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不敢!”孙德胜大喊:“我知道这是诸位对我的厚爱!咱们今儿破的一桩奇事,不是什么案子!你们看!这是秋霞,就是前几日说她下毒谋害亲夫的姑娘!此事今天我要揭开谜团,但是,这不是我的功劳,全亏了琉璃厂瑞古阁王掌柜的宝物!我先把话说明,一会儿大家看见什么,都不要惊慌!不要插话!不要叫喊!就是给我面子啦,谁要是中间插话大喊大叫,咱现在不兴甩鞭子抽人,可我得请他进来跟我过过招!都听明白啦?!”

  孙老爷子最后一声提了中气,那声音传的极远,里外人们自然清清楚楚,一听说是奇事,好些人更来了兴致,可都知道孙德胜打年轻那会儿,就言出必行,武艺高超,谁敢跟他扎刺?因此都喊:“听明白啦!您老断您的案子!我们瞧着!”

  “好!现在肃静!”孙德胜又是一番作揖,很潇洒得跳下来,远离院外顿时鸦雀无声。


  孙德胜走到秋霞面前,温声问:“秋霞姑娘,你丈夫被救活了。现在,你当着大家的面儿,把那日实情讲述一遍,别怕,有我在。”

  “啊!?”秋霞两眼发直,黯淡的瞳仁忽得有了光亮,全是抖动如筛糠:“您、您老不是骗我吧?!”

  “不,秋霞姑娘,孙老的话真真儿的,我在当场。你别怕,把事情详细说一遍。请孙老爷子主持公道。”

  如在梦中的秋霞傻愣愣看着大家,半天才哭泣道:“说!我都说!”便在掉根针都能听见声的小院里,把当日事情细细说了一遍,大家听了有的点头有的摇头,有的沉思有的诧异,颜面形形色色。


  “这就是那日的详情,请、请青天大老爷给做主啊!”秋霞凄厉的一声哭喊直惊得众人心里直发毛。
  孙德胜扶起跪倒在地的秋霞,安慰道:“别跪!现在是民国,不兴那一套。做官的就是老百姓的仆人!”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周围的大人们面面相觑。他接着说:“仆人嘛,自然不能让主人含冤受屈,受了冤屈还不敢说,不能说,说了没人管!那叫什么?叫草菅人命!!你们看,我今儿就把凶手抓出来!”


  话音刚落,孙老爷子大步走到案发现场,跟大家说了木凳子、碎碗的来历,又指了指房檐上头:“这凶手不在别处,就在此处!来人,搬个长条凳子、端碗开水来,大家上眼!”


  立即有人端来一大碗开水,搁在摆好的凳子上,孙德胜问秋霞位置如何,她仔细回忆了那天的情形,点点头,也诧异盯着凳子上的白开水热气呼呼直冒熏到东厢房屋檐。

  大家伙儿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算什么?案情还原?可“凶手”怎么会再来下毒呢?所有人都张大了嘴,目不转睛瞧着,孙德胜不慌不忙点了烟卷,轻轻抽了口。


  王文敏也挠头,这是干啥?看白开水冒热气?不对!这是在熏什么吧?孙德胜微笑示意他蹲下,偏头看水。蹲下身子的王文敏顿时矮了半截,院里大人有些年轻点儿的,也蹲下看,有几个胆大的记者,不明所以,都趴在地下瞄着。一时间,院外的人捂嘴偷笑:院里的大人们咋都成了矮子?

  啥也没有啊?碗里平平整整波澜不惊的白开水热气腾腾散了不少,王文敏脖子累,刚要眨眼,就在此刻,突然房檐上不知哪里的一串水滴落入碗中,“哒哒哒”迅速融合入水!片刻,又是一串细小的水滴入水!在青花大碗里滴出些许涟漪,迅速消失!

  “看着了!看着啦!!房檐,房檐上头有东西!”一个趴在地下的年轻记者失惊张怪的喊了起来,大家都看着了,闻言不禁大惊,孙德胜立即沉了脸,一挥手,俩警察把记者提溜出去。

  又过了半晌,还是两串水滴落在碗中,孙德胜一摆手:“把凳子搬过来!去外头,找两条野狗!”

  顾坐办赶紧吩咐人去办,院里的大人纷纷起身,围着这碗白开水转悠了几圈,面露疑惑。不大会儿,小警察们在胡同里随便找了两只脏兮兮的野狗,孙德胜道:“拿俩小碗来,把碗里的水小心倒进去。”


  开水喂狗?那两只长满虱子又饿又渴的野狗被套了脖子,看见眼前热水不禁大喜,不用人喂,几口就喝光喽。

  “汪汪汪!”两只狗好像没喝饱呢。

  院里的大人都纳罕:这是什么把戏?耍狗玩?总统府侍从武官是个中将,撇撇嘴,大不以为然,晃着膀子起身刚要说几句闲话,忽然几声凄厉的叫声入耳,大家定睛再瞧,老天!刚喝了水的两条野狗不知犯了什么病症,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哀叫不已,片刻间口鼻窜血、两眼死瞪、四蹄缩紧、狗脸狰狞,已是死于非命!


  “啊!这、这水里有毒!!”院里的大人们悚然震惊,恐惧失色!睁大了眼珠子看看死狗、看看碗里的清水,再看看气定神闲的孙德胜,咋舌不已。


  外头的瞧热闹的老百姓更是吓得毛骨悚然,汗毛直树!都小声议论: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凶手竟然敢当面下毒!可见其凶恶喽!难道是什么鬼怪妖魔作祟?!一些胆小的不敢再看,缩头缩脑就要溜走。


  “诸位!大家看到了吧?这碗开水本身无毒,放在房檐下片刻,上头就有水滴落入碗中,此水才有了剧毒!当日大牛回家送点心,秋霞为丈夫端水,误放屋檐之下,水滴入碗而不知,大牛喝下才中毒身亡,这根本不是秋霞蓄意谋害亲夫!幸亏王掌柜有宝物通天犀角,救活了大牛,现在案情大白!秋霞姑娘是无辜的!”

  孙德胜一番高论洋洋洒洒,有理有据,迅速赢得了大家的赞同。喜极而泣的秋霞不禁放声大哭,只是这泪,是欢喜的泪水!

  王文敏也又惊又喜,对孙老爷子敬佩地无以复加,看看那些大人老爷们皆点头捋须微笑着,知道秋霞冤情已明,一家人又活过来喽!

  小报记者们也飞快记录现场,一时间院里院外颇为热闹。





  两更完毕,今天因为工作忙,写的太晚了,白天继续,揭开谜题!后文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