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刚才补上的是十三章末尾,下面接着十四章故事!大家晚上尽量别看,白天看比较好。


  院里的人这会儿都在棚子里闲聊。

  喝着热茶嗑瓜子抽烟,都是穷苦人,说得也是家长里短。要是赶上别家的丧事,这几位熬夜帮忙守灵,都得耍钱玩几把,可当着平日亲兄弟一样的大牛尸身,谁也没那个心情。聊着聊着,就聊起了拉车的苦楚,阴天下雨一身泥一身汗不必说,就是那些大人老爷们有的多给几个大子儿都要骂娘,成天冷饽饽辣饼子的穷凑合,下苦力养家糊口,车场子里少一天车份儿老板都跟死了老子娘似得骂街。这话头一开,大家伙纷纷诉苦,连俩巡警也听住了。

  麻脸凄楚摸了一把脸,给大家斟茶:“你们呐,别成天瞎嘚嘚了!好人?好人不他妈长命!看看大牛兄弟,满街桶子谁敢说他不好?多么仗义厚道的哥们儿!就那么没了!活了这些年,穷家穷业,养活着媳妇、老叔,连个孩子都没有。瞧瞧那些为官做宰的大人老爷们,没一个好玩意儿!拿着老百姓不当人,成天介就知道搂钱玩女人!人家,且活的好呢!不信?您二位是衙门里的,您说!”

  巡警,那当儿被老百姓叫“臭脚巡”,倒不是为了他们脚上穿的假牛皮鞋一捂就是好多天,没得换,又臭又烂,而是成天到晚给当官儿的当碎催!不介就是给哪个宅门老爷站岗做门房。街面上出了事,好事自然论不上他们,多如牛毛的坏事、烂事,跑来跑去站岗维持不说,谁也不拿他们当根葱!有钱有势的不敢惹、带兵打仗的更不敢问,有些豪横的地痞流氓根本不拿正眼瞧他们,可一旦出了大事,他们就得被当成替罪羊扔出去,连一个月五块钱都没得拿!

  这俩警察也一肚子苦水,叨叨起来。麻脸说:“都是苦命人呐!咱们别聊这个啦。说也说不出钱来。冲着大牛兄弟,也不能打牌。这么着,今儿既然是守灵,我说个守灵的老话,给大家解闷儿!”

  院子里冷风呼嚎,吹得棚子一鼓一鼓,夜色如墨,“嘎嘎!嘎嘎嘎!”几声凄零零乌鸦也没睡,正竖着耳朵听故事。

  麻脸背对着正屋门,离得近,刚张嘴,忽听堂屋里有点声音响,回头看了看,昏黄的光太暗,什么也看不清,只见小贵子伏在地下睡着了,几根白蜡光焰晦暗,被风刮得东倒西歪,一个纸糊的童女,带着诡异地微笑对他眨了眨眼,吓得满脸一激灵,摇摇头再看,原来眼花了。

  “哥,你瞅什么呢?快说啊!”

  “是啊,哥,你老是盯着灵堂看个什么劲儿?!大牛又起不来!”

  “别瞎扯啊!”一个警察缩着脖子脸透惊慌:“我、我可胆小儿!这位哥们儿,赶紧说啊,啥故事?守灵?莫不是有啥邪乎事儿?!那、那我撒尿去了。”

  “甭介,兄弟,听完了再去嘛!”另一个警察拉着他:“这邪乎事儿,越听越爱听!我还有几个呢!先听这位老哥说嘛。”

  麻脸回过头,长舒了一口气,皱眉拿根烟点上,不知咋了,他老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突突乱跳。当着大家伙儿,又不能装怂,因此稳稳神儿,开了口:“诸位,老话儿说夜半不谈鬼。我今儿是说的这事,也是我小时候,听爷爷吃完饭闲聊磕儿的,说的是前清同治年间,在东城索中堂府上,发生的一件邪乎事儿!那是同治十年,东太后老佛爷还在,同治爷还没亲政,朝政都靠西太后老佛爷打理,索中堂呢,是六王爷的门人,又是军机大臣,权势熏天,这天,他在家闲着听戏呢,外头,来了个老和尚。。。。。。。。。”

  麻脸经常在南城天桥一带走动,那些说书的、说相声的、唱大鼓的,都混得溜熟,因此四九城杂八地那些怪力乱神的邪乎事儿,装了满满一肚子,今儿算是拿出来显摆一次。故事说得绘声绘色、活灵活现,加上他略识得几个字,跟说相声的先生们学了些腔调,一段故事说出来,引得众人聚精会神,连眼都不眨,听住了!


  “。。。。。。索中堂大怒,他妈看不过,说了他几句,中堂大人正在气头上呢。就抢白了老太太几句,嗨,老太太是个老封君,旗人嘛,又爱面子,这一肚子气没上来,当晚就在屋里上了吊!这下,可把一府的人吓坏喽。索中堂又是个大孝子,哭得死去活来,上了奏本,要丁忧给老妈大办丧事!谁知道,老太太入了棺材,当晚,就出了件鬼事儿!”

  麻脸见众人听得入神,有些得意,刚喝了口水,众人“啊!!!”莫不大惊失色呆若木鸡,齐刷刷瞅着麻脸瞠目结舌、冷汗如雨。“呵呵呵,吓着了吧!咱们接着说。。。。。索中堂给老太太办丧事,夜里三更时分,守灵的几个小子,正在院中棚子里扯闲篇儿呢。忽听棺材吱呀吱呀乱响!”

  听故事的几个人突然“哎呀妈呀!”叫出了声。麻脸疑惑道:“怎么了这是!听我往下说啊!那棺材吱呀吱呀响了几声,众人无不变色!刚想出去看,忽听屋里吧嗒吧嗒有个奇怪的脚步声,顺治台阶往外走!不对,是蹦!”

  屋里好像传出个声音,麻脸没在意。

  “哥、哥、哥。。。。。。”一个车夫嘴张的老大,眼珠子要瞪出来似得指着麻脸,另外一个警察又像哭又像笑,扭曲着脸扎煞着手,拉着身边的警察兄弟叫就要起身,可俩人哪还起的来啊。

  “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背对门口的守灵小子稳不住了,起身正要回头看!”麻脸微笑站起身,看他们吓得那样,哈哈哈,真没胆量。不过,一个细碎的声音好像离他越来越近。

  听故事的几个人死命扎煞手摇摆,有的要站起来,有的出溜到桌子下头,一个警察惊恐的下巴都快掉了,咧嘴想哭可没声儿。

  麻脸背着手继续说:“那人心说,怕个啥!你们都是胆小鬼!待俺出去看看,便回头一看,我的老天!顿时惨叫一声!啊!”


  说着也作势回头,脖子刚扭到一半,一只满是青紫、指甲紫黑的肿胀大手,慢慢搭上了他的肩头!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