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哎吆我的妹子!都这时候啦,您就别顾及那么些个,只要能把你大哥救回来,倾家荡产我也愿意!”孙氏一片深情握住秋霞的双手。


  “我就怕您这么想!”秋霞眼睛发亮,指点道:“您想啊,那起子贼王八必然是想把通天犀弄到手。”


  孙氏急切接口道:“给他们就是啦!只要能救你大哥!我舍得!”

  秋霞皱眉按了按她的手:“大姐,我就怕您这么想,您稍安勿躁!听我说。就算给,也得分给谁、怎么给、是放了人再给,还是给了再放人!您琢磨,他们都躲在暗处,土匪绑票似得,咱们连谁使得坏都不知道,连孙老爷子也打听不出来呢。咱这么拿了东西冒冒失失去,不但救不会我大哥,那起子贼王八得了宝贝,必然要杀人灭口!”

  “啊?!!”孙氏吓呆了。

  “不仅要杀人灭口,还得诬良为娼!”王公公恍然大悟,跟了一句,努着嗓子说:“秋霞这话有理,大侄女,你琢磨,老时年间,土匪绑了票,都得来封信,说谁绑的,要什么东西赎回来,你这么胡打乱撞的,又没个中人作保,万一人家拿了东西,还不乐得立即撕票?!为啥这么说呢?你瞧瞧民国这几年,这些拿枪的大头兵,还不如土匪将规矩呢!”


  听了这话,急的孙氏又是一番痛泪,拉了秋霞问主意。秋霞咬牙说:“这里不能待了!大姐,我想他们既然知道大哥的铺子,又没找到通天犀,必然会来家里翻腾,您这里老的老、小的小,我干爹还病着,俩小孩也禁不住吓,不如这么办:您要不嫌弃,把孩子、我干爹和小贵子兄弟,送到我家去,让我大叔、大牛照顾着,避一避,咱姐俩在这儿,等孙老爷子的消息,您把通天犀也藏到我家去,省的那些大兵摸到这儿,抢也抢走喽。等到有信儿,咱们再想办法把王大哥救回来,不知您信得过妹子不?”


  “这、这没什么信得过信不过!可合不合适呢?”孙氏低头无奈说。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这条命就是大哥救得,只要您信得过我们,水里火里,大牛这一百多斤陪着我大哥!”大牛拍了拍胸脯子。

  孙氏媳妇实在没了主意,只有如此,趁着黑,问了问王清太老爷子,老爷子一日间仿佛老了十岁,加之病痛伤感,十分虚弱,点点头:“我不走,我要留在这儿,看文敏回来!你和孩子们,带上咱们家的细软,先去秋霞那里避避也好,没事儿回来,就是有事儿。。。。。。咱们王家也不能亏了你们母子啊!”
  众人听了无不感伤流泪,事不宜迟,王清太病体实在不宜搬动,孙氏便叫醒了毫不知情的一双儿女,把家里值钱的金银细软、古董玉器收拾了几大包袱,王清太又在抽屉里抱出“五毒捧寿”的宝盒递给秋霞,几人收拾停当,大牛拉车,先把王公公、细软之物拉回家里布置,再来接小贵子和王家的孩子。这一宿闹得,两家人惊弓之鸟似得半宿没睡,仗着大牛身体好,一趟趟从王家跑到烂面胡同,再跑回来。


  夜半三更,大牛回来说:“小孩子们哭闹着找妈,大姐,不成您先跟我回去一趟,哄哄他们,等天亮我再送您回来。这里,让秋霞守着王大叔。”

  孙氏无法,只好如此,望着黑夜里匆匆而去的大牛,秋霞嘱咐:“道儿上慢点!明早记得去学校里请假,先休几天学。”

  隔着很远,大牛答应一声,那声音低沉而愤懑,穿透了院墙,直刺在人心上。秋霞长叹一声,给王清太喂了温水,看看时候不早,收拾了饭桌,蹲在院里煽火熬药,一阵药香铺面而来,抬头望望,一弯孤月清冷忧郁悬在中天,几颗残星苦云环绕其中。

  满心凄楚强打精神的秋霞想起自己和王家两家人种种幸运又种种不幸,不禁悲从中来泪珠儿似线般扑簌簌落下,微风拂过,不知哪个黑暗角落传过几句打更人的叹息,句句分明:


  这世道,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唉。。。。。。”不知道哪里传出声长长的叹息,悠远而真切,吓得秋霞毛骨悚然,赶忙点燃了几枝残蜡,守着这团小小的光芒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