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见儿子儿媳妇两口子大惊失色,王清太老先生很有些得意,老人嘛,就喜欢看年轻人对自己讲述的故事惊奇,也有卖个老的善意心态,

  王清太点点头才说了原委。

  当年,赵掌柜的连同梁掌柜、周掌柜的都吓坏了。小伙计们一个个面无人色。因为那
  个年代,人都迷信,又是干的古玩行,神神鬼鬼的事儿听多了,自然心里头就有阴影。

  什么事儿,当时不怕,就怕事后瞎想、瞎琢磨。

  这一把纸钱掏出来,不用想,大天白日朗朗乾坤的,一堆人黑眼珠子真格瞧见了,回
  想昨晚碰上的面熟老头和这件漆器,能不怕?

  众人给赵掌柜的呼噜胸脯、拍打后背,又是灌水、又是掐人中,好半天,赵掌柜才醒
  了过来,哭着脸又笑又吵,整个给吓神经了。

  各位铺子的掌柜的,都过来探望,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赵掌柜晚上去鬼市“遇
  鬼”的事,呼啦啦传遍了琉璃厂,很是让众位老少爷们紧张了一阵子。街面上那些爱编
  排瞎话的、茶余饭后念叨话头的,有的说,赵掌柜是年逢太岁、岁遇大凶;有的说,是
  遇到骗子,故意装神弄鬼的骗人;有的说是野鬼卖东西;有的说赵掌柜碰上了神仙土地
  爷,因为他平时行善积德,来给他个好报。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还是保德堂的李有德掌柜的在这帮老派掌柜的里很是“维新”,去过上海、天津、广
  州大码头,提溜了两包兰芳斋的点心探望赵掌柜,思索了半晌,说:“必然是老兄原先
  救过什么人,做过好事,才有此好报,您想啊,这物件经过梁掌柜、周掌柜的看了,都
  说是珍贵的古物,价码又低,可见不是什么骗子和野鬼。不过呢,这个‘鬼’,跟老兄
  必然有缘分,才送了这么一份大礼。您哪,就安安稳稳接着就得了。”

  又搭上李有德能说会道,说了些上海、广州那些大码头跟此相似的奇闻异事,也就解
  开了赵掌柜的心结。

  赵掌柜的回想了半天,才想起当年的一件往事,不过他也没跟别人说过,到底有什么
  奇事儿,琉璃厂的众位老少爷们,过了多少年,还是把此事当成一件谜案,直到如今。


  王文敏深深点头:“爸,要按您老人家这么说,这人还真得行善积德,远的不说,就
  说赵掌柜的,这不就是个例子?!”


  “那是不错!”王清太磕打了烟袋锅子,正色道:“打小儿我就告诉你,人呐,就得
  行得正、坐得直,仁厚诚信,才能顶天立地,百邪不侵。咱们买卖人,本身做的就是赚
  钱的事儿,你要是再偷鸡摸狗、昧着良心背祖弃宗、见利忘义,别说客人们,就是老天
  爷也不容你!你瞧,你周大爷活着时,对他那老东家,正格的黄带子郡王,每年三节两
  寿哪一次空过??不都是礼是礼、钱是钱?你周大爷说:这不是看着人家落败了,帮人
  家,当年没有人家,咱们瑞古阁能开起来?没有人家,我能当上大掌柜、东家?吃水不
  忘打井人,做人最忌讳忘本。所以,才有如今咱们买卖兴旺。这也有个人情在里头呢。
  小子,好好学着吧!”


  “多亏爸的教导!那赵掌柜的那件漆器呢??如今还在不?”王文敏惦记着那件漆
  器,真想开开眼。


  “哎,晚喽,连我也只见过一面,后来就让冯大帅买走了,说是送给南京一位什么贵
  人了,整整6000大洋!真是少见的好物件!好了,别抻着了,赶紧去铺子里吧。等闲
  了,咱们爷俩再念叨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呵呵呵。儿啊,你真要去鬼市儿,也得跟着个人
  去,不成我跟你去一趟。”


  王文敏答应着,嘱咐了媳妇几句,匆匆出了家门。


  虽说王文敏王掌柜望40了,在古玩行里,他还算个太年轻的小青年呢,听了老爹的故
  事,顿感新奇、神秘,对鬼市有些跃跃欲试。这张丰财张大哥,也不知道去天津怎么还
  不回来,王文敏知道老爹不喜欢张丰财,却也不想让老爹跟着去鬼市。

  那是呀,自己快40了,儿子都初小了,再让老爹跟着去买物件,传出去,不让琉璃厂
  老少爷们笑掉大牙??

  思谋许久,王文敏下了决心,对,就这么办!


  回了铺子,叫过小贵子,指派他去雅宝堂看看张丰财掌柜回来没有,顺便问问什么时候
  回来。不大会儿,小贵子小跑回来,笑道:“掌柜的,人家说了,张大掌柜这次跟岳大
  掌柜跟洋人谈的大买卖,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呢!二柜说了,且得多等几天。您要是有
  急事,就请您往天津卫打电报。”


  王文敏听了无趣,想了想,问:“小贵子,这几天我想去鬼市走走,你跟着我去吧。”

  “那敢情好!”小贵子还是半大孩子气,一蹦老高,见王文敏盯了他一眼,立即恢复
  了老成模样,笑问:“掌柜的,咱什么时候去??您早该去瞧瞧喽,那里头的玩意多极
  了!有些个,我也不认识,除了古玩书画,还有些卖小吃的、糖人的、枣糕的,嘿,大
  黑天里,热乎乎再来一碗卤煮,真过瘾!”


  “哦?你小子去过??”王文敏来了兴致。


  “去过!嘿嘿。”小贵子露出两颗漂亮的小虎牙:“小时候,我常跟我街坊大姐去,
  也就5、6年前吧,她会做好看的绢花和绣品,那绢花做出来,跟真的一模一样,加上大
  牛哥,我们仨晚上经常去宣武门外西小市儿摆摊,崇文门外头的东小市,也去过几次,
  德胜门外没去过,听说那里不是一般百姓们去的。”


  “后来呢??”


  “后来他们搬家搬走了,离得远,就疏远了。掌柜的,您要去,必然得去崇文门外的
  东小市吧??嘿嘿,我跟您去,绝迷不了路。别看我小,这四九城内外,熟络着呢!”


  王文敏忍不住摸摸小贵子的硬的扎手的短发,哈哈笑道:“就知道你小子机灵!赶紧
  的预备预备,咱们爷俩明后天就走一趟。”

  “嘚来!掌柜的,去是去,我可先跟您说下,咱得预备点东西。”小贵子抖了个机灵。


  “预备啥??”王文敏刚说完,外头进来俩客人,便立即住了嘴,招呼了半天客人,
  小贵子赶紧过去又倒茶、又点烟,总算不错,俩人买了一对2尺高低万历年间的五彩团
  鹤衔灵芝纹的瓷瓶,因为一只瓶子口沿上有点冲,底款也有些斜,虽是官窑,一直没有
  卖出去,今儿也不知怎么了,1200大洋,俩人掏银票就买走了,看来也真是喜欢呢。


  王文敏验了银票,是恒利的票子,心里着实高兴,这对压了多少日子的瓶子,终于
  卖出去喽。乐呵呵的叫过小贵子问:“刚才说预备,去逛逛鬼市还预备啥?”

  “掌柜的,咱们去,您可不能穿戴这个。”小贵子指指王文敏身上的宝蓝缎子大衫和灰绸裤子,大皮鞋,银亮亮地怀表。

  “灯笼是必须带的,咱们铺子里有。”小贵子一副小当家的模样,一只手竖着另一只手的五个指头。

  “咱们爷俩得换衣服,在那儿,都是远处来的老客和不知道底细的人,咱可不能露阔,万一让贼盯上,可坏喽。”

  “三,银票、钱票都不能带,您最好带点大洋、钞票捂得,可别带金子,现大洋也不能多带,钞票卷起来藏在身上,好带。也不惹眼。”

  “四,掌柜的,您去了,袖筒里谈价,可别乱说话,就是看着人家的物件不好,买不买在咱,您可别文绉绉地褒贬人家的物件,这是那里的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