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样不成。嗯。。。。。。听我的!”王文敏起身琢磨了一会儿,灵光一闪,想出个法子。招手叫过小贵子吩咐:“跟你师兄弟们说好,就说我的话:凡是来买小件物件和书画的,咱们这里卖,我看架子上、墙上卖出去的太多,都空了,你去后头库房里,挑些个摆上。记住,凡是来了,要买大件青铜、珐琅、景泰蓝和官窑的,请他们稍等,你记好了单子,去雅宝堂、尊古斋、保德堂、逸文堂、尚古阁去看看,凡是合适的,就跟他们掌柜的说,咱们铺子里东西不太好,请他们出货,咱们收个规例银子。也算咱们帮大家一把。有利大家分享!”

  “啊?!掌柜的,这、这合适嘛!他们凭什么?”小贵子仰头有些不服气。


  “听我的没错!去吧,你这嘴闭严实了!咱俩说的话,一定不能往外传。别人也要面子呐!”


  小贵子想不明白,怏怏而去。

  这本是王文敏一片忠厚仁德美意——反正来买东西的人多,都冲着他的“名气”,与其让别家看着眼红眼热,背后掏坏,不如顺水推舟,让大家都沾点利润,利益均沾,别人心里多少也能平和些。

  王文敏坐了紫檀椅,看着小贵子和一众伙计跑前跑后,恭敬待客,不一会儿,小贵子记了个单子,匆匆而去。


  小贵子拿着单子在街面几家铺子跑了一大圈,后头跟着一串捧着盒子、匣子和画匣的小伙计,喜滋滋进了门,给围在柜上的客人们纷纷开盒欣赏,不少看中的客人当时便付了钱。一下午忙忙叨叨不停脚,也卖了十几件大件和些小玩意儿,别家拿来的货,王文敏严格按照规例一分钱没多要,都让跟来的伙计送回去了。

  果然不出所料,等日头偏西,不少上午还指指点点背后腹诽的邻家掌柜的都来拱手称谢,见赚了银子,这帮人立即偃旗息鼓,跟王文敏热络聊天,相约今后生意往来请多关照,又赞王文敏青年得志、仁厚懂事儿,真是皆大欢喜。


  只有一家掌柜的没来,不用问,就是张丰财!

  到了晚傍晌,天色渐暗,街上行人稀少,店里终于清静了,一众伙计们赶紧预备晚饭,小贵子见王文敏没有回家的意思,问明了他,去叫了个盒子菜,给他单独斟了酒,王文敏知道大家劳累,递给小贵子两块钱:“去街口大酒缸外头红柜子买一块钱的熏鱼、酱肉,多要肉汤,再买一块钱大饼、腌鸡蛋,这几天大家辛苦,今儿咱们吃犒劳!”


  “好啊!”

  “谢掌柜的!”

  一众小伙计兴高采烈,趁着小贵子飞跑出去,赶紧收拾完屋里。不大会儿,小贵子领着送菜的摆了一桌,跟大家大口吃喝起来。


  “掌柜的,咱们生意要是见天这么好该多好!哈哈哈,天天有肉吃!”一个伙计笑哈哈说。

  “那敢情!这就不错啦,你没见外头打仗打成一窝蜂?吃不上饭的老百姓乌央乌央的卖儿卖女?有窝头和两面馍馍吃,就不错!”

  “咱北京城是风水宝地,天子帝都,哪儿打也不能打到这儿!”


  一群人高兴地有些忘乎所以,王文敏摆摆手,大家才平静。正在此刻,门帘一挑,进来个人。大家都疑惑不已,王文敏也停下筷子,打眼看他,心说:这都什么钟点儿啦,哪有这时候来买古董的?


  这人大概20郎当岁,长得唇红齿白非常俊秀,粉嫩嫩一张长脸细眉、直鼻小嘴,穿了身宁绸大褂,上身是枣泥红马褂,礼帽皮鞋、怀表戒指全套,仿佛戏台上唱戏的一样迈着方步大摇大摆进来,正眼不瞧伙计们,走了几步,上下左右打量了瑞古阁店内四周,站定,冲王文敏一抱拳微微笑道:“王掌柜别来无恙,发财发财!您吉祥!”


  小贵子先站起来凑过来瞧了他两眼,觉得这人眼熟,对,是眼熟!在哪儿见过呢?那边王文敏早抱拳拱手:“这位爷,您吉祥!您是。。。。。。咱们认识?听您这话,咱们在哪见过?恕我眼拙。您是?”


  那位年轻的爷们笑嘻嘻也不说话,大喇喇走过来,一掀大褂的后边儿,顺腿坐了王文敏对面椅子,轻轻一弹,前面大褂盖了腿,动作漂亮极了!也不客气,拿起桌上的哈德门香烟,自己划火点着,轻佻吐了个眼圈,翘着二郎腿,脸上挂着笑:“我的王掌柜,真是山不转水转呐!您是贵人多忘事,头年里,崇文门外鬼市儿咱们一番相遇,您收了我一大包玩意儿,今日发了大财,您都忘了吗?呵呵呵呵。。。。。”


  “哦!”王文敏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小贵子,又瞥了瞥拿拿捏捏轻佻俊秀的眼前之人,心里顿时一沉!激灵灵打了个卷,心中暗道: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