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三


  别看小贵子人小,可很会办事,2天内,就把预备的东西齐了,多少也有那2块大洋的
  功效。

  这一日下午,王文敏让伙计们早早下了板,嘱咐小贵子赶紧回家吃饭,自己也回家吃了
  饭,睡了足足1个多时辰,起来吃了饭,跟老爹王清太一说,王清太倒是很同意:“去
  吧,带上小贵子我就放心了。”

  钟敲了7下,天色渐渐暗了,外头有人敲门,孙氏媳妇开门一看,小贵子正提着两盏小
  玻璃灯,正在那儿伸头伸脑的张望。

  “小贵子??”

  孙氏媳妇一叫他,小贵子有些不好意思,恭敬的鞠了一躬:“孙大姨,我们掌柜的
  呢?”

  孙氏一听就乐了,她跟丈夫来了北京城,还是第一次听见人叫她“大姨”,这种称呼跟
  天津卫那边叫法截然不同,让人听着就亲切。妇道人家,没去过铺子,根本不认识伙计
  们,但耳朵里听丈夫见天念叨着“小贵子”,今日一见,是个挺机灵、干净利索的半大
  孩子,高高地个儿,平头正脸的,又懂规矩,心里不由喜爱。赶紧问:“吃了晚饭
  没??快进来吧,站在风地里干嘛??”


  进了小院,孙氏去屋里叫丈夫,又抓了两把炒花生和蜜枣,用围裙兜着给小贵子往兜
  里装,一面装、一面点着小贵子:“小贵子,孙大姨可把你掌柜的交给你了,我听见说
  鬼市上神神鬼鬼的东西不少,听说你是京城人,可瞧着你们掌柜的点。机灵点啊!等回
  来,大姨给你包饺子吃!”


  “哎,你跟人家孩子瞎嘚嘚什么??我们又不是去南口打仗?!就在崇文门外,没什么事儿!”


  屋里头王文敏收拾这一身细布短打扮,出了屋子,正看见小贵子不好意思要零食,笑
  道:“你大姨给你的,你就装起来吃!又不是外人。”

  小贵子腼腆的笑笑:“孙大姨,您就把心放在肚里吧!有我跟着,准错不了!错了,回来您打我。”

  孙氏喷儿的一笑,上下打量了王文敏,上下身都是玄色细布裤褂,白袜布鞋,原先带
  的怀表、戒指都没有了,就是短头发配着浓眉大眼还是显得气质不俗,指着他说:“你
  俩别说嘴!我呀,才不打你。安安生生回来就罢了。我在家里预备了韭菜肉和西葫芦猪
  肉馅儿,你俩明早早些回来啊!”


  “嘚来!大姨,我不爱吃陈醋,您预备点香醋吧!”小贵子抖了个机灵,嬉笑着让王文敏拉着出了门。



  孙氏在门口,看着俩人由近及远,有些紧张的拿围裙擦擦手,轻叹一声,回屋包饺子去喽。



  王文敏看看俩人的穿戴和大街上稀稀拉拉的行人,看看天色暗了,问:“小贵子,你
  说别人去鬼市也得这么着打扮吗??今儿咱俩算是唱了一出。”

  “哈哈哈哈,掌柜的!您算是说对了喽,别家的掌柜去那里,都得这么打扮,您猜怎
  么着??那回我夜里起来上茅房,看见保德堂的大掌柜李有德,打扮得跟个乡下土老儿
  似得,带着伙计趁夜出门,连街上打更的老吴,面对面走了个对过儿,老吴
  多尖的眼力,愣是一眼没认出来哈哈哈。”


  招手叫过辆大轱辘马车,俩人由打西城史家胡同,慢悠悠往东走。


  虽然已然民国了,街上的洋车、马车、驴车还是前清的模样,老北京这座城市,像个
  庄严而厚重的老人,就这么慢悠悠的在时光里,往前走。


  车厢里,小贵子掀开帘子指着外头一脸兴奋:“掌柜的,您瞧,这是卖饽饽的兰芳
  斋,里头的甜点心可好吃喽!那边、您瞅那边,那就是一条龙,小时候我跟大牛哥来吃
  过,他们家专门卖炸三角的,那一口咬下去,真过瘾!还特便宜呢。他们铺子别看门脸
  儿小,连乾隆爷也来吃过。那边是京城专门卖香料的桂香斋,里头的香料,据说是打南洋来的。。。。。。”


  小贵子一张嘴,跟机关枪似得,嘚嘚嘚嘚把沿途的买卖铺户说了个遍,如数家珍。听
  得王文敏津津有味,越发喜欢这个小伙计。老北京大街上比不得早已开了埠的天津卫,
  各国租界林立,一到天晚,各大租界灯红酒绿、红男绿女们出出进进的,酒馆、饭庄、
  戏院、舞厅门口熙熙攘攘,比白天还热闹,引得天津不是租界的地界,也习惯了夜晚繁
  华。老北京不是这样,除了东交民巷使馆区,其他地界,还是按照老时年间的规矩,一
  到8点来钟,路上行人慢慢少了,除了八大胡同和各大戏院周围有些个挑着担子卖小
  吃、饽饽点心的小摊,不到9点,这座老城,就慢慢沉寂下来,进入了梦乡。


  王文敏仔细感受着两座城市的不同,原先觉得天津卫更繁华,初到北京城,发现这里
  除了一些主干道,其余地界还是土路,平日里出门就一身土,不刮风还好,刮起风来,
  铺天盖地一团黄土,严严实实笼罩了这座600年帝都,真有些心里不忿:老爹是老了还
  是傻了,放着天津卫那么好的生意买卖、都市生活不去,非要憋在老北京。还得把自己
  拉过来,伺候着一个甩手大东家。

  不过,渐渐的,他感到,老北京,自然有他的沉着、温馨、仁厚和古雅,凝聚着古老
  而萌芽的新,这种新,像是街头的自行车、老古板和那些遗老遗少们穿着的礼服皮鞋、
  各家铺子慢慢增加的说评书的“戏匣子”和大酒缸里昏黄而温暖的电灯泡。他不像天津
  卫、上海滩那些被洋人用大炮战舰强逼着开放的城市,“租”了老中国的一大块地界,
  把本国那些礼仪文化鼓捣进来,让老百姓们照样学。有些学的好,比如广州,有些学的
  不好,学的张扬跋扈、眼皮子朝天,闹得不中不西不土不洋,还自以为很高尚优雅。

  而老北京的新,是逐渐的、缓慢而优雅的、包容温和的,把好的东西悠然得学过来,
  把不好的东西,逐渐淘汰。步子虽慢,可走的稳稳当当,如同一个心胸开朗、足智多谋
  的智慧老人,背着手,以一双看透红尘的眼光,审视着时代历史车轮滚滚往前,用他经
  年的人生智慧,逐渐融合进世界,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可能,这就是老北京城的特性:不紧不慢、悠然自得。


  王文敏看着街上一片片历经数百年而依然矗立的大大小小的买卖铺户和门脸,有些豁
  然开朗了,也有些或明或暗觉得老爹和去世的周大爷不离开老北京城,并不是个坏想
  法。


  小贵子见掌柜的发呆,推推他,“掌柜的??您、您怎么了?”


  “哦!没事。”王文敏自失笑笑:“我是想呐,你说保德堂的李有德大掌柜也去鬼市
  淘换物件。他们那么大铺子,什么好玩意没见过,怎么还去那里踅摸东西??”

  “嗨,谁知道。后来我听他们家二疤瘌说,他们掌柜的是去找什么砚台。也不知道他
  们一个卖砚台的铺子,还缺这个??叫我说,就是二疤瘌撒谎,谁不知道除了荣宝斋,
  就数他们家文房物件最全?咱们琉璃厂这些人,脸上全是笑、一肚子生意经,嘴严实着
  呢!”小贵子眨眨眼,一脸猴精相。



  “哦??你小子还能看出谁的嘴严实??我看呐,就你嘴不严实哈哈哈哈。”王文敏大笑,说的小贵子一脸通红。

  “掌柜的,我、我可不是乱说,其实,您知道不?雅宝堂的张大掌柜,跟岳大掌柜压根就没去天津卫!”

  “嗯?”王文敏心中一动,沉了脸。





  前两天一个发小儿兄弟结婚,去帮忙了,耽误了更新,朋友们多见谅。为此,我会在十月一专门拿出三天时间来写文,补上前面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