  王文敏说:“爸,后来呢??那番役大爷后来到底怎么着了??”


  王清太擦擦嘴,说:“后来么,被早晨拾粪的农民发现昏倒在北苑外头,手里紧紧抱
  着个带着六合帽子烂了一半的死人头!”

  “啊?!原来是真事。”孙氏媳妇失声叫到。让王文敏瞪了一眼。


  “可不是??”王清太摸摸花白胡须“更奇怪的是,北苑离着德胜门多老远??一夜
  之间,也不知番役怎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到那里去喽!庄稼人热心,给灌了几碗姜
  水,看看吓人,赶紧叫来地保,又报了提督衙门,番役醒了,抱着死人头就是不撒手,
  嘴里胡言乱语吐着白沫,谁过去劝他,他咬谁,那一口牙,跟疯狗一样!”


  “莫不是让邪祟撞客了??这事我在天津也听人说起过。”


  “儿啊,你算说对喽。”王清太眯着眼回忆道:“提督衙门来人一看,这不是同事
  嘛。赶紧连人带东西一起抬回了九门提督衙门,坐堂的,是镇国公乌公爷,是八旗蒙古
  贵胄,一看这码子事,吓得也不轻,找了大夫、和尚、老道来给看,看了好久,又是针
  灸、又是烧香拜佛、又是做法事,谁知道丁点用处没有,让人摁着把死人头扒拉下来一
  看,不认得,可帽子上的碧玺帽正,是块宝物。番役家里头媳妇孩子不愿意喽,就找九
  门提督衙门说理——我们家老爷子在您这儿当差,您得给治啊。闹得乌公爷也没法子,
  后来。。。。。。”


  后来,这事让古玩行里的老行家,琉璃厂鼎鼎有名的梁掌柜知道了,那当儿,梁掌柜才50来岁,高深渊博、见多识广,跟官面儿上来往颇多,乌公爷的大管家,跟他是拜把
  子兄弟,去了一说,梁掌柜去了番役家一瞧,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也不知道他打
  那儿请来一位老学究,拿着根长戒尺,对着番役身上就是一顿抽打,看的众人直发愣,
  那天,周掌柜的也去了,瞧着直乐。

  别说,还真神!也不知道人家老学究先生手里的戒尺是件啥宝贝,那么些大夫、和
  尚、道士针灸治疗求神念佛都不管用,他这一顿戒尺,真把番役打醒喽!不仅如此,番
  役醒了,直叫饿,家人欢天喜地,端来饭菜,一口气吃了4个芝麻火烧,两碗炒肝儿,
  下了地活蹦乱跳的,好了!


  “哈哈哈哈这真是闻所未闻!!难道那个死鬼是个落地的酸秀才,就怕先生的戒
  尺??”王文敏笑的前仰后合,见老爹说的郑重,心里越发奇怪。


  “那谁知道?不过呢,后来我和你周大爷专门请教了梁掌柜的,才知道了那件戒尺可
  不是凡品。嗨,老了老了,说着说着就乱了。番役好了,乌公爷倒是不错,还让他回衙
  门当差,把死人帽子赏给了他,他拿到廊房二条卖了,听说卖了2000两银子呢。”

  “那死人到底是谁?没查查??”孙氏媳妇蹙眉收拾着饭桌:“难道就黑不提白不提了?”

  “自然如此。你们想啊,光绪末年、宣统年间,大清都什么样儿了?民间老百姓传
  呐——不用掐、不用算,宣统不过二年半!朝廷里成天介乌烟瘴气,谁还管一个死人的
  事儿??你周大爷听人说,宣统登基后,倒是巡警部侍郎、巡警学校的总教习,孙老爷
  提了几句,想查查,军机、内阁的大人们,谁也没理他这个茬儿。再者说,民不告、官
  不究的,谁也没拿这当回事!这是当年一件鬼市上的奇事。”


  孙氏媳妇手脚不停收拾完桌子,又给老爷们闷上一壶香片,恭恭敬敬递上了旱烟杆,捅了捅丈夫:“今儿咱爸兴致好,你晚会儿去铺子,跟老爷子说说话儿,别一忙就是黑天白日的不着家。”

  王清太倒是不在乎,笑道:“他啊,该忙,别在乎我,我吃得饱睡得着,比你周大爷有福。”

  王文敏知道媳妇孝顺,笑着点点头,把茶碗烫了烫,倒出一碗茶,又倒进茶壶,闷着。


  “爸,您说的这是一件,昨晚您老说,还有一件是鉴古斋的赵掌柜遇上的,今儿我迟些去铺子里,不碍事,您给念叨念叨。”


  自打儿子接了班,王清太自然高兴,可儿子一忙起来,就不着家,孙氏媳妇倒是很孝
  顺,不过是个妇道人家,洗衣做饭收拾屋子照顾孩子,哪顾得上听他说这些古记儿?他
  又有些要强清高,不愿跟街面上的老头一样围在一处下棋遛鸟,只好在家闷着看看花、
  弄弄草,逗逗孙子。今儿见儿子诚心孝顺,也来了精神,擦着洋火点了烟,思索一会
  儿,这才又讲出了鉴古斋赵掌柜在崇文门鬼市上的奇遇。


  注释

  戒尺,老年间教书先生的必备之物,不少学生都挨过打,也是传统教育中“体罚”的一种工具。这里的戒尺,跟咱们以后讲的另外一个故事有关,特意点出来,有心的朋友记着。


  







  最近几天比较忙,第一册故事月底就出版了,大家听我消息。更新的慢一些,朋友们见谅!我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