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脉枕不大,一尺长半尺宽,亮闪闪明黄绸缎做成,上头满是掐金丝绣出来的团龙云纹。轻轻摆在炕上,那么个小东西,却晃得人眼神发花,一种至尊高贵略带神秘的气氛压得屋里众人都有些气闷口干。


  虽说是民国了,然而大清国连带着数千年的帝制历史的巨大惯性,并没有让民国的老百姓们那么快从传统里挣扎出来。就像街面上老百姓穿着衣服的颜色。这明黄色在《大明会典》《大清会典》里,可是至尊御用颜色,至高无上,老时年间,甭说民间几乎从来没有这么鲜亮的“黄”,就连铁帽子王爷、王公贵胄们也从不敢轻易使用,连想都不敢去想!随便用起来,指不定叫哪个多嘴多舌鸡蛋里挑骨头的御史言官奏上御前一本,“大逆不道”的罪名有没有两说,先给按一个“大不敬”的罪名,赶上皇上挑眼儿,不高兴,就是祸灭满门的滔天大罪!

  皇子皇孙妃嫔人等才能用个金黄、杏黄、秋香色,更甭说官员民人喽。因此,直到清末民国,这种明黄色,竟是整个大清国也见不着一两眼的禁忌颜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尊统于一人嘛。”这种千百年来沁入血液的禁忌,并没有随着王朝覆灭而消失。这不,民国十几年了,满大街铺子里和百姓家里,这种颜色还是非常稀罕呢。

  王文敏一眼就瞧出,这脉枕,用的就是江南织造上贡御用的料子。这份尊贵体面,不必多说,也是周太医出诊价格昂贵、非常受病家尊重爱戴的招牌之一。

  明摆着,花钱找太医看得起病的,无非是些富商大贾、遗老遗少、新朝勋贵,这些人有个头疼脑热,不是锦衣玉食就是抽大烟玩女人多了,人家周太医去了,别的不用问,一摆上这异常金贵的明黄脉枕,在那个明黄凤毛麟角的年代,病人们心里自然是又敬又喜,想象着皇太后、皇帝至尊御手曾在上面放过,今儿自己也能沾点“皇气儿”,过把太后皇帝的瘾头,自豪自乐,那富贵病,自然在这种飘飘然兴奋带点得意中好了一大半!何况周太医老迈的手,还真沾过两宫的“龙体凤体”呢!

  由这儿,周老爷子这块“太医”牌子,才是他妙手回春的法门之一。当然,人家也并非浪得虚名。

  且看他伸出三个长了又长又润指甲的手,按在大牛脉上,如老僧入定一样闭了眼,半晌,才换了另一只手。

  “掌柜的!吃食买回来了!您。。。。”小贵子呼呼一跑进屋,就让王文敏、孙德胜、顾坐办三人六只眼给瞪住了,连忙吐了吐舌头,瞧瞧退出去喽。


  外头响起了小贵子分配肉饼肉包子和大家伙大口吞咽吧嗒嘴、吸溜热水声。周太医缓缓睁开眼。

  “怎么样?”仨人起身问。

  周太医不慌不忙甩着老腔调:“剧毒入体,生死攸关!”

  “噗!”顾坐办忍不住苦笑道:“我说老先生,这还用您说呐?合着您老忙活了半宿,连个准话都没有?”

  孙德胜也皱眉不满,斟酌问:“是什么毒?可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