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六

  屋子里一时间很静,爷俩大眼瞪小眼,尤其王清太不愿意在儿子面前失了身份和做老家儿的尊严,看了半天,脑门儿上见了汗,王文敏递过来的茶也被他推开。

  “这就奇了,莫不是书上记载的有误?”王清太闭目喃喃自语。

  “您在庄王府见的那几片,是这个样儿不?”

  老爷子摇头:“那是做成带板镶嵌用的,上头雕满了云龙戏水和人物,这么多年,谁还记得里头有没有白线?庚子之变,庄王府被洋人抢掠一空,那几片通天犀就不知去向了。哎,也怨我,当年你周大爷想收一片存着,可庄王爷一听是宝物,一张嘴就是一千两一片,那当儿一千银子正经是个数儿,我没舍得,这可倒好,叫洋毛子得了便宜!”


  爷俩把盒子、犀角整理好,老爷子从里屋找出块杏黄包袱皮,包起盒子交给王文敏:“儿啊,我总觉得你这回去鬼市儿收了这么个好物件,运气是运气,可也不是啥多么好的事儿。”

  王文敏一怔:“爸,这话怎么说?”

  “你呀,白念了那么多年书,又跟着你师父和我学了这些年古董,这物件我总觉得上头的五毒捧寿不那么吉利,咱爷们也拿不定到底是啥,这么办,等过些日子,找梁老掌柜过过眼,听听他老人家怎么说。记住,这事儿千万别往外传了,连你媳妇儿和铺子里的伙计们,都要瞒着!如今是个什么世道,你也知道,天下大乱。你没听说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万一消息流出去,引起歹人的觊觎之心,咱们小老百姓可顶不住!再说,你这件东西来的太蹊跷、太容易。那么贵重,那旗人小伙儿难道一点儿不知道?还是这里头有什么猫腻儿?你想过没有。”

  听老爷子这么一说,方才还火炭儿热的王文敏如同一盆凉水浇头,顿时有些悚然不安。是啊,老爷子毕竟在行里多半辈子,什么蹊跷事儿没见识过?不过,王文敏看看老爹花白的胡须、衰老的神态,心中那股年轻人的冲劲儿翻了个儿,又有些不以为然,只葫芦提答应着:“爸说的是,我听您的。这物件等梁掌柜看定了,咱们再定价?”

  “定价?”王清太瞥了一眼王文敏,知道他心中有异,轻叹一声:“定价是往后的事儿,先存好喽!这东西世路上都没见识过,怎么定?也并没有别家买卖过,咱也不能照着同仁堂卖药那么卖呐。有价无市,定三万,不懂行的准得骂咱,定五万,别人兴许还觉得便宜,现而今也朝廷了,谁也不会买了去做犀带用,这又不像秦砖汉瓦铜瓷古玉,再看看吧,你不晓得,早年间,咱们行里就流传一件奇事儿,那还是光绪末年,卢沟桥有个巡检。。。。。。”
  刚说到这,外头大门响动,孙氏媳妇挎着篮子,一扭一扭进了院子,仿佛跟外头的老街坊打着招呼。王清太看看时辰,立刻住了口,使眼色让王文敏把盒子包进屋里,自己琢磨着何时去找梁掌柜。

  王文敏藏好了盒子,顿感轻松,这一宿闹得,光怪陆离不说,收了件宝物,还防贼似的防着人。心里五味杂陈。做腰带板子?也不知老爷子是真老了,还是见识多。这物件真要是被买了去让匠人劈开做了镶嵌,他还真舍不得!



  这天中午,得了几枝绢花的孙氏媳妇也没注意公公和丈夫神神秘秘的神色,拿出浑身解数,赶了面条,做了炸酱,几样面码儿:小萝卜丝、黄瓜丝、豆芽、芫荽,打理地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等面条和面码儿端上来,屋里因得了宝物又惊又喜的爷俩儿,很快被炸酱面的香味儿吸引喽。
  孙氏媳妇虽是外省人,可自小的贤良淑德,几枝绢花对她来说,简直比什么金银财宝都要珍贵地多!成亲这么些年了,丈夫看着端正肃然的,不料这会子还能想着给她带几多花来,说明啥?说明丈夫心里有她呀,不介,老街旧邻们嘴里那些个有钱就变坏的男人,哪个不是在外头三妻四妾的咕哝?因此,这顿炸酱面,孙氏使足了劲儿,带着欢喜的心气儿,给爷俩儿端上来。

  欢喜自是都欢喜,可各人心里的高兴,那就不一样喽。

  要讲吃,解饱,顶时候儿,还得说这炸酱面,自打大明朝,京城里的炸酱面就有名,后来大清入关,老北京的美食又融和了满人关外的口味,可这老北京炸酱面,那是驰名远扬,从未变味儿,连清末慈禧老佛爷,在宫里也时不常让寿膳房做一顿,换换口味。

  炸酱面最关键的是炸酱,最讲究的是面码儿。猪肉讲究五花三层,切成小肉丁子,薄皮,火上坐锅,先放肥肉丁儿,文火慢炒,再入瘦肉丁儿,同时放姜末儿煸炒。待瘦肉丁儿变色,放入预备好的干黄酱,立马儿将涮黄酱碗的水少许倒入锅内,此时爆锅,即刻用铲子一个方向和拢。待肉、酱、水均匀成糊状,改小火儿,继续一个方向和拢。直到黄酱在锅里冒泡,颜色变深,熬制时间至少需要二十来分钟。起锅前,放入盐和事先切好的葱末儿。
  一般好的炸酱不只味儿好,最绝的是酱放三天,不能成坨儿,不能干,酱上要汪着一层透亮的浮油,这才是一碗正宗的老北京炸酱,又称小碗干炸。那味道出来,您就自己个儿闻吧,管保吃一顿想两顿,且得吃个两三碗才解馋呢!
  面码儿是拌面的配菜,得按着季节来,一般来说,有萝卜丝儿、黄瓜丝儿、青蒜末儿,外加豆芽儿和蒜瓣,再点上少许香醋,嘚!搅拌好了家常的手擀面,一口下去,没治了!


  这顿饭吃地一家人满头大汗,各自心满意足。王文敏打着饱嗝,给老爷子和媳妇道别,提溜着包袱,去了铺子。一路走,他心里可琢磨上了,这犀角,除了找梁掌柜掌眼,是否跟张丰财张掌柜的提一句呢?






  

  老北京炸酱面。祝大家周末愉快!我回来再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