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荣中堂那对翎管我知道”木总管微微点头“他过生日,老佛爷还派我赐给他几件翡翠玩意儿呢。那翎管,也是流光溢彩不是凡品,听说花了3万多两银子??”


  刘掌柜尴尬的笑笑,算是默认了。


  木总管拿了烟杆,长吸一口娓娓道来“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么贵重的玩意儿,刘公子他父亲怎么得来的,我现在只能猜出个大概齐。可是,这东西原本是谁的,你们知道嘛???”


  见众人都摇头。木总管仿佛回到了当年年轻风光时候,微微笑道:你们怎么不问问,这么贵重的玩意,我怎么认识??刘掌柜别插话,实话说,我在内廷当差40多年,这玩意,就见过2件。
  “2件?!!”刘掌柜惊呼道。


  ”不错!这东西大有来头。记得,那时同治四年,我还在储秀宫跟着老佛爷做御前小太监。你们可能知道,我进宫,是托了人,这人,就是早先的内廷总管,安大太监!“




  原来,40多年以前,咸丰爷在热河避暑山庄驾崩,朝廷内外很快分裂成两大派,在洋人的支持下,东、西太后联合小叔子恭亲王,把咸丰皇帝留下的顾命八大臣给废了,这位道光皇帝的六皇子、咸丰的亲弟弟和同治皇帝的叔叔,就成了大清国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明面上,两宫皇太后和小皇帝做主,其实呢,两个太后都才二十五六岁,小皇帝更是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女人垂帘听政,毕竟是听政,朝廷大事,外头还得靠恭亲王主持。


  这位六爷,成了大清国唯一的议政王、领班军机大臣、宗人府宗令、管理内务府事务、管理神机营、锐健营,又加了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的官儿,集军政、皇室、宫廷、禁军所有权力于一身,成为大清国实际上的当家人!
  而安总管,此人也大有来历,这人,本来是西太后宫内的小太监,溜须拍马伺候主子那叫炉火纯青,天生一张巧嘴,哄得西太后在懿贵妃时,就拿他当心肝儿小宝贝宠着,后来干掉顾命八大臣,小安子又在西太后指使下,玩了一招瞒天过海——以自己亲身犯法,被西太后下令重责处置,八大处控制的热河行宫禁卫人员,早就看他不顺眼,把他打了个半死,撵回京师。这些人没料到,差点被打死的小安子,内衣里却带了一张由两宫皇太后,联名签署的给恭亲王的密诏,让他联络内外臣僚和洋人,干掉八大臣。


  后来恭王遵命行事,满蒙亲贵重臣和洋人里应外合,才除掉了刚刚拿到政权的顾命八大臣。


  由此,小安子成了西太后身边红的发紫的大红人,没到30岁就做了储秀宫大总管,四品顶戴,论起来不过是一个四品,可仗着西太后宠爱,小安子端的是权势熏天,连小皇帝和各位亲王都敢顶撞,卖官鬻爵贪污使坏,干尽坏事。


  木总管跟安总管,在老家是连着宗族的老亲,虽说隔了七大姑八大姨十八辈子亲戚,木总管还算是安总管的表叔辈,可毕竟是亲戚呐,木总管当年做了太监,就是一手被安总管指教提拔,视为亲信的。


  跟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安总管相比,木总管,总算是厚道点,知道安总管犯了众怒,连同治皇帝都想杀他泄愤,因而经常提醒,安总管哪里把木总管放在眼里,该怎么干,还是老样子。


  安总管立了头功以后,觉得宫内事务他说了算,就渐渐干预其朝政来了,恭亲王当然不愿意,经常呵斥他,由此,安总管就对恭亲王怀恨在心,俩人憋着劲要干到对方,小安子又嘴巧,经常在西太后面前说恭亲王坏话,挑拨离间中伤其人,弄得西太后也对自己的小叔子恭王有了戒备,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一来,咸丰的正牌子皇后,东太后又对小安子大为不满。




  这些弯弯绕,是外人挤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


  正巧,同治六年一天,六爷恭王,正忙得不亦乐乎,有个外官,想放粤海关监督的肥缺儿,此人家里做了几代肥缺官儿,不差银子,可六爷好歹是个亲王,又赶着整顿吏治,不能那么明目张胆的送银子,这官知道八旗亲贵都喜欢个小玩意儿,就花了重金,请人去缅甸找了半年多才找了这么一块翡翠,雕了个武扳指送了上去,恭亲王奕一见大喜,没几天,军机上传下单子,这人就补了广东海关监督,发财去喽。
  要说奕那时候也才30多岁,年轻气盛,又是亲王领班军机大臣,也爱显摆招摇,您说,这么贵重的玩意,自己在家、在外头戴戴也就的了,六爷却一直戴在大拇指上,到处招摇。


  这下子,就让安总管看见了。小安子多有心机,跑回去跟西太后添油加醋一说,六爷自己整顿吏治,可家里却广收贿赂,一个扳指就花了十几万银子,因为内廷费用不足,让恭亲王想办法却被左右推搪的西太后,勃然大怒,心里把恭王骂了个狗血淋头,可慈禧知道,这时候正用人之际,小安子又一向跟恭亲王不对付,于是,杀伐决断心机深重的慈禧太后,轻轻一笑就过去了。


  正当小安子疑惑不解。西太后却出手了。


  这天,正当恭亲王进养心殿跟两宫皇太后禀报政事,西太后没等他说完,抿着嘴笑了”六爷,听说你得了一件宝物,赶紧拿来让我们姐俩看看!“说的恭王一惊,再看看西太后正盯着他手上的扳指看,心里明白了,原来是小安子在西太后那里放了话儿!


  可面对两宫,又不能说没有,奕只得摘下来,让太监递给了西太后。谁知,这位佛爷,递给东太后看了看,顺手就放在御案上了。


  等政事说完,奕就等着赏换扳指呢,等来等去,俩嫂子不说话,奕又气又急,还不能明着要,想想毕竟是皇太后张嘴要,算喽,给她吧!


  就跪安出来了。




  转过天,恭王又进宫理政,刚进了隆宗门,安总管带了一大群太监等他呢。请了安,小安子嬉笑道:六爷!听说您得了一件宝贝扳指,前些天我想要来玩玩,又怕您老舍不得,这不,圣母皇太后赐了我一个,您瞧瞧,比您的怎么样啊?!”
  说着伸出手显摆,奕一看,气的怒火上涌!!原来,自己价值十几万银子的扳指,套在了这个太监大拇指上呢!~


  毕竟是亲王哦,恭亲王尽自咬碎了钢牙往肚子里咽,可愣是装迷糊,还欣赏了一番。


  回了家,恭王琢磨了好久,暗下决心——小安子,爷不宰了你,就不是你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