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正说着,外头又是咣咣砸门,大牛刚开了,就被推到一旁,一群大兵推着个巡警进来,大声嚷嚷:“有喘气的出来一个!这是王文敏的家不是?!”


  坏喽!孙氏顿时慌了,秋霞也大惊。赶紧出来应声,大牛被几个兵拿枪逼到墙角动弹不得,领头的大兵哼了声,笑道:“怎么着?光剩女人啦?”

  秋霞强自镇定,问:“您诸位是干什么的?光天化日,闯入民居,意欲何为?!”说着便看一旁哆哆嗦嗦的巡警。巡警都是熟脸,扎煞手:“诸位!两位大姐!这些军爷,是来查户口的。您二位赶紧上茶啊。军爷、军爷!这里都是安善良民,我管保没什么坏人。”


  “哈哈哈哈!滚你妈的,你说没坏人就没有?!坏人脸上都贴着标签呢?!我们要搜查!”

  “对!我们要搜查!”当兵的给了巡警一脚,踢到一边,呼啦啦就往上冲!

  秋霞拉着孙氏使了眼色,俩人顿时坐在地下大哭大嚎起来,呜呜咽咽扯开了嗓子:“快来看啊!青天白日的,大兵抢劫啦!欺负孤儿寡母,还叫人嘛!”


  这一哭,把周围的老街旧邻们都惊动喽,大人孩子一窝蜂围了一大圈,堵在门口,虽然不敢进来,可人越涌越多,指指点点七嘴八舌的斥责,闹得大兵们也有些慌张,骂骂咧咧要赶人,壮了声势,俩女人也壮了胆,哭嚎声越发大了,拦着大兵不让进,一群大兵跟俩女人推推搡搡,闹得不亦乐乎。


  正没开交处,外头响起一阵怒吼:“住手!都他妈住手!”


  大兵们一愣,转头看,外头人群闪开,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的老者,一声银灰大褂,提溜着文明棍,方脸膛二目如电盯住众人,后头跟着个穿警察官衣的像是个大官,还跟着六个荷枪实弹的高大警卫,都掏出盒子枪怒目而视。

  “吆嘿,还真有不怕死的!弟兄们,给我。。。。。”领头的大兵火冒三丈,刚要下令开打,就见老者身影晃动,一把抓过他的脖领子,脚下一使劲儿踹了他踝子骨,又是一拳狠狠揍在他脸上!动作如猛虎下山,干净利索,外头老少爷们大叫:“好!好功夫!!”


  “哎吆妈呀!你敢打人!我。。。。。。”被揍得晕头转向的大兵还想炸毛,脑袋上被那个穿官衣的掏出手枪顶上,骂道:“呸!你个不开眼的狗东西,吃屎长大的?!你们,谁敢动手,我先崩了他!再找你们长官说话!”


  大兵们吓坏啦,看这几位穿着打扮气度神情,知道碰上硬茬子,领头的又被人家拿住,便赶忙缩手,端着枪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秋霞一看,来者非是别人,正是孙德胜孙老爷子和市政公所的顾坐办!顿时心里一宽,忍不住拉了呆立的孙氏冲过来跪下:“孙老爷子,您、您救命!他们要明抢!”

  “快起来!来人,搬把椅子来!”


  有机灵的警卫赶忙从屋里搬过椅子,孙德胜沉着脸稳稳坐了,吩咐:“先把他们枪下了!”

  大兵们看来者不善,把枪交了,领头的那个还有点不忿,让顾坐办抽了两巴掌,才低头不语。


  孙德胜冷笑道:“哼!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哪儿?!这是北京城!有王法的地界,不是杂八地儿!你们不就是吕军长的手下嘛?!我刚见了吴大帅回来,怎么?还不服气?带上你们去军政部走一趟啊,看看擅闯民宅,意欲抢劫是什么罪过!”

  一听这话,这帮大兵立马矮了三节!这老爷神了,不仅知道他们的来历,听他口气跟直系最高统帅,吴大帅还认识?!妈呀,这可坏醋喽!

  这帮兵,都是大头兵,也是穷人出身,当了兵才有饭吃,软的其硬的怕,战场上一听炮声,准定拉稀!哪见过这阵势?他们虽是吕军长的手下,可吴大帅的威名都有耳闻,今儿来的这位又不知道是谁,万一去了军政部,人家嘴大,他们小兵算个屁?!这要是上头怒了一声令下,不得枪毙?!

  因此都吓得魂不附体,哀切央告:“老爷子!老爷子!我们都是奉命行事!迷眼吃了屎,不知道惊了您的驾!我们错了,您、您高抬贵手吧!”

  十几个兵央告了半天,孙德胜压了压火气,见王家没什么损失,自己还有信儿相告,不想跟他们废话,想了想,吩咐顾坐办:“你去军政部一趟,拿我的帖子,找郑次长,请他派俩军官来,带着这帮东西回军营交给他们长官!再给吴大帅打个电话,把这事儿说一声,吕军长要是不满意,叫他来找我!”

  “是!”顾坐办提溜着吓得瘫在一边的那个领路的巡警,出去了。半晌,来了辆军车,下来几个直系军官,跟孙老爷子告罪,领了这群惹事的大兵,收了枪,匆匆而去。


  孙老爷子这才温言跟秋霞、孙氏打招呼:“你们受惊喽!快,咱们屋里说话吧。外头的人,都散了吧!”

  进屋探问了王清太病情,孙老爷子等着顾坐办回来,才接过茶抿了几口,开了口:“你是文敏家里的吧?别行礼,坐下,坐下听我说。这事儿,我打听清楚了。”


  孙德胜把打探来的消息,给俩女人说了,顾坐办在一旁补充,足足谈了一个钟头。秋霞、孙氏这才知道,原来真是张丰财和文四爷使得坏,以通天犀能救吕军长他妈为名,先唆使败了家的年轻旗人去瑞古阁强买通天犀,被王文敏拒绝,回去一说,文四爷、张丰财在吕军长面前添油加醋,惹得他勃然大怒,无法无天的吕军长又听从了文四爷的诡计,给王文敏下了毒手!



  “想不到这俩兔崽子太毒啦!唉,也怨我,当日救了大牛,不该让记者们瞎嚷嚷,这可倒好,坑了王掌柜喽!”孙德胜感慨。


  “没您的事儿!孙老爷子,您也是好心,没有您,这回我们姐俩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可、可文敏到底关在哪儿啊?给了他们东西,就能放人?”孙氏热泪盈眶,终于知道丈夫还活着。

  “要我说,就不该给!凭什么他孝敬他妈,就得使这种下三滥手段坑害别人呢!可这会儿不一样呐。”孙老爷子有些踌蹉:“按说我卖个老脸,直系这些个带兵的,多少得给点儿面子,咱们顶多花点钱,保,也能把文敏保出来!就是这个吕彪,无法无天!既不是曹大总统的嫡系,也不是吴大帅的手下,当年直奉大战,两位大帅,还欠着他的人情!不管吧,怕他闹事;管呢?他还不一定听不听。再说,他的两万多人民,就在廊坊驻扎,万一处理不当,后患无穷呐!”


  “老爷子,您说,我们姐俩也没了主意,这家里您也瞧见了,老的老病的病小的小,梁老掌柜、王会长,都有心无力。您说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