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第二天上午,大牛还是来照看,说小贵子好多了,先回家跟他妈交代几句,咱回这边来,其余还是没什么消息,钟打了十下,正当众人焦急不安,外头“呯呯呯!”有人砸门。

  还有个笑吟吟的声音响起:“大妹妹?大妹妹在家吗?”


  众人一愣,秋霞疑惑瞅瞅不知所措的孙氏,孙氏摇摇头,几人出了屋,秋霞鼓着气问:“谁啊?”


  “哦,我是雅宝斋的张丰财呐,特来拜会王老掌柜!”

  “张丰财?!”孙氏摇摇头,显然不认识,可秋霞一听此名,脑袋上立马响了个炸雷!回忆起当日自己家里闹得那出骗局,顿时大悟!


  秋霞急速跟孙氏耳语几句,示意大牛去开门。


  开了门,一脸肃然的张丰财胖嘟嘟肥脸上,压抑不住春风得意,见了院里人赶紧换了副假模假式神态,眼泪汪汪:“来晚了,弟妹!我来晚啦!!我。。。。。。”一抬眼,正瞧见气哼哼的大牛抱着膀子,一旁的秋霞横眉冷对瞪着他,顿时一怔:“您、您二位怎么在这儿啊?!我不是走错地儿了吧?”

  “您来的正是时候!一点儿不晚!”秋霞没接他的话茬,冷笑道:“怎么,那阵香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赶紧请进!”

  孙氏冲他福了福,淡淡伸手一请,也不说话。心怀鬼胎的张丰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被大牛一把拉了进来,推着进屋。

  “哎,我说,别、别推我啊。我还带着点心呢!”

  张丰财放下礼品,瞅了瞅奄奄一息的王清太,嗫喏着不好开口。到了正屋坐下,张丰财猫哭耗子似得抽泣几声,看看大家连劝也不劝,只好咳嗽几声掩盖了窘态,“呃。。。。。。弟妹,我这文敏兄弟糟了大难,说实话,都在街面上老街旧邻,我看着也难受心疼呢!您瞧,我这好几天没睡着,就想怎么救我兄弟啦~!”


  “劳您费心。”孙氏眼皮没抬,冷淡回了一句。

  “您想到什么好法子了?不妨说说!”秋霞忍了忍怒火,给他端了杯茶。示意大牛去外头守着。


  膀大腰圆的大牛一出去,张丰财悬着的心才放下,长出了一口气,想问问拿假银票糊弄王公公的事儿,弥补一下子,可看看俩女人一个沉默、一个冷淡,便住了口,换了微笑:“弟妹、秋霞妹子,我、我今儿来,真是不好开口,可为了我文敏兄弟,确实老着脸来啦。嗯,是这么回事,我打听到,这事儿是误会!”


  “误会?”俩女人一起看他。


  “这事儿确实是误会!怎么说呢?当日文敏兄弟也是不谨慎,惹了当兵的,现而今谁不知道,有枪就是草头王?!哎,我求爷爷告奶奶找了不少门路,人家上头传下话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呢。可禁不住我哀求,人家说,要一件东西,就算赔礼,哦!可不是白要,人家上头给银子,一万大洋呢!就算赔补店里的损失,弟妹,事儿追到这儿啦,你可得拿定主意,到底是人重要还是东西重要?如果你信得过我,咱们好说好商量,价码,还能多。。。。。”


  “他们要什么?”秋霞眼中冒火,心知肚明。


  “通天犀!就是报纸上登的,那支救活了我大牛兄弟的通天犀!”话音未落,外头大牛冲进来砰揪住张丰财的脖领子,左右开弓就是一顿大嘴巴!骂道:“操你大爷的,谁是你兄弟!你这个老王八蛋,骗了我大叔不说,还想来趁人之危?!我他妈揍死你!”


  噼里啪啦这顿打,揍得张丰财哇哇大叫,惊动了里屋的王清太,秋霞和孙氏赶忙来拉,好容易才把他劝出去,再看张丰财已然被打的鼻子口窜血,一张脸肿成了猪头,捂着脸哭到:“哎吆我的妈!老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呐!我这好心好意来啦,您们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好人难当哇,真冤死我啦。。。。。”

  “您别念叨了。”秋霞冷笑:“您这套哄孩子的把戏,甭上这儿来演啦!实话说,东西,有!可惜已经许给别人了!”

  “啊?!”张丰财顿时止住了哭,咧着大嘴瞪圆了眼:“许、许给别人啦?!”转念一想,哼了声阴笑道:“秋霞姑娘,这不能吧。谁能拿出那么些银子买这个?你说,许给谁啦?!”


  “这你管不着!我告诉你,甭猫哭耗子假慈悲。张大掌柜,老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立马全报!您也是世路上的人,做事可得对着良心!”


  “我、我。。。。。”张丰财被秋霞说中心事,捂着脸气恼难耐,心里五味杂陈,可看见一旁虎视眈眈的大牛,霎时没了脾气,又劝了好久,俩女人就是不答应。这才恨恨起身:“弟妹,听我好言相劝吧,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啦,文敏可禁不住大牢里那套刑罚!再者,大兵们可都不讲理,小心他们闯上门来抢!哼,想好了告诉我,告辞!”


  说完一阵风似得出门而去,大牛提溜着点心匣子猛地砸在他车上,大骂:“滚蛋吧你!”

  张丰财一走,三人合计了半天,想到昨儿梁老掌柜说的那番话,果然是这个王八蛋对王文敏下了黑手,看他那样儿,还有恃无恐。不禁又气又恼,可老百姓到底没法子,咋办呢?孙氏说:“哎,咱们小老百姓哪能惹得过人家大兵?我看,不成就拿东西换人?”


  “大姐,事到如今。惹不起也得惹!”秋霞肃然道:“您想,这坏东西今儿跑来,就是试探咱们。且不说王大哥生死未卜,真要是现在把东西给他,他们起了坏心,把大哥杀了,咱们更无可奈何!”


  “对!按妹妹说,只要东西在,他们就不敢下手害人!嗯,我听你的,不过,看这样,东西到底留不住。你王大哥,晚出来一天就得多遭罪呐!我。。。。”说着又掉泪。


  秋霞点点头安慰道:“是这么个理儿,所以,就算交东西,也得交给保险的人。这种王八蛋,咱信不着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