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老爷子!我说,是豆汁啊!”王文敏又惊又喜:“我想起来啦,方才大牛哥们,说出事那天上午,他们一起在小摊上喝了几大碗豆汁!您老说,大牛中的是毒性猛烈的热毒,我琢磨着,大牛没死,毒性减了,是不是他喝的豆汁救了他一命呢?!”

  “哦!”老太医甚是激动,哆嗦着起身转悠了一圈,拍手道:“着啊!是豆汁,哎,阴差阳错呐!也怪我老啦,怎么把这茬忘了呢!”


  见孙、顾二人不明所以,周太医闭目笑道:“王掌柜一句惊醒梦中人!”


  这豆汁,是老北京最有名的小吃之一,有的说起源于宋元时代,有的说起源于明代隆庆万历年间。此物跟直隶、山东、山西、河南等地的豆浆,都是黄豆做的,然味道吃法绝然不同。

  其余地界的豆浆,是把豆子打碎,挤出浆汁,入锅熬熟了趁热喝,味道香甜润滑爽口非常宜人。

  但老北京的豆汁,可不是这味,因为它是酸的!

  老北京豆汁的,不是直接用豆子做,而是老年间做粉条卖的粉房,先把豆子做成粉条卖了,剩下的残渣,发酵后卖给或趸给小贩,由小贩推车挑担,拉到地摊或庙会上,当场熬熟了,几个大子一碗,卖给食客。四九城无论是老少爷们还是大娘大妈姑娘媳妇儿,最得意这口儿,家喻户晓饮如琼浆。尤其是大宅门、贵胄人家的爷们,几日不来几碗豆汁,连日子都过得不他妈滋润舒坦!


  您就瞧吧,每到豆汁摊子摆上,竖起“xx记豆汁”的字样,四周围立马儿会围上一堆人,热热闹闹唯恐落后:“掌柜的!来碗!”

  “嘚来您呐!焦圈还是烧饼?”

  “俩焦圈!”

  “来喽!豆汁一碗,焦圈两个!咸菜随您呐!”

  摊主端着粗瓷大碗里热气腾腾酸不溜丢的一碗豆汁立即上桌!焦圈、芝麻烧饼,是老北京最爱的专门搭配豆汁的面食,吃一口想两口,配上不要钱随便吃的咸菜丝,搁点儿辣椒油一拌,吭哧一口炸得焦黄酥脆的焦圈,味美价廉满口鲜香!那得意劲儿,甭提喽!无论是寒风刺骨灰尘漫天的冬日,还是赤日炎炎燥热难耐的夏天,豆汁,是老北京人无冬历夏的最爱小吃,离了它,简直就不能活,有人不是那么说嘛:这豆汁,是天子帝都的独一份儿!少了它,北京城都少了些许味道,还能叫北京城?!

  可见其魅力之大!

  不过呢,面对色泽深绿、酸涩浓郁热乎乎的豆汁,并不是什么人都喜爱。外地人初次入京,久闻京城里什么烂肉面、艾窝窝、驴打滚、豆汁的大名头,都费力巴拉四处踅摸小吃摊、豆汁摊子,其他小吃自不在话下,驰名远扬嘛,等端起这碗豆汁一口下去,九成九的外地食客都得被此泔水气味的饮品呛一口!酸涩难以下咽!

  有些还问:“掌柜的,您这豆汁是不是坏啦,您尝尝,啊呀妈呀,怎么都馊啦!”

  这话,必然得引起豆汁摊上一群有滋有味品豆汁的京城老少爷们的哄笑。

  老年间不是有那么各地段子嘛,说看测验这人是老北京还是外地人,端碗豆汁给他,只要是喝一口脸上作怪,龇牙咧嘴的,甭问,肯定是外地人;要是喝一口满脸红光得意洋洋眉开眼笑大喊一声:“再来俩焦圈!”,嘚!这就是老北京。


  众口难调嘛。

  然而,在医学上来说,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豆汁,可还有极大的药用价值!其品性微寒,有祛暑清热、养胃解毒清火的效用。民间偏方记载,凡是中了暑热、砒毒、蝎毒的,生豆汁几碗下肚,保管解毒安泰。这也是中华小吃独特的功效和魅力之所在。


  今儿王文敏一说“豆汁!”,周太医恍然大悟,原来是此物阴差阳错替大牛挡了死劫,不知名的剧毒被大牛腹内的几大碗豆汁药性冲突,龙虎缠斗,毒物虽猛,架不住豆汁寒凉,不仅减低了毒性,还把些许剧毒“表”出了体外!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周太医长长寿眉剧烈抖了一阵,高兴之余,沉吟道:“刚才是我失礼喽!顾大人不必在意。我看,此人还有几分救!”

  “不敢!您老说,坐着说!”顾大人找回面子,缓过颜色,拿出烟盒给几位递烟。

  “大凡救治中了剧毒之人,嗯。。。。。。按阴阳辩证之法,无非两种法子!”

  孙德胜忙问:“哪两种??”

  “一乃以毒攻毒,二嘛,就要以大寒之物化解大热之毒!”

  “老爷子,这怎么说?”

  周太医捋须点头:“说死马当活马医,话不好听,可就是如此。此人所中剧毒,现无法得知。救人之法,也就得试试喽。一,既然是剧毒,也可用另一种剧毒喂其服下,只是剂量不好掌握,用的是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这法子危险非常,没有多大把握啊。二,此人中了大热剧毒,或者可以用大寒之药化解,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仨人一听咂摸咂摸,都觉得可以试一试。

  周老爷子边思索边说:“您诸位在这儿,可得当个见证!丑话说在头里,第一个以毒攻毒的法子,老朽不敢乱用,咱们试试第二个,只是不知道效用到底如何,治好了,是他的运气,治不好万一失手。。。。。。本家追究起来,诸位可得替我说话!”

  “那是自然!”孙德胜瞅瞅顾、王二人,点头答应:“我们保您!您就快想办法吧。”顾坐办、王文敏自然义不容辞。


  “我想古书上有个法子,可数百年来,没人试过,不是不敢试,是没有这物件呐!此物非金非玉非石非药,万中难见,稀世之宝。咱们就是能救,上哪儿找这物件呢?!”周太医深锁眉头,闭了眼十分为难。

  “什么药?!”仨人异口同声催问。

  “通天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