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电报发了,上海那边毫无回信,原来孙老爷子早有防范,给周太医去了急电,让他不要回京。老迈年高的周太医听说了王家这档子事儿,也是痛心疾首,只好听话,不敢再回来,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哦!

  周太医不回来,吕彪可就怒了。原来他妈新得了年轻旗人,欢喜不已,免不了放下那些大夫们不让再跟男人睡觉的嘱咐,连着几夜宣淫无度,又赶上春寒,勾起来旧病,新疾旧病一起发作,老太太身体支撑不住,已然躺倒了!

  这可把张丰财、文四爷愁坏了,明摆着,好容易借着这事儿跟吕彪搭上关系,万一他妈死了,吕彪是个厮杀汉子,真怒了,连带着俩人,也没好!俩人热锅蚂蚁似得四九城整日乱窜,求爷爷告奶奶,找遍了京城内的名医,可这些名医一听是给吕彪他妈看病,无不大摇其头,一百个不乐意!说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他老娘之秽闻更是臭不可闻!忽悠悠过了多半个月,俩人毫无所得。





  王文敏回家了。全家大喜之余,看着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大活人抱头痛哭,王文敏在床上昏睡了三天三夜,水米没粘牙,披头撒发胡子拉碴,整个瘦成了人干儿。孙氏日日以泪洗面,王清太又病着,家里大小事务,幸亏有秋霞领着大牛来操持,通天犀交出去,换回来五万大洋和吴大帅的保证,可瑞古阁此次毕竟大伤元气,两位掌柜都病体支离,不能起床,东家大爷在海外玩的不亦乐乎,指望不上,只有个小贵子,咬牙领着师兄弟们维持着大局,柜上的生意因为出了这事儿,一落千丈,孙氏给了小贵子五千大洋,让他赶紧修复店铺,铺子打理好开了很久,也没什么人过来,秋霞也叫大牛不时过去帮忙,这俩柔弱善良女人相信——总有一天,好人有好报!


  家里头,孙氏也不避讳了,领着秋霞三天三夜没合眼,昼夜分班伺候王清太和王文敏,又是熬粥、又是煎药、又是洗澡擦身子,照顾地无微不至妥妥帖帖,到第四天晌午,小脸瘦成一条的王文敏终于睁开了眼。

  孙氏笑哭了,赶忙叫来秋霞,王文敏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明知故问的问了一句通天犀,孙氏痛泪急流,秋霞叹了口气:“大哥,只要您人活着回来,就好!那物件,我私下琢磨着,不是咱们这种人家能用的,您就别搁在心里熬头了!”

  王文敏闻言长叹一声,泪如雨下,那件自己亲去鬼市儿淘宝而来,珍而又珍,宝而又宝还没琢磨明白、日里夜里冥思苦想喜爱万分的通天犀,就此被强人掳走了!

  王文敏醒了是好事,俩女人更为精心伺候,骨头汤、鸡汤、海参、参汤不断顿,小贵子也尽心竭力支应着铺子,见天来伺候,经过一家人这番辛苦,过了二十多天,王文敏终于能下床,扶着小贵子走动走动喽。


  王文敏伤病复原大半,正当阖家人渐渐稳住神,想办法如何把瑞古阁再兴旺起来,一场春寒来临,不仅将军府中吕彪的老妈宣淫无度,病重在床,王家老爷子王清太刚有些起色的身体,顿时垮了!请来的中西医大夫看了多少次,大都摇头而去,临了,瘦成一把骨头的王清太招手叫过围拢在旁的家人,面如金纸奄奄一息,嘴唇蠕动了几下,微弱声音说:“儿。。。。。。儿啊,我是不成了,经历此次大难,你啊,也该更稳重些。。。。爸、爸放心不下你啊。。。。。”边说,浑浊老泪一行行湿透脸颊,痛苦而无力的握住儿子的手,抽泣道:“你娘死的早,爸再去了,你、你可要照应好咱的铺子,照顾好你媳妇孩子,更照顾好你自己啊。。。。。爸不放心你呐。。。。。。”

  “爸!”王文敏跪在床前全身颤抖忍着泪望着病入膏肓的老爹,五内俱焚。孙氏、秋霞、大牛等人都抹着眼泪不敢说话。

  “我、我还有件心事,你过来。”王清太叫过儿子,艰难撑起身子,气若游丝附耳道:“儿啊,我琢磨了好久,那支通天犀你得想办法弄回来,因为它。。。。。。呃。。。。。。”话音未落,王老爷子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黑,顿时一瞑不视,撒手人寰!

  “爸!”

  “爸爸!”

  “干爹!”

  “王叔!”

  众人忙乱抢救了一番,哪还救得过来?年届古稀的王老爷子就此去世。。。。。。。


  王清太一死,刚好些的王文敏因为哀伤过度急痛攻心,吐血躺倒,琉璃厂街面儿上的不少掌柜的,听了信儿,以退居林下的王会长和梁老掌柜为首,纷纷前来吊唁,春风暖阳下,小院里一片惨白惨白,刺痛了众位老少掌柜的心,梁老掌柜来了放声大哭,哀切切不能自已:“老兄弟!我那忠义仁厚的王老弟!你、你怎么就去喽!活活把老哥哥疼死啦。。。。。。。你、你死得冤啊!!”

  鼓乐班子在外头一吹哀乐,院里众人见此情此景,都跟着放了悲声。大天白日,天空突然降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更为王清太老爷子的丧事,增添几分哀愁。

  “老天爷也掉泪啦,王老掌柜的,一路走好哇!”众位老掌柜掩面痛哭不止,不知是哭的王清太,还是哭这个世道,仰或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联想到这么个温厚老实的老哥们,就因为一件古董被欺辱暴死。

  因王文敏病了,梁老爷子自告奋勇,跟王会长亲自代表本家主持丧事,众位掌柜的也纷纷相助,又有大牛不少哥们来出力,一应事务很妥帖。

  杉木大棺材是从富和棺材铺买来的,罩着紫色彩绣罩子,十分耀眼。等到小殓、大殓完毕,尸体入棺,随着一声棒棒棒工匠用锤子砸棺材四角钉子,王文敏被大牛架着一声孝服“噗通”跪在地下痛哀哀喊道:“爸!躲钉子。。。。。。您老躲钉子啊!”

  王公公、秋霞、孙氏、小贵子等人顿时失声痛哭,满院嚎啕!

  孙老爷子、王公公、梁老掌柜走在送殡的最前头,应着暖煦的春风,默默无言,漫天飞舞的纸钱好似活了一般,飘飘洒洒,王清太这位忠厚仁义的老掌柜,就此走完了一生。




  办完丧事,王文敏修养了一阵,看起来是好了,可孙氏、秋霞、小贵子都发觉他哪里不对劲儿!不是成天对着一堆古书摇头晃脑,就是坐在铺子里发呆,来了客人,往日的风采也不见喽。可把众人吓坏了,以为他被刺激过度,疯魔了!

  不过,王文敏恢复后,能吃能喝,还回拜了那些来帮忙的叔叔大爷、掌柜的和商家,顺便还联络了几宗生意,眼看着,瑞古阁的生意,又渐渐缓过来啦,只是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提什么通天犀,一提起来,他准得发傻。

  孙氏胆战心惊,生怕公公没了,丈夫再神经了,偷偷拉着秋霞去求了孙老爷子和梁老掌柜,两位前辈听了都叹息,孙德胜皱眉道:“哎,文敏呐,这是坐下心病啦!心病还得心药医,周太医在还好,可他为了吕彪他妈那档子事儿,还在上海没回来呢!这么着,闲下来没事儿,叫文敏来我这儿坐坐!我们爷俩聊聊!”


  孙氏、秋霞这才放了一半心,催着王文敏常去孙老爷子那里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