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俩人闲聊了会儿,饭毕上茶,对火点烟,文四爷眨了眨眼,笑问:“头年里那八千您还没花了,这会子又有什么好生意啦?”


  “不是说曹大总统罢了一批官儿,又上来一批新贵?我琢磨着。。。。。”张丰财伸过脖子,喜笑颜开。


  “嗨,我说老哥,您呐,该怎么说怎么说,在这儿,不用蝎蝎螫螫。您瞧这一屋子东西,您能卖出去,就算您的能耐!”文四爷仰头大笑。

  他可不是显摆,这间以花梨木透雕万字不到头的大隔扇分成三大间,一色稳重深沉的紫檀雕花家具里搁的、摆的、供的、放的和墙上挂的无不是钟鼎礼器、书画古籍、宋明古瓷、古玉珍玩,放眼望去琳琅满目,像是进了座宝库。


  张丰财讪讪笑道:“这不是嘛,有几位下来的官儿,要买些古董上供,我铺子里那些玩意您知道,都卖了,还摆什么?再者说,一两万的价,货也不好配呐。自然,那些人官小,您看不上。我琢磨着,来您这儿看看,有合适的咱们赚一笔。另外,还有一件大事,跟您商量!”


  “一两万就把您难住啦?他们还真舍得!这帮人,真不开眼。现而今这位大总统,大字不识几个,连澡堂子修脚的都封了官儿,哦,就是上次咱们见得那位总统府总务局局长。闹得一塌糊涂,买这些送上去,不定成不成,钱花了,万一不成,这可不能后找补!”



  “那是!我跟他说了,货出手,再回来可不是这价,有俩听了不敢再买,有几个不怕。”

  “那倒是!他们这些年也捞够本儿了。成,你等着。”文四爷还真不含糊,起身去了西里间,从大柜子里翻腾出几个匣子,搬过来打开。


  张丰财眼前一亮!一个锦盒里,是只小商鼎,里头有十几个铭文。一个是座二尺高的碧玉座屏,上头人物花鸟栩栩如生,还刻了两首乾隆爷的御制诗。另外俩匣子里,一个是只北宋钧窑的大碗,一个是套装十二枚雍正五彩玻璃的鼻烟壶。


  “这些个东西,前年有人出三万大洋,我没卖,后悔的我吆!你拿去,最低不能少过两万五,还是我的大头,卖多了的全归你。”

  “嘚来!谢四爷!您放心,卖了定然是您的大头!我永远捧着您,您瞧,鼓捣这些玩意儿,还得说是您老人家!哈哈哈哈。”张丰财眼珠子血红盯死几件珍玩,心花怒放,忍不住先就低三下四起来。


  文四爷听不得捧,一捧他就晕乎,至于是真晕还是假晕,外人自然不得而知。听到这儿,文四爷哈哈大笑:“敢情!我就是要叫那些贼羔子瞧瞧!大清国倒了,大清国的爷没倒!不仅没倒,爷还活得有滋有味,有里有面儿,有钱有势,气死他们!”

  “您这心气儿,四九城也没谁啦!佩服!佩服!!”

  “嘚!您就别给我灌米汤啦。莲花,莲花!把这几件东西,用咱们的大皮箱装好了,一会儿让王掌柜带着!”

  大丫头进屋来,抱着盒子去收拾。文四爷问:“方才你说还有件大事?什么事儿啊?这年月除了赚钱,还有啥大事?”

  张丰财从袖子里掏出张皱巴巴报纸递过去,文四爷装模作样扫了几眼,颠过来倒过去,皱眉问:“没啥啊?这上头不还是那些烂消息?这玩意,我从来不买!卖报纸的那帮孙子和小报记者,甭想赚四爷的一分钱!”


  “我的四爷!您瞅这儿!”

  张丰财一指,文四爷这才看清,是市井刊里,有一段文章:本报讯,南城烂面胡同奇案三日内案情大明!由京师治安总顾问孙德胜老先生以智慧敏锐之眼光,断明,此乃名秋霞女子院中房檐下罕见剧毒守宫所为。。。。。。


  据此,前清太医院周太医大力相助,以杏林仁义,急赴救人,最值得一提则是琉璃厂瑞古阁王文敏掌柜,贡献家藏宝物价值万金之通天犀救治中毒者,风闻王文敏掌柜平日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对古董古物研究颇深,做买卖亦货真价实从不欺骗,在琉璃厂名望甚高,其父与琉璃厂梁老掌柜一般,皆是琉璃厂古玩行的耆老人物。有此家风传承,一商贾之身,急危救难,古道热肠、见义忘利,实乃京城商贾之楷模,近日,风闻内政部将为其颁发奖状,以兹表彰其大德高义、重义轻利之高尚品德云云。

  本报将继续追此新闻。




  “价值万金?通天犀?!”文四爷眼珠滴溜溜转了无数圈,目光闪烁不定,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