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八


  众人眼见这只巨大怪异的壁虎,无不惊诧变色、慌乱不堪,有些咋舌不已不寒而栗!这么大只蝎拉虎子,别说撒的尿,就是光看这形体和艳如朱砂的皮肤,也必然剧毒无比!怪不得孙老爷子有些装神弄鬼的要找凶手,这炉香也太神奇啦,怎么一股烟就把这只怪物熏了下来。要说孙老爷子的勘验断案能耐,用不着什么香炉犀角,今儿一见此物,大家伙才恍然大悟,原来,凶手就是它!

  有些眼尖的过去细瞧,早先掉下来那些灰扑扑小虫子似得玩意儿,竟是一窝窝蜷缩僵死的小壁虎,密密麻麻一团一窝,看的人头皮发麻,直起鸡皮疙瘩!
  孙德胜过去用小树棍拨了拨,硕长的壁虎除了尾巴还在微微颤动,早已僵死。老爷子仰着头喊:“来啊!把窗台那个小包提溜过来!”

  有人赶紧把昨晚王文敏的手巾提溜过来,老爷子一抖手,那手绢里的东西掉落尘埃,大家涌上来一看,果然,是只小壁虎!


  这下子大家伙欢声雷动,都鼓掌叫好:“孙老爷明察秋毫!威风不减当年!”


  “孙老爷为民除害!您是好样的!”

  “孙爷爷,佩服您老!您老必定长命百岁!”

  。。。。。。。

  那些叫好的、挑高的、欢喜的、起哄的、拍手的乱成一团,连院里各衙门的大人老爷们,也瞪大了眼伸出大拇哥叫起了好。一时间乱哄哄一片。秋霞见了这可怖怪物,啊得一声吓昏了,几位大嫂子灌水的灌水,拍背的拍背,半晌才回转回来。


  孙德胜看看太乱,一些记者也七嘴八舌问道:“孙老先生!请问您怎么知道凶手是壁虎呢?且从来没听说过这么大的壁虎,难道已经成精作怪了??”

  他晃了晃高大身躯,一摆手大喊:“诸位!!诸位肃静!可愿意再听我详细说明?!”


  “愿意!!”

  “您老给我们唠唠!到底是咋回事啊!”


  “好!我跟大家说一说,今后一定要注意此类情形!”孙德胜接过恭敬万分的王文敏递过来的烟卷,抽了一口,一手掐腰一手比划说:“这只蝎拉虎子,既不是妖怪,也没有成精!可它为什么有毒,还会害人呢?这就要说到它的本性喽。。。。。。。”


  壁虎,老北京叫蝎拉虎子,山东一带,土话叫蝎虎帘子,是五毒之一,说起来,其他的蜈蚣、毒蛇、蝎子、蟾蜍身上带的毒,厉害是厉害,可在中药里,都是名贵的药材,有些个剧毒之物,因为配药,还能卖个大价钱呢。就是这壁虎之毒,非常玄妙诡秘,说它剧毒吧,它不算啥剧毒,有些人不慎吃了小壁虎,不过拉拉肚子,不吃药也能好;说它没剧毒吧,可毕竟列入了五毒之一,还有一宗,这种毒物的毒性,非常罕见,几乎没有医家用此物入药,也算五毒中的“鸡肋”!

  北京、华北、山东等地,自古以来老人们便教育家里子孙:夏天吃饭,千万不能把热气腾腾食物放在房檐、窗台下,谨防热气熏到壁虎。前清宫廷规矩,连大内御膳房和寿膳房里的御膳,无冬历夏,由太监们捧着送到御前,也必须用或白银、或水晶的盖子盖的严严实实,绝不能见天日,为啥呢?据宫里老人传说,这是自大明朝就有的老规矩,防的就是宫中殿宇深邃、房檐高大敞轩不见天日,有些宫苑里绿树琼枝花草甚多,就怕这些隐藏在暗中的毒物被热汤热水一熏,做起怪来,万岁爷、皇太后、皇后等主人吃了,万一出事,不仅圣体难治,这些做菜送饭的,也得满门抄斩!

  做啥怪?原来,壁虎天性,爱吃蚊虫,体内有毒,这种毒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般不会咬人毒人,但是呢,此毒不在壁虎口中、身体、腹中,而在它的尿液里!这在五毒中,也算异类喽。大凡屋檐墙壁上的壁虎,不惹它没事儿,惹了它,顶多弃尾逃跑,也没事儿,只是此物最怕热气,一旦有热饭热汤热水的热气猛然一冲,壁虎按捺不住,定然会撒尿!这有毒的尿液融入人吃的汤水饭菜里,就坏事啦!此尿液之毒,无色无味无声无嗅,入腹之后,片刻就会毒发!小壁虎之毒,顶多叫人拉拉肚子,疼一阵,但有些壁虎年深日久,体型变大,毒性随之增加,一旦不查,一旦误食,便有性命之忧!


  不过呢,老年间北京城里,有西鹤年堂、同仁堂大药铺,专门有药物治疗误食五毒或被咬伤的药物,这些老字号仁义有德,夏天在铺面外头专门有个大笸箩,里头满满的是特效避毒散、祛毒膏,旁边有个盒子,也没人看着,专门奉送四九城的老少爷们,您有钱就给几个,没钱白送,绝没人管。这就是老年间老字号对老街旧邻、老照顾主儿们的一番诚挚心意。


  然而,大牛所中之毒,还不是普通的壁虎毒,而是壁虎中最猛烈也是最霸道的剧毒,守宫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