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前两天因为年底工作忙,所以更得慢了些,最近我会努力补上,大家不要着急,为了文章的故事质量,数量可能会少些,不过绝对会保证更新和质量!希望朋友们理解!

  注释:可能本故事里写的古玩知识多了些,有的朋友反映有点多,记不住,其实这些知识和内容都没有展开说,朋友们可以看故事,对不感兴趣的知识略过即可。


  这里说一下宫装包裹。

  凡是内廷的古董玩物,古玩玉器几乎全都有楠木、紫檀、花梨木配的底座,尤其是乾隆年间,乾隆皇帝下旨,将雍正以前收藏入大内的古玩、玉器、摆设几乎都配了各种各样名贵木材、珐琅制作的底座,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现在很多古玩铺和电视剧里,百宝架和博古架上的摆设,都是单摆,没有底座,这就是没有认识到当年的样式,或者是一种失误。

  这些底座,用料金贵,做工优美奢华,大都根据古董器物的颜色、器型配置的,其实跟古董算是一套的,王世襄、朱家晋老先生们都有研究著述说明,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自珍集:俪松居长物志》和《明清室内陈设研究》。


  款识:宋氏牧仲 说明:此件水盂以和田玉圆雕而成,口沿随形,器型矮扁圆润。一侧圆雕灵芝两株,雕刻厚实。器身其余则光素无纹。底部一处篆书阴刻“宋氏牧仲”四字。宋牧仲(1634~1713),名荦,号漫堂,晚号西陂老人,河南商丘人。康熙间任黄州通判、江苏巡抚、吏部尚书。擅诗书,精鉴藏。此器雕刻风格亦为明末清初作工,与宋氏生卒年相吻合。整器沁色深沉,古意昂然,原配黄杨镂空灵芝纹底座。

  这个原配底座,就能说明,在清代对于文房清供和古董的摆设中,习惯于有这些珍贵木材制作的随型底座,这种器物+底座的全套样式一直流传到民国。


  


  不过,这些简单的器物底座,显然比不上清代皇帝们对书画的包裹关注指示,因为书画,在当时的传承中,因为年代久远,传承有序,自然有其浓厚的时代文化的内涵,比起没有文字和篆刻文字的器物古董,统治者更为看重对书画的爱护、关注和讲究。

  故事里,王老太监家这幅宋代马远古画的包装,基本还原了清宫珍贵书画的包裹样式,这种样式自康熙中期开始出现,到了乾隆年间,完全定型,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中著录的绝大多数历代古画,都是这种包裹模式,表现了清代皇帝对古书画的爱护和高大上的包裹关注,成为宫廷珍本典型的鉴赏标准之一。


  故事里,王老太监家这幅宋代马远古画的包装,基本还原了清宫珍贵书画的包裹样式,这种样式自康熙中期开始出现,到了乾隆年间,完全定型,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中著录的绝大多数历代古画,都是这种包裹模式,表现了清代皇帝对古书画的爱护和高大上的包裹关注,成为宫廷珍本典型的鉴赏标准之一。

  在民国古董行,就出现了少许研究古书画包装来鉴赏清宫书画的老先生。

  乾隆对于古画的包装用料之讲究、精心和不厌其烦地指示,远远超过他爷爷和爸爸,有时候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



  


  比如,一件大轴的书画,从材质上,除了原有的楠木、紫檀、花梨木,还创新出了掐丝珐琅、嵌玉、雕漆、嵌百宝等等,不同的书画还得根据他的喜好而特别制作一些奇异的,在造型、题签、镶嵌、搭配上,都要体现乾隆自己的风格,这些包装,几乎让造办处的工匠们十分头疼,也考验了他们的高超手艺。

  一般来说,一件珍贵古画,先要有“包袱”,既是用江南织造和各省进贡的各色珍贵华丽锦缎做成包袱皮,将书画卷起来,以金玉玛瑙象牙做成别扣——也叫别子,上好的书画,包袱皮有两层之多,且包袱皮的颜色和别扣的颜色要搭配。


  
  这就是专门用来室内装修和包裹书画用的宋锦。




  象牙别扣

  



  这还不算,很多珍贵书画的题签,乾隆皇帝要亲自书写,以示郑重。再把它们放入特意制造的画匣里保存,登记在《各宫殿陈设档》里,富丽堂皇,蔚为大观。


  

  右侧就是书画题签。



  楠木雕龙书画盒,因为清宫原画盒很罕见,用此图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