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一

  车上,张丰财尽自气的咬碎了钢牙,还是假作嬉笑,亏得他脸皮厚实,只捡着些吉祥话儿打哈哈,可心里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王文敏还是稳当当泰然自若,茶壶里煮饺子,他心里有数。回了铺子,俩人挥手道别。

  可王文敏知道,今儿这事儿,没完,跟张丰财的梁子算是结下喽!


  紫檀座椅上,王文敏喝了几杯浓浓的香片,拍了拍有些发热的脑门儿,沉默良久。小贵子跟伙计们很诧异,掌柜的头午还兴致颇高的跟张掌柜的出门去看货,怎么回来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闷坐呢?可谁也不敢来劝,一是有规矩,柜上不许随意打听不该知道的事儿,二来大家自从听闻小贵子把跟随王文敏夜探鬼市添油加醋连说带比划一宣传,把个王文敏说得文武双全有勇有谋好似三国里头诸葛孔明在世,更是对这位原本摸不透的年轻掌柜,更敬仰有加,又惧又怕了。平日里除了唯唯听命,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挺腰子耍花活儿。看看天色渐晚,小贵子陪着小心送王文敏出门回家,铺子里才恢复了气氛。

  到了自己家的小院,一口气送下来,王文敏这才觉得全身无力,懒洋洋跟老爷子说了原委,本想老爷子必定得大发雷霆训斥自己一顿,出乎意料,王清太手里摆弄着那只“五毒捧寿”的盒子,静静听完了儿子的诉说,淡然笑了笑,吩咐儿媳妇:“孩儿他妈,烫壶酒,炒俩菜,我跟文敏喝点!”

  酒过三巡,王文敏气儿总算顺了过来,只听老爹言道:“儿啊,你是我瞧着长大的,按规矩,虽然不是跟我学的徒,可你这脾气秉性,就随你娘!看着胸有城府腹有良谋,可忒宅心仁厚,又有点犟脾气,在咱们这行里头,你这脾性,也好也不好。倒回二三十年去,你做买卖必然比我强,可这个年月,咱爷们得多长个心眼儿呐。咱们是商人,尤其是古玩行,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光怪陆离离奇万变,就说岳掌柜的口碑不好,难道他生下来就是这个脾性?也不尽然。还不是见了银子钱两眼发直,一步步自己个儿走到这路上来的?我原先说跟张丰财来往要谨慎,能避则避,里头自然有缘故,不是爸倚老卖老,有些个人、有些个事儿,你得自己个儿学会咂摸滋味,爸老了,能看着你上马再扶一程,就算了了心事。天长日久,人心自现。不介,遇事儿单凭老家儿说着劝着管着,你永远长不大,也接不了咱们铺子这摊子。是不是这个儿理儿?”

  “是,您说的对!儿子后悔,怎么早没看出他是这么个东西!”王文敏苦笑。

  “嗨,这就是你自己妄自菲薄喽,谁也不是圣人,哪能都看地这么准?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说是这么说,咱们做买卖不就为了赚钱?可他这做法,忒不地道!再者说,跟行里人弄那么个局,当咱们爷们是傻子呢?可笑可怜!这种花活儿,早在宣统年间就有人使过,有些行里人上了当,以为悄没声的别人不知道,其实,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咱们行早就传遍了。花俩钱找个落魄的太监,装神弄鬼拉人去看货,再说几段传奇故事,自己个儿在一旁敲边鼓,骗人买些个不值钱的赝品,自己跟太监分赃赚钱。买家呢,自己上了当为着脸面、声誉还不敢往外说,只好打碎牙往肚里咽,民不举官不究,葫芦提就让那些个脏心烂肺的坏人得了意!这路买卖,早在元明就有,也算是行里一种陋规。你既然见识过了,还能随机应变给他来个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算机敏!也算九转丹成里头的一种学习,这世路上的艰难,早见识早明白,甭等着别人教!来,儿子,喝一杯!”王老爷子有些小得意,仰着脸举杯。

  爷俩一饮而尽,王文敏舒了口气问:“难道没人捅出去公开?就让他们这个着骗人?”

  “哈哈哈哈,恶人自有恶人磨!儿啊,你看着,就凭他这么做买卖,日后必然有个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报己身定报儿孙呐!鼓词儿上的话,说书先生们说了那么些年,可不是瞎传的,你呀,就安安稳稳把咱们铺子生意做好喽。以后知道他是什么人就得了。往后瞧着吧。”

  爷俩一直痛饮到三更天,才尽欢罢酒,各自休息,王文敏一腔子怒火郁闷算是烟消云散。


  没几天,慢慢昼短夜长,天气渐渐冷了。这天下午,王文敏正在铺子里闲坐看书,门帘一挑,进来个人,门口小贵子面对面一瞧,大惊道:“您怎么上这儿来啦?!”只听一个绵软款款声音惊喜道:“小贵子兄弟?!哦,我是来找王掌柜的。”

  王文敏抬眼一看,咦?怎么是她!


  来者非是别人,正是南城烂面胡同王太监家的侄女,秋霞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