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前些日子,很是孝顺的大牛、秋霞领王公公去东安市场闲逛,正听了戏出来要去吃饭,面对面碰见了原先宫中的老同事一位敬事房首领太监,两人相见大为感概,执手相握,回忆了很多当年皇朝宫廷旧闻,都有些泪汪汪的,秋霞知趣儿,请那位老公公一起吃饭叙旧。

  清宫太监,本是穷苦无耐之人,自小净身入宫,伺候皇帝、内宫嫔妃,到老干不动了,宫里赏赐些散碎银两,或是遣送回原籍,或是在京都找个太监庙宇宫观养老。这是打明朝传下来的老规矩。

  话虽如此说,明代太监气焰熏天、专横跋扈、口衔天宪,出了刘瑾、魏忠贤等数位“九千岁”,闹得超纲大乱、国势日非,很是让清代皇帝们警惕,因此顺治爷入关后,不仅把皇城内外数万太监遣散了大批,只留下四千余人,还下令铸造三块铁牌,树立在交泰殿、十三衙门、慎刑司,上头是一道严厉的圣谕————

  皇帝敕谕:中官之设虽自古不废,然任使失宜,遂贻祸乱。近如明朝王振、汪直、曹吉祥、刘瑾、魏忠贤等,专擅权威,干预朝政,开厂缉事,枉杀无辜,出镇典兵,流毒边境,甚至谋为不轨,陷害忠良,煽引党类,称功颂德,以至国事日非,覆败相循,足以为戒。朕今裁定内官衙门及员属职掌,法制甚明。以后但有犯法干政盗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结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顺治十二年六月二十八日。


  这道谕旨,成为日后历代君主尊奉无违的祖制,因而清代历朝虽然也有些权宦,尤其晚清,安德海、李连英、崔玉贵、小德张等人相继招权纳贿,招摇过市,比起明朝宦官,简直是天壤之别喽。

  乾隆以后,宫里太监越来越少,总管、副总管顶层的不过就几十号人,下头几乎全是干活、伺候人的苦差事,这种太监们老了,碍于“残疾之身”,即便是恩准告老还乡,也不愿意回家受乡里乡亲的歧视和嘲讽,一些总管也是如此。有钱的呢,就在京城内外买房买地,收养过继近亲,养老纳福,大多数没钱的,就在早已废置的皇城内安乐堂、宏恩观或由太监公会自己主持的内外城智化寺、万寿兴隆寺等处落脚,庙里管吃管住,由当时有钱的大总管太监捐款购买田产房产买卖铺户,作为费用支出,这些寺庙宫观,就称为太监寺庙。不少老迈年高或出宫的太监,就在这些地方颐养天年,虽然还是穷困潦倒,总算有个吃饭睡觉的地界,也算太监们自己为自己留的一条以待残年的后路。


  王公公这位老同事,就在宏恩观住宿,既没有钱财也没有亲人,整日跟一帮老太监聊天解闷混吃等死,很是难耐,见了王公公,又喝了几杯酒,忍不住大发牢骚,聊出不少当日宫廷大太监的底细和归处。王公公正好想找个人打听打听王文敏手里的物件,便耐着性子询问,那老太监想了半天,核桃皮皱纹堆累的脸上犹豫了半天,才说:“王总管,您说的这事儿,该问古董房、内殿库管库的大拿,或者御药房管事的也成,可您本就是御药房首领升上来的,咱们那些老弟兄,死得死、散得散,早就不知去向,听说宣统万岁爷还裁撤了这些这房那房的,撤下来的都没饭辙,除了在庙里的,哪里还有人知道这么个小物件?”言罢唏嘘不已。

  王公公知道他落魄,赶忙叫秋霞拿出十块大洋亲自塞进他手里:“咱们老哥们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情分喽,这些你拿着,自己买点吃喝,我呐,就想找个知道内情的人,咱兄弟们不说,李总管、崔副总管他们都没了,现今宫里那些新人咱又不认识,老弟住在宏恩观,平日跟老兄老弟们在一块,你想想,还有没有什么人能知道点呢?”


  首领太监握着钱眼圈一红,掉了老泪:“要说还是咱们自己个儿人知道咱们的难处,王总管,这钱我收下,嗯,我想起来啦,宏恩观和兴隆寺甭看住的咱们人多,都是些伺候人的角色,都不成。前些日子我听见主持老兄说,在白云观见了个人,我想,保不齐他能够给总管您指点迷津。”


  “哦?您说的是哪位高人?”王公公急问

  “此人说起来不是外人,还算您的师叔辈,年纪嘛,比咱们大点儿,就是当日印刘儿大总管的小师弟,张承恩张首领!”


  “原来是他!他还活着呢?!”王公公眼前一亮,呼吸急促,双手一拍:“是啊,他原本就是打造办处转到古董房去的,我怎么把他忘了,罪过!”

  “活着呢,我们宫里的老哥们都以为他早死了,哎,人家会做人,当年谁愿出宫?印刘总管重病,老佛爷赏了金银药物,准其回家养老,就是张师叔陪着走的,连李总管也觉得可惜,谁不知道,印刘总管那两下子,全传给了张师叔?老兄弟们都传说,他要是不走,李总管、崔副总管哪能上来?”

  “不错,不错!多承指教,今儿高兴。来,咱们老哥们再喝一杯,一醉方休!”


  等王公公回家,可就惦记上这事儿,正好今日天气好,立马儿叫大牛拉着他来,跟王文敏说了消息。

  王文敏感激不已,连连拱手,问:“公公,您可帮了大忙喽!咱们什么时候去,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忌讳礼节,您先吩咐我,我去预备。您是宫里的老人儿,我借问一句:都知道李总管、崔副总管和隆裕太后的张总管,这位印刘总管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张承恩您那位师叔就那么大能耐,连您们这些老公公都敬佩?”


  王公公嘿嘿一笑:“呵呵呵呵,文敏呐,你算问着了。我看,事不宜迟,你先替我写个大红帖子,备一份果礼,派人送到白云观,甭管他见不见,我总有办法叫你见着就是。做太监的心思,我最了解。甭看进了庙修佛修道的,都凄苦呢,有个老师侄拜会,他能不见?再者,不是我拿大夸口,你才多大?鉴赏古董你行,这宫廷人事,你还差得远呢,不说你,就是现而今这些亲贵王公也不晓得。先去送帖子吧,三天以后,咱们一起去白云观进香,路上我再跟你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