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院子里的人全傻了,任谁也不知道俩老头乌眼鸡似得气势汹汹恨不能咬死对方到底为啥,既不敢问,更不敢劝,都呆立着不知所措。


  孙德胜瞅瞅屋门口脑袋缠了一圈透出鲜血白布的王文敏火气直旺,对于三叔冷笑:“于老三,你真是越活越回去啦!人家上门求你办事,许不许在你,好嘛,堂堂一个下三门的副总门长,打人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呸!什么东西!”


  于三叔掐着腰也没了方才的老大气度,恶狠狠回了一句:“孙德胜!你个老王八蛋,甭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自己就是官府的鹰犬,当年害了多少人!跑这儿来老虎念经装什么善人?!你问问他,是他自己碰的还是我打的?!这位王掌柜见我不理他的茬儿,就一头撞在我家的青石桌子上,给我添恶心,大家伙儿都瞧着,你问问他们,怎么着?现而今不做官儿啦,还想诬赖好人?!”


  “好人?!哈哈哈哈哈。。。。。。于老三,别叫小辈儿听了恶心你!你哪辈子长出半根好人毛来啦?!头几十年里,你干的那些飞檐走壁、蹿房越脊、落地无声、踏雪无痕的事儿,官面上不说,我以为门里门外,算得上条汉子,算有一号的人物呢!外头还给了你个草上飞小香武的美称,呸!这会儿听见救人所急、助人为乐的差事,你就把王八脖子一缩,成了个缩头乌龟啦?!敢情你是越老越胆小,浪得虚名之辈,说贼都高抬你!溜门撬锁三只手,撑死咯说,不过是个小偷儿!还号称什么下三门的副总门长?你啊,买块小孩褯子糊门吧!”

  好嘛,这一席夹枪带棒的话说出来,顿时如火上浇油,激得于三叔勃然大怒,嗷一嗓子一个箭步窜过来对着孙德胜就是一掌!

  那掌风凛冽带着杀气扑面而来,孙德胜不慌不忙,单掌相迎,就听见“砰!”好似鼓楼上那面如缸大鼓响动一样,震天动地,俩老头就此交手,打在一处!


  院里人更是不知所措,刘三眼趁机跑过来跟大龙说:“兄弟!这他妈老头太猖狂啦,打倒咱们家来喽,我看,是不是叫些兄弟来,把老王八干了!”

  大龙一摆手摇摇头:“来者不善,刘三哥,我看师父跟他是旧相识,咱们紧盯着就行。再说,这不是街面上打群架,人多势众,师父的功夫自不必说,还有你、我、豹子在这儿,不怕。您要是找人来仗着人多赢了人家,备不住传到外头,叫师父脸面下不来呢!”

  “哦!是这么个理儿!”刘三眼心说,还是大龙跟师父贴心,有眼力见儿!自己成天在外头走动,怎么没这份儿机灵呢!


  俩老头正打得热闹,一个如蛟龙出海、一个似猛虎下山,孙德胜功夫也是内外兼修,力猛拳重;于三叔以轻功取胜,是窜蹦跳跃犹如飞燕狸猫,动如脱兔、巧如飞鹰,掌法也轻灵秀逸,两人晃动身形越出招越快,影影倬倬只见拳掌之风凛冽霸道,渐渐看不清人影儿!

  两袋烟功夫过去,还是不见胜负分晓,于三叔边打边骂:“好个老王八蛋!身子骨怪硬朗的!今儿老子不给你点厉害尝尝,我就不姓于!”说话间双掌推出,孙德胜右手一挡,下头来了个扫堂腿,逼得于三叔退后好几步,突然一变脚步,不再进招,脚下像擦了石轱辘一样摇晃起来,以孙德胜为中心,左四步、右五步、退一步、进一步,像是瘸了腿的老道在做法时走的“禹步。”

  年轻的豹子忍不住叫道:“三爷爷好功夫!!”


  于三叔哈哈冷笑几声,脚下越来越快越来越轻,走到五六圈时候,简直看不见人啦,就见一道飞速的黑影把孙德胜围在当中,既像堵严实的墙壁,又像条玄色恶龙张牙舞爪就要吃人。满院就听“嗖嗖嗖!”三叔脚步如羽箭飞动之声,圈里的孙德胜本该手忙脚乱应接不暇,不知道那条黑影是真、那条是假。谁知老爷子老僧入定一样气沉丹田缓缓踮了脚尖转动身体并不接招,耳边的于三叔飞速跑动带来的风声、骂声、脚步声根本没入耳似得,眼睛张得老大,抽冷子迎住三叔身影的突然出手。


  扶着王文敏的大牛心下大骇!这是什么功夫,从小在外闯荡的他,也听了些江湖奇闻,却从未见识过如此的真功夫。

  王文敏心急如火,为孙老爷子着急:这是怎么话儿说的!为了自己个儿的事儿,人家老爷子巴巴儿跑来给自己撑腰,俩老头这么大年纪,伤了谁都不好哇,尤其是孙老爷子,这情份儿,自己欠大喽!

  他虽不懂武功,很快看出点门道儿,原来于三叔这套功夫,起初是踩着固定的“点儿”,由等边三个点,变成四个,四个变六个,六个变八个,八个变十二个,这会儿都变成二十四个喽!脚法虽然不懂,可方位他懂。慢慢琢磨着,等边三个点就是个三角形,象征天、地、人,变成四个点,位置正好在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六个点的方位,加了正北、正南,八个点自然加了正东正西。。。。。。


  这走得正是先天八卦步伐路子嘛!怨不得虽然于三叔身形如箭,可嘴里一个劲儿骂,再加出招,脚步一点也不乱,真真好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