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为什么呢?我们是黑道儿,道上的规矩,不能全告诉你。大概齐你知道,黑白两道,绝不掺和。这是老年头的话,现而今,是有些掺和,可掺和归掺和,人家那些老爷大人们,哪只眼瞧得上我们?就算有,也不过拿我们这些人,当尿盆子,使完了就扔在床底下,又骚又臭!不过是拿钱办事,可有些事儿能办,有些事儿,绝不能办。官面儿上的人,瞧着比你都会念叨仁义道德、孝悌忠义,可哪个官儿不是一肚子男盗女娼?我们躲都来不及,还往上贴?这是一,二一个,您那位仇人,敢情还是位军队里的大人!现而今有枪就是草头王,这您比我们清楚。要叫我去他们家踅摸东西?我们这点身家性命还要不要?四九城里还待不待?您自己说,是不是拿我送死呢?”


  王文敏被说的哑口无言,痛心疾首,只好低头不语。


  “三一个,我们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不能跟官府对着干,您可倒好,叫我跟军营里的将军对阵。承您瞧得起,可这码子事儿,甭说您倾家荡产,就是现拿一万两金子,我也不能冒这个险。东西,您带回去。咱呢,就当没这会事儿,就算你不认识我、我没见过您。哎,王掌柜,您瞧我手里的鸟没有?说句拿大的话,咱们人呐,就像这只鸟,没长翅膀都想飞啊、高飞,长了翅膀,更要飞,宏图大志啊青云直上啊。可我这手呢,就是这世道,我不让它飞,它就是只老鹰,也得乖乖黏在我手里,老死、病死、屈死、难死!这就是人有才,不能跟世道争,是啵?这年月,是龙您得盘着;是虎,您的趴着,才是安身保命的法子。您呐,有家有业有买卖,还是好好活着,过几天消停日子吧。您老爷子在天有灵,指不定后悔说出那句话,心里熬头呢。好了,今儿咱也算见了。话说明白,好走,不送!三眼儿!”


  刘三眼其实就在院里等着,闻言小跑进来,打千儿:“师父!”


  “替我送送王掌柜和这位兄弟!”


  刘三眼一瞧,王文敏泪流满面、傻愣愣两眼无神跪在地下,大牛握拳满脸涨红,心知不妙,赶紧过来半强半拉,把王文敏搀起来,大牛过来拿了礼盒,仨人出了正屋。

  正要出门,背后的于三叔迟疑了一下,意味深长道:“王掌柜,您今儿来我这儿,可是没说实话吧?您甭说,我也不爱听,您回去,找一个人,兴许他能帮您。”


  “谁?!!”王文敏甩开刘三眼,回身问。

  “这还用我说嘛?您这档子事儿,大报小报嚷嚷地四九城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听说您跟孙德胜认识,他是京城的老人,官面儿上盘根错节树大根深,您去求求他,指不定他就帮你办了。”

  大牛一时怒气上涌,觉得于三叔实在不通情理,大声喊道:“不瞒您,孙老爷子知道我们来。他也指点了,说您能帮上忙!今儿我们实实在在来了,可您一番话把我们撅出去!告辞!”


  “哦!”于三叔三角眼猛然闪过一丝阴险,冷笑:“我说的呢!这老王八蛋,又他娘憋着坑我!哼!你们请吧!”


  气呼呼的大牛拉着失魂落魄的王文敏转身就走,刘三眼有些抹不开面子,直小声嘀咕。豹子不知道从哪出来,噔噔噔跑进屋:“三爷爷,我大哥回来啦。”

  “叫进来吧!”


  打门外,进来个壮实的中年汉子,跟仨人擦身而过,见了苶呆呆的王文敏,不由得一愣,刘三眼一见他,满脸堆了笑赶过来,拱手打招呼:“哎吆,这不是大龙兄弟嘛,这是又出京啦?找到啥好‘盘子’没有?出了好玩意,甭忘了跟哥说一声哇!”

  中年汉子寒暄几句,眼神却一直在王文敏身上扫过来扫过去,看的大牛直瞪他。

  王文敏鼓了鼓气,再也走不动,于三叔的话深深捅进他心里——是啊,人家跟你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去拿命冒险?!再者,你这么点生意,能跟人家比?拿钱,人家不缺,说孝心,人家还一顿讽刺!老天啊老天,你这是要把我王文敏逼死嘛!

  人呐,就看心性,一到了紧要关头,就有些想不开。王文敏一时间心潮澎湃、气恼、凄惶、悲愤、无奈一股脑儿涌上心头,一股又酸又辣又苦又涩的气堵在胸口胀地他难受极了,根本没注意身边的人,一瞬间便有些万念俱灰,瞧见院子东边的大青石圆桌,咬着牙一闭眼,低头飞身猛然撞了上去!


  “啊!”众人失声惊呼,大牛手里端着礼盒来不及拉他,耳轮中就听“砰!”的一声,再看王文敏,已是头破血流一脸惨白昏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