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一阵峻削的北风呼呼吹过,屋里屋外一片刺眼的惨白纸活儿、白幡漫天飞舞飒飒作响,一股阴森森冷气扑面而来,院外没有路灯,漆黑一片,绝大多数人都在睡梦里做着高兴或是悲伤的事情,毫不顾忌外面北风猛烈的呜呜作响,小胡同里活人归于安静的同时,很多暗夜里出现的幻影或悉悉索索不知名的东西,在黑暗世界里来回乱窜,偷偷窥视着这座狂风中的小院和其中快要睡着的人们。

  院里那些白幡、白帘、白纸糊的纸人纸马,手艺精湛栩栩如生,也正瞪眼微笑,静静注视这个大祸临门的家。

  “哗啦啦!哗啦啦!”像是有什么人用手抚摸着它们,仔细听,风声中仿佛透着隐隐不知是哭泣还是大笑的声音,隐隐约约远远近近四处流窜,在院子里流连不舍。猛抬头,星月无光、死沉沉的天空死沉沉的街巷。

  连平时巧梆子的更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冷,躲到哪儿喝酒猫着去喽。还不如酸枣树上的一群乌鸦,冷冰冰俯视眼前这个小院、这群人。。。。。。。


  棺材前的小贵子打起了盹,王文敏也支撑不住,眼皮千斤重,使劲儿睁眼看看外头悄无声息,院里的人窃窃私语,炕上两床被子下王公公皱纹堆积蜡黄的脸毫无血色,只有轻轻的呼吸声,才能看出这是个活人。实在困极了的王文敏慢慢睡着了。

  王太监睡不着,昏黄眼眸里凄零零的光芒快要散了。

  他活够了,这辈子做了太监,苦过累过下贱过,也吃过喝过富贵过,反正什么罪也受了,什么福也享了,死而无怨。可这临死临死,猛不丁碰上这么档子熬头祸事,让他百爪挠心!

  晚年骗了人家,自己也让文四、张丰财骗了,这都无所谓,过眼烟云嘛。再说,他手里还有颗宝石戒指呢!自己棺材本儿没问题。只是大牛暴死、秋霞入狱,闹得他连死的心都没了!好端端的大牛怎么就死了呢?虽说自己并没有看上这个“侄女婿”,觉得他太傻,太呆,不会像前清那些王孙公子一样对女人好,大把花钱。秋霞呢,说起来算“侄女儿”,又普通又拘谨的一个女人,这些年世态炎凉过下来,再没有比她更好的有情有义古道热肠的姑娘啦,惜老怜贫忠厚老实,原先顶看不惯的小夫妻俩这一死一走,令晚年病重的老太监更觉凄苦难耐,原来他们身上那些他看不上的东西,也都成了一些破碎的、落寞的、欢愉的、美丽的片段。

  那就是家的感觉。

  迷迷糊糊的王太监想解手,看看王文敏睡沉了,又不好意思叫他。以他的眼力,还真看不透这位王掌柜到底是个什么人!说他温厚老实吧?可他做买卖时的计谋智慧真不少;说他是个狡猾的奸商吧?人家一脸正气操心劳力为自己家奔波;说他是为了自己的值钱的戒指?那也不用搭上这么些人情功夫;说他什么也不为?老太监不信,半辈子在宫廷里司空见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不信世上有那么好的人。自然,这里头不包括秋霞两口子。


  此刻一阵冷风猛灌进来,正屋里昏暗的白蜡烛立时像被掐住脖子忽明忽暗瑟瑟发抖,王太监正努力起身摸索着床边的粗瓷尿盆,耳中猛然听见一阵吱吱啦啦的声响,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自打进宫就被灌输了好些个鬼怪故事传闻的王太监在皇宫大内那些阴暗角落里总会发现或多或少的殿神、大仙的影像,一代代由大太监流传下来的故事伴着他们生理还有心里上的残缺和变态被下一代太监接力棒似的接过去,不仅深信不疑反而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此时王太监不知怎么了,老觉得正屋里除了小贵子,还有些什么东西埋伏在阴暗角落里,伺机而发!

  胆战心惊的心惊的王太监哆嗦着身子瞧瞧往外瞭望,空洞的眼神刚有了点儿活气,忽然,又一阵吱吱啦啦的声响传来,是、是棺材!

  棺材里头,好像有只耗子在扑棱!不对,不是耗子!王太监蜡黄的脸渗出豆大冷汗,惊恐地注视着,心里一惊,热乎乎的尿液涌了出来,原来,那没钉死的棺材盖,缓缓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