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王文敏回家没敢多说,把东西藏到隐秘之地,孙氏、秋霞、大牛和王公公只知道令王家爷俩魂牵梦绕的通天犀回来了,欣喜不已。铺子也被小贵子打理地不错,两家人总算又安稳下来。

  王文敏祭拜了父亲王清太,一面打理铺子一面研究通天犀,虽有些提心吊胆,还算过得平静。到了第五天中午,头戴破草帽身穿便服的大龙匆匆而来,俩人一见面,王文敏心惊,赶忙让进店里,在后院落座喝茶。

  大龙咕咚咕咚喝了两碗茶,摇着破草帽惊喜道:“兄弟,放心吧,这回事儿了啦!”

  见王文敏纳罕,大龙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实情。


  原来,刘三眼很是得力,第二天就撒下消息,布置人手严密探查吕彪和郡王府消息。果不其然,当天、第二天消息源源不断传来,刘三眼立即飞报于三叔。那日晚上郡王府一片大乱,吕彪的老娘吃了通天犀,当场化为脓血!连为她试药的几个漂亮小伙儿也变成活骷髅被惊恐万分的吕彪下令开枪打死,暴怒之下,文四爷、张丰财俩小子成了替罪羊,叫吕彪掏出手枪一人一枪死在当场!剩下的老妈子、大丫头疯得疯傻得傻,都唬的魂飞魄散,趁乱偷了些东西跑散大半,抓又来不及,所以通天犀宝盒及吕彪书房珍玩金玉被盗,就让那些下人背了黑锅。

  曹大总统接到电话,也大吃一惊,半夜从床上起来,不敢怠慢,又怕是吕彪诡计,赶紧下令南苑军队。京师警备司令部军队派人马围了郡王府,厉兵秣马戒备森严,闹得满城风雨议论纷纷。总统府侍从武官、医官陪着吴大帅亲自来探视,明是吊唁,暗中可加了万分小心。

  进了王府,医官一检查,也吓得魂不附体一筹莫展,甭说检查,就是叫来使馆里洋人医生瞧了,守着床上一摊脓血、地下一堆骷髅死尸根本毫无办法,洋大夫挺用心,记录在案,想运回去解剖检查,让早已神智昏乱的吕彪大骂一顿,赶了出来。人都死地这么惨,还检查什么?!通天犀是抢买来的,药是手下切的,自己个亲自煮的,这里头丁点儿错也没有,可到底是怎么了呢?吕彪这回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还算吴大帅文武双全胸有城府,赶忙拉他到僻静地方,秘议一番,提出这事儿可不光彩,尤其是在京城,吕彪是外人,真要是按照他的想法四九城大索逃走的仆人们,抓来杀头,就是北洋大衙门里早已对他心怀怨恨的大人老爷们和大总统都得翻脸。为今之计,只好一床锦被遮盖过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然闹将起来,可没吕彪的好果子吃!

  这当儿,吕老太太的殡还没出,一群姨太太又来哭闹不敢再住死了这些人的王府大宅,闹得吕彪心慌意乱六神无主,只好听了吴大帅的良言相劝,秘密给老娘发丧,不再追究,丧事一过,立即领到军政部发的50万现大洋,拔营起寨,去热河驻扎。

  吕彪找来大哥、兄弟们一商量,大凶之下,别无他法,只好草草办理,吴大帅坐镇王府,指挥一切,把吕老太太一摊脓血裹了,跟惨死的漂亮小伙骷髅装进一具现买来的楠木大棺材,算是成殓,存放在西郊万寿寺暂安,这下,老太太就当带着一群男宠去了极乐世界继续逍遥快乐喽。

  悄没声办完丧事,吕彪是一天都不想在北京城待着喽,不仅因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北洋衙门大大小小的官儿都知道了他家这场惨案,小道消息四处疯传七嘴八舌议论不断,简直成了笑柄,连老百姓们也窃窃私语捕风捉影,各种奇闻怪谈如狂风一样席卷了四九城,大白天街上的人都绕着吕家大门走。吕彪叹息连连,禁不住吐沫星子,带了家里老少兄弟,出城去了廊坊,刚刚起兵去了热河。


  于三叔闻听消息,终于长舒口气,让大龙来给王文敏报信儿,顺便托他打听好买主,把从王府偷出来的珍玩出手换银子。

  王文敏听了感慨万分,终于一颗石头落了地,请大龙吃了酒饭。漠然独坐,别的都过去了,可这通天犀救了大牛,却令吕老太太和男宠们暴死!这里头究竟有何古怪呢?

  百思不得其解,真令他头疼。


  日子快端午节了,秋霞领着一家来王家送节礼,孙氏自然高兴,预备了酒饭,两家人坐在一起,吃喝聊天。王文敏这才将于三叔当日所见跟大家说了,众人听得又惊又怕又是胆寒,大牛先坐不住了,想了想问:“大哥,你说得这太玄乎啦!我也是这通天犀救活的,这不,全须全尾好极了。怎么能出这档子事儿呢?”

  王文敏苦笑:“说得是啊,兄弟,当日救你,连王公公在内,都睁眼瞧着,一点不假,可于三叔也不是说瞎话的人。哎,前些日子周太医回来了,我跟孙老爷子亲自拜会他老人家,他听了更是不信。连带把于三叔骂了一顿,说人家是贼,没实话。还有,当日我父亲临终之时,定然有话没说完,就是关于这支角,哎,直到如今,我也不晓得到底怎么查清喽。这不,于三叔还说,等有了消息,叫他一起听听。我这儿还满脑子糊涂呢!”


  秋霞笑道:“王大哥,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管这些干嘛?好好过日子不就得了。再者说,这玩意据您说是大内出来的,我大叔又见识过。我琢磨着,宫里太监好几千,您真要闹清楚喽,不成找几位老公公打听打听?”

  话音刚落,王公公摇头笑了:“孩子,你以为宫里那些人,都是万事通呢!不是我吹嘘,除了各处专管的头儿,就连敬事房总管、副总管一个个挑出来,也不一定门儿清,文敏,你不晓得,宫里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该谁管的事儿,跑不了就是他,不该他管,谁也不能管闲事儿!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王文敏来了兴致,请王公公解说,王公公喝了半杯酒,有些得意:“要说我,前半辈子受苦,后半辈子也受苦,好歹收养了儿子,挥霍一空跑喽。晚年有福啊,比文四、张丰财这俩兔崽子好多喽,他俩,是恶有恶报。话是这么说,比如我在宫里,也做过些不厚道事儿,出了宫就报应上啦。按我方才说的,当年我是敬事房副总管,这个职位听起来应该啥事都知道吧?没那个!万岁爷宫里,是养心殿总管筹办一切,有司房管钱、御药房管药,内殿库管宝物,到底管的啥东西我也不晓得,老佛爷宫里更甭说啦,都是李总管、崔副总管筹办,也有司房管银子账目、寿药房管药物,内殿库管首饰珍宝。假比说今天你问我,万岁爷一年花多少钱,用多少东西,我不知道,老佛爷那儿更不知道喽。就得问专管这事儿的人,宫里四十八处几千太监,甭说我,李总管记性那么好,也认不全呢,这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圈子一道门,进不去,任你是大总管也白搭。我呢,就是管着上头赏赐记档、处罚升调太监,年终各宫册子报上来归档,其余的,也是摸不着听不见。”

  王公公说了半晌,秋霞也补充,众人才明白了,王公公笑道:“就说那年老佛爷做梦,梦见个狮犼观音菩萨梦里救了他,传旨在大内找寻,好家伙!李总管恨不能把紫禁城、西苑三海翻过来,头二百年的老账都翻出来看,也没找到,古董房、宁寿宫、内库的管事太监们一个个被训得孙子似得,不就是按着老规矩嘛,其实瞧着他们管这管那的,其实谁都只知道自己圈儿里这点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