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不到半个月,朝廷下了旨意——双林寺一案,显见是谋取陪葬钱财,广大和尚与张财分赃不均,互殴身亡。着刑部、大理寺和步军统领衙门,迅速结案。


  不消说,在权势熏天的木大总管指点下,这葫芦提的一桩公案,就被刑部、大理寺和九门提督府一群糊涂官,三下五除二就结了,因为“案犯”都死了,尸体、陪葬金银不见的重大疑点,也被刑部的文书一笔带过,这些糊涂官们,终于想方设法费尽心机,给木大总管圆了面子。


  接下来是谁也想不到的事,刚刚当上半年多刑部侍郎的司马大人,做了刑部堂官儿还没稳当,突然,一道严旨掷下------奉上谕,查刑部侍郎司马,奸猾狡诈、颟顸糊涂,于公事推诿塞责、冤狱嘈杂,着即革去一切官职差事,交都察院、大理寺严加议处!久闻其子司马可贪婪狠毒,包揽讼词、收受贿赂、借其父之名,招摇过市,害人甚多,着立即革职拿问,交都察院、刑部严加审讯!!钦此。


  这道旨意一下来,九城震动!!连辅政的庆王爷也傻了,这司马大人和儿子司马可,原本就是遛狗子拍马屁出名的主儿,在几位王爷跟前儿走的流熟,几位大军机那里,也是时不常的走动送礼,这才补了刑部侍郎,怎么会一下子来了个大翻盘呢??




  真是奇哉怪哉!!后来,宫中传出信儿来,说是司马大人的儿子,把木总管给得罪了,这可好,原来还去安慰问候的官员们,一窝蜂的散了,刑部、都察院的官儿们,原本还想法外超生他,听了这话头,把满腔情怀都缩了回去,公事公办起来。


  俗话说,人一走,茶就凉嘛,最终,司马家被抄家拿问,全家问罪,流放到了黑龙江,永远不赦。直到最后被窝囊死,司马大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喽,倒是他儿子司马可心里有点明白,也被九门提督的如狼似虎的衙役们,一路走,一路棍子打,年纪轻轻就死在奉天府的路上,结束了他继续作恶的人生。




  不用问,这些事,都是木总管一手指挥的,小木子还当笑话讲给了刘公子听,刘公子虽然没了责任,还报了仇,总觉得,官场宫廷真是虎狼之地,令人不寒而栗。




  司马家出的这档子事,也吓得宋胖子不轻,毕竟俩人原本定过儿女亲家,为了这,他还出去打听了好久,可认识的人面子太小,总也没问出啥。一个兵部员外郎,继续在家候补吧。


  这天,闷闷不乐的宋胖子正在家里喝茶,外头人来报——木大总管府,有人递帖子来了!!


  宋胖子一惊,慌得赶紧换了衣服,颠着庞大的身材,跑到门口迎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连大门儿都没进,递过来一张帖子,几个泥金大字,工楷描写——总管木,拜上。


  本来就心惊肉跳的宋胖子这种狗屁芝麻官儿,跟木总管离得十万八千里远,根本说不上话,这下,更不敢收帖子喽!赶紧双手奉还,掏出50两银子的银票塞给小太监,请他喝茶。


  小太监这才露出半丝微笑“谢宋老爷赏茶钱!我们总管说了,请您明天上午去西苑门外夹道胡同等着,有话说。
  您可别误了!”


  宋胖子满脸堆笑,连连点头。


  目送小太监走远了,宋胖子心里纳了闷:自己跟木总管说不上话,就是大笔的送银子,人家也许都不正眼看一眼。木总管身边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六部的大人们排着队还挨不上边儿呢!就是内务府的总管大臣或者庆王爷,见了他老人家,也得恭恭敬敬的礼让八分,叫我去做啥呢??!


  不知道是福是祸的宋胖子,一晚上折饼似得没睡着,第二天一早,早早就换了身华服,咬咬牙带了3000两银票,坐车到了西苑。


  西苑,是皇上万岁爷和皇太后在内城里面的离宫之一,又叫三海,北海、中海、南海毗邻,风景优美、宫殿巍峨,尤其是光绪爷亲政之后,老佛爷归政,为了有个晚年舒舒服服的养老地,除了在西郊重建了颐和园,又花了数百万两银子,大肆修建三海各殿宇,新建了仪鸾殿,作为老佛爷在皇城里的养老之所,其实,老佛爷何曾一天歇着呢??


  这里也门禁森严,护军营、神机营的兵马,加上大内侍卫、乾清门侍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护的固若金汤。


  宋胖子就是个候补的部曹小官,连大内紫禁城都没进去过,哪见过这势派?!心惊胆战的找个墙根儿,刚蹲下,几个侍卫亲军就来询问,吓得他赶紧起身解释。
  “这是有规矩的地方,别乱闯乱走!!到西苑门外护城河边上待着去!再胡乱看,我们就要拿人啦!”


  被嘿呼了一顿,宋胖子小跑着蹲在护城河边上,从7点多钟,直到了11点半,没见人!


  正在他满心焦虑之时,昨天去他家的小太监喘着粗气跑过来“我说您宋老爷!真够可以的!让你在西苑门夹道等着,怎么跑这来了??赶紧的吧,我们总管刚从颐和园下来了!!再晚了,老佛爷歇中觉起来,又得叫了。“


  宋胖子跟小太监道了歉,随着一路小跑,进了西苑北夹道儿,一条不大的胡同,里面可是别有洞天,这里,也是木总管的一处宅子,乃是老佛爷亲自御赐给他,歇脚休息的地方。


  宋胖子晕晕乎乎不知道进了几道门,客厅里,这位木总管正穿着蟒袍,带了大红的珊瑚顶子,若无其事的坐在那品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