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那是宣统二年秋天,大清国风雨飘摇的厉害,北京地面儿上,可看不出什么端倪,毕竟
  还是天子脚下,八旗贵胄当朝,朝堂上乌烟瘴气,老百姓不管那些个,日子该怎么过怎
  么过,崇文门外的东小市,热闹的厉害,那些大贵人家有些支撑不住,自然要偷着卖东
  西,有些打富小鼓的,也好出入。赵掌柜的,就是那里的常客之一。


  赵掌柜那天夜里,不到关城门就出了城,找了个野茶馆,坐下要了茶点,听里头的老
  客、打小鼓的天南地北的胡吹,这里跟德胜门不一样,崇文门外无论白天夜里,只要不
  是在城里犯夜,外头灯火买卖绵延数里,来来往往逛鬼市踅摸玩意儿的,多的是,又加
  上打小鼓的掺和,晚上简直比白天更热闹。

  税关的老爷们晚上虽然歇着,可到底有值班的兵丁衙役们,通州过来的商户、老客还
  得在此交税,因此晚上人多,也并没一丝荒凉。


  话虽如此,赵掌柜的毕竟是老商人,知道鬼市规矩和忌讳不少,因而小心翼翼跟着野
  茶馆里的老少爷们,溜溜达达一起去东小市,人多胆子大,影影倬倬进了鬼市,也是一
  片阴气沉沉鬼火似得摊子,溜达了一圈,赵掌柜也没有入眼的物件。

  他呢,不爱别的,就爱个瓷器和漆器,漆器这物件,一般铺子里不太收,一呢,是师
  傅教的少,那当儿,漆器是南方多,北方有,也不过是宫廷、王府用的玩意儿,二呢,
  不好定价,定的多了,销路不好,怕压在手里,定的少了,卖家也不乐意。三呢,好漆
  器,市面儿上少见,真东西也少,不在流行的铜瓷金玉书画里头。不过真有一件好的流
  到行里来,必然是抢手货,有些掌柜的,也不舍得卖呢。


  举着灯笼溜达了半天,赵掌柜有些灰心,今儿出来没挑日子,真他妈晦气,什么好玩
  意都没瞧见,入眼的都是些瓷瓶、首饰盒和书画,就有些怏怏不乐。往回走,赶到崇文
  门外通宵的茶馆,喝点热水,等五鼓天明开了城门,回家睡觉。

  刚走出鬼市几步路,路边有个孤零零的摊子,一个揣着袖子的干瘦老头,正睡得香。赵掌柜乐了,这老头,蹲在鸟不拉屎的地界,谁瞧得见?

  摊上黑乎乎也不知摆了什么,赵掌柜好奇心大起,过去用灯笼一照,嚯!别说,得亏
  他眼力好,看见摊上的物件,顿时两眼冒光!

  几件小瓷瓶、鼻烟壶都是些扔货,还有几块老玉,看着也不好,就角落一件破布盖着
  的玩意儿,露出一个角,让赵掌柜心中大喜——是漆器!

  掀开破布,眼前露出一件朱漆泥金五龙捧寿海棠花的捧盒,不大,也就2尺宽,暗夜
  里,上头的泥金在灯光西闪烁着隐隐半红半金润泽的色彩,完整而厚重,刀工和格局也
  非常大气、厚重、端庄,在赵掌柜眼里,这就是一件大明宣德、正统左右的物件!且来
  历必定不俗。


  赵掌柜凑过来,问了问价,老头迷迷糊糊睁了眼,就伸出了一只手,赵掌柜甩了袖子,伸过去,俩人拉手谈价。

  赵掌柜被捏住了三根手指,心里猛地一沉,“难道要300??”可这鬼市上,哪有这么贵的物件?不过,这件捧盒买回去,在手里捂上一阵,不用说,1000两也有人要。

  正思索着怎么谈价,老头满不在乎拉他蹲下,掀开破布让他看个够。


  乖乖!真漂亮!暗红朱漆没有一丝儿掉落、残破,混金浓郁,五条翱翔天际张牙舞爪
  的五爪飞龙打内圈里环绕着一个大大的篆寿字,外圈细细雕刻着奇花异草,龙眼上点着
  不知道什么的小颗粒宝石。

  “老人家,您说的是百??”还在拉手的赵掌柜把老头一个手指推下,剩下2指,意思是200。

  干瘦老头嘿嘿笑了笑,也不言声,冲他呲了呲黄板牙,模模糊糊好像说“十。”


  “十?!”赵掌柜傻了!这玩意卖30块钱,那自己不跟捡个金元宝一样啊!

  一瞬间,赵掌柜觉得老头十分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以为自己来鬼市多
  次,肯定是熟人,赶紧掏摸钱包,掏出来30块钱和5块钱的票子,塞进老头手里,捧着
  朱漆捧盒就要走。

  老头颤巍巍站起来,还是迷迷糊糊:“多了,找钱,找钱!”从腰里的破袋子里抓出
  一把大铜元塞给赵掌柜,掌柜的笑道:“那五块钱是送您打酒喝的,留着吧。”老头死
  说活说不愿意,就是强塞,掌柜的看看夜色深沉,接过老头的一把钱塞进口袋里,笑着
  点点头就走了。


  刚走几步,老头追上来,把盖捧盒的破布塞给他,示意他包上,黑天在外,别露出来。赵掌柜道了谢,觉得这老头真仁义,可在哪儿见过呢??


  从野茶馆又等了一个多时辰,崇文门开了,赵掌柜一溜烟儿回了琉璃厂,顾不得洗脸
  漱口,先回铺子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看了看捧盒,果然,捧盒一侧,有浓金书写款识——
  大明宣德三年制。

  乐得赵掌柜叫来了二柜鉴赏,二柜自然挑着大拇指称赞不已,掌柜子怕失手,又亲自请梁掌柜和周掌柜来看,俩人来了,戴上老花镜,举着放大镜瞧了一袋烟功夫。

  梁掌柜寿眉一挑:“老赵,今儿你可捡了大漏喽!如果我没看错,这可是大明朝宫中
  用的。”周掌柜也是第一次见这物件,问:“梁老何以见得呢??”


  “这种刀法、格局和工艺、金泥,非清代后仿之物,显见是大明的物件,光看游龙就
  能看出来,明龙和清龙,龙脸、龙身都不同,且清代康雍乾三代的漆器,包浆没有这么
  厚重润泽,像层薄琥珀浆子似得。且此类漆器,多为明永乐年间,自景山东果园御用监
  所造,宣德年间,宣德皇帝看着贡御上方的漆器品质不好制作不佳,对内府和太监们大
  加申斥,太监们鸡贼,只好命工匠把永乐年间制作、尚存库中的漆器拿出来,把永乐年
  制的款识用针、刀磕掉,再用浓金填抹——大明宣德年制,送到宣德御前。宣德皇帝见
  了,才转怒为喜。这也是明代宦官弄权蒙事的一段往事,你们看。”梁掌柜的侧过捧
  盒,众人凑过来一瞧,果然,浓金款识的下头,有隐隐约约的“永、乐”二字残迹。


  “多谢梁老赐教喽!!这回可真是不虚此行!”赵掌柜笑呵呵说:“那卖东西的老
  头,我看着眼熟,就是认不出来,给了他几十块大洋,他还找给我一把铜钱,真该多给
  他些。。。。。。。”说着往外掏摸钱,等他把钱掏出来一看。几位老先生顿时傻眼了!

  赵掌柜的揉揉眼,不敢相信似得看着手里的物件,等旁边的小伙计“哎吆我的妈!”
  吓得惨叫一声,才让赵掌柜顿感晴天霹雳,苶呆呆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





  “啊?!”王文敏看看一脸惊慌的孙氏媳妇,知道她又怕了,忙问老爹:“是不是那钱是假的?”


  王清太诡秘笑笑:“钱倒是不假,都是给死人烧的纸钱!”




  注释————

  没找到朱漆泥金云龙捧盒,这个捧盒是晚明的。大家看看制作工艺,就能想到当年这物件的工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