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大牛一看,眼就直了,悄声对王文敏说:“这位老爷子就是于三叔,瞧他走路,带着功夫呢!”

  于三叔手里托这个鸟笼子,白银的抓钩,上面罩着面金彩缂丝古钱纹路的罩子,异常古朴华丽,稳稳当当走过来,瞥了眼王文敏大牛一眼,也不说话,只把鸟笼子搁在青石圆桌上,对哑巴老头比划了几下子,哑巴老头笑了,俩人对着比划了半天,旁人都不知道说的啥,末了,于三叔冲豹子摆摆手:“孩儿啊,我这有事儿,请你爷爷到后院看看我今儿踅摸的这对鸟。”

  豹子陪着哑巴老头走了。于三叔邪邪盯着刘三眼,又看看王文敏捧着的大礼盒,半晌才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进来说吧。”

  刘三眼小跑着去开门,三人进屋,也不敢坐,于三叔任由徒弟伺候着洗手、漱口,正眼也不看王文敏,等喝了半碗茶,才问:“坐吧,您二位是什么人?今儿来我家,有什么事儿就说,甭藏着掖着。大概齐您早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话先说在头里,有些事儿花钱能干,有些事儿给钱也干不了。”

  王文敏领着大牛坐了,把礼盒搁在花梨木大桌上,打开,拱手深深鞠躬:“于三叔!知道您老人家是四九城有名的大侠!今儿我特来拜访,确实有件难办的事儿,请您老相助!”

  “大侠?!哈哈哈哈哈”于三叔瞥了眼礼物,掏出烟卷,刘三眼眼疾手快,赶紧点上。老头翘着二郎腿冷笑:“吆,这是谁在外头毁我呢!我说您这位爷,甭拿那些书本子上的好话甜呼我,有事儿就说。您这份儿礼,恕我不敢接,无功不受禄嘛。三眼,去外头,看看我那车最近有些铜活儿松动了,你跟马号的小张去拾掇拾掇。”

  刘三眼多精明,知道师父要跟二位有话,赶紧打千儿,倒退出去,带上门走了。


  屋里,就剩下三人。王文敏听于三叔话头不善,异常小心,提心吊胆捡着能说的,把事情说了说。大牛暗中观察,这屋子大,可显得空荡,东里间隔着门扇看不出来,西头垂着珠帘,影影绰绰是张大麻将桌,四周摆了太师椅。正屋里左右各四张楠木靠椅,正中是张花梨木大方桌,后头条案上供着二尺多高一尊关二爷夜读春秋的塑像,前头一个宣德炉里香烟袅袅,北墙正中,挂了副大轴画,画的是人物,他看不出来是什么款。


  于三叔静静听了,半晌无言。正当王文敏焦急,三叔猛然尖声大笑:“哈哈哈哈哈。。。。。。王掌柜啊!您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您这事儿,是叫我去找死啊!甭说我,就是四九城那几位爷,是敢接这个?您说,我能干嘛?”


  “于三叔!”王文敏急的泪水涟涟,对着他噗通跪倒在地:“早闻您大名,我也知道,这事儿不好办,可、可这是我爹临终前的遗愿,不说东西值多少银子,就算我为了圆老爹一个愿望!您高高手,相助一把,我倾家荡产定有后报!”


  于三叔靠在椅子上十分闲适:“您这话我就不爱听喽,你爸爸死了,交代下这么个难题,您又拿钱来找我,把难事儿交给我!我不答应。今儿呐,看你实心实意,又是个孝子,我不诓你。先起来吧!”

  王文敏不起,只跪着哀求,看得大牛直辛酸冒火。

  “你愿意跪,就跪着吧!”于三叔起身,在东里间捧出个鸟笼子,打开罩子,拿出那只漂亮的百灵托在手里,一边逗一边吹口哨,吧嗒吧嗒嘴,冲不停磕头的王文敏说:“我可没善心,王掌柜,你就是磕死在我家,您这事儿,我也不接。为什么呢?乖乖,吃个食儿。”喂了鸟,他晃动这手掌,可煞奇怪,那鸟,像黏在他手里似得,张了张翅膀想飞,怎么跳,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儿!




  过年一直没有停更,但毕竟过节忙,亲戚朋友欢聚也多,所以不会太快,朋友们多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