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第八个故事——龙鞭蟠桃记



  引子

  天子出,车驾次第,谓之卤簿。——蔡邕《独断》

  舆驾行幸,羽仪导从谓之卤簿,自秦汉以来始有其名。——唐 封演 《封氏闻见录》

  龙飞五十有五年,庆一时五数合天,五数合地,五事修,五福备,五世同堂,五色斑烂辉彩服;
  鹤算八旬逢八月,祝万寿八千为春,八千为秋,八元进,八恺登,八音从律,八风缥缈奏丹墀。


  ——《高宗纯皇帝八旬万寿庆典》辑录万寿长联









  一


  老时年间,四九城里的老少爷们,对闰八月可是大为忌惮,只因故老相传:闰八月,起刀兵。最不吉利!其源头则是众说纷纭,有些在内廷当差的苏拉、太监们神神秘秘的吹嘘:谁说不准?嘉庆十八年林清逆贼打入紫禁城,不就在闰八月么?!

  庚子这年,西历1900年,正逢闰八月。

  这年时令颇不正,先是春天从口外按例吹来的风沙没怎么见,叫四九城习惯了“出门一身土”的老少爷们觉得新奇,自去年腊月一直滴水成冰的天气,直到三月小春,还在北京城上头盘旋。没等老阳儿出来照面,驱散寒冷,四月中旬,猛然耀眼的老阳儿赶着时令发了威,整个京畿又提前迎来了夏天,又闷又燥。

  街上的树,刚抽了蕊出了芽,就被老阳晒地病怏怏似得挂了又脏又灰的尘土,打了卷,既无精打采懒得动,又跟地下的干裂腌臜的灰土和天上的灰茫茫地云商量好了一样,吐了不少灰沙,打在大街小巷行色匆匆的行人身上,令人应接不暇皱眉难堪。


  街面上角落里的垃圾在热浪滚滚里,臭气熏天,平日里这季节发春的野狗野猫,聚集在一块堆儿窃窃私语,张大嘴吐着又腥又臭的舌头,红眼珠子睁了老大,“呜呜喵喵”有气无力望着远近来倒垃圾的瘦骨嶙峋的百姓。


  无论在家里还是街上昏昏沉沉、汗流浃背的老少爷们,实在不晓得老天爷发了什么疯,像戏弄小孩子一样改变天时,戏弄着芸芸众生,想骂两句?可绝不敢对老天爷不恭敬,男人们只好冲着辛勤的女人开嗓子骂娘,操持家务劳苦的女人们低眉顺眼受着辱骂,转过身等男人消了火,自己个儿再拿满地疯跑的孩子们出气。

  其实,这股邪火,自戊戌那年就种下了。

  虽说没有洋人的新闻纸,可朝廷内外多少大事儿,也没啥可保密的,也保不住。街谈巷语都清楚,头二年万岁爷不知吃了康、梁什么迷魂药,竟然要变法维新。老百姓不懂啥叫变法维新,只是上头说干啥,大家都干啥,只要家里大人孩子有口嚼裹儿、有衣裳穿就得了。后来传言越来越凶。万岁爷不仅要把六部九卿都裁撤喽,还要停科举、学洋人、改祖制!就连老祖宗传下来的大辫子、裹小脚、三从四德、礼义廉耻也废了!还要密召小站练兵的袁世凯,领兵入京,围颐和园,宰了他的亲爸爸慈禧老佛爷!

  好嘛,这一档子接一档子事儿,可把老百姓吓坏喽。大清国立国以来,也从未有过如此胆大包天的皇帝,顺治爷入关后,就宣称“以孝治天下”,代代万岁爷遵奉无违。这可倒好,光绪爷要翻天,不少老少爷们私下说“这太不成话!哪有儿子忤逆母亲的?!”

  民间如此,宫中的慈禧老佛爷更是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密令荣中堂调派大队兵马入卫京师,护着自己从颐和园起驾回宫,狠狠抽了儿皇帝一通大嘴巴,搜出多少康梁、军机四章京的密奏,细看之下,才觉得自己一手拉巴起来的光绪皇帝这个逆子竟敢要自己老命!这还了得?!临朝30多年的老佛爷不慌不忙,在守旧派王公亲贵大臣的竭力支持下,断然处置,先把光绪爷抽到西苑瀛台囚禁起来,闭门思过,将康、梁、军机四章京这帮子“乱臣”全部拿下,连审都没审,直接拉到菜市口砍了脑袋,康、梁有洋人朋友,得了密信跑得快,没抓住,康“圣人”他弟弟只好被填了进去,赔上一条性命。不仅如此,大清各省跟着皇帝闹腾变法维新的大官小官们可惨喽,一股脑被革职罢官、充军发配,永不录用。

  朝堂、民间闹得天翻地覆、鸡飞狗跳,老佛爷再次垂帘训政、独揽大权,重新恢复被裁撤的衙门,那些守旧的官员们摇身一变,又跟着老佛爷风光一把,全部回任,当即便山呼万岁、弹冠相庆喽。


  可被老佛爷恨的牙根痒痒的康梁毕竟跑了,不仅跑了,还在国外洋人们那里大肆造谣谩骂老佛爷的昏庸荒淫,把光绪皇帝说成是有心中兴、无力回天的英明之主,洋人们又不通大清内情,便大报小报宣扬,闹得四海皆知,人家在外洋,老佛爷还干着急没法子,又气又急又恨,只好拿光绪爷出气,不住作践。第二年,还假借皇帝谕旨病重,全国招医;且把端王爷儿子过继给无子的光绪为皇子,以同治爷的老丈人崇大人、翰林院掌院大人外号“徐老道”的两位老夫子派给这位傻乎乎的皇子做师傅,广布中外,称其为“大阿哥”。

  老佛爷把前头加官戏唱完了,就琢磨着废了光绪爷,另立大阿哥。端王爷一家子和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像吃了蜜蜂屎一样乐不可支,都想着大阿哥登了大位,自己家叔叔伯伯们参领大政。不料这当儿,洋人们不干喽,各国公使拒绝承认大阿哥,还闹腾着联合要求给光绪爷诊病,朝廷无奈之下,请了法、德医生进宫,等各国公使得知皇帝并无重病,顿时电告中外,世界舆论哗然。都说老佛爷和保守派没安好心,老佛爷无奈,暂且压下了废立的心思,可端王爷一派恼羞成怒,憋着劲儿非要把大阿哥推到太和殿那座龙椅上去。


  一时间朝廷内外一片乌烟瘴气。


  说来也巧,头年里,山东省因发生教案,民人杀了两个德国传教士,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不依不饶,派了铁甲舰气势汹汹杀奔过来,抢占了胶州湾,引得齐鲁大地民心汹汹,各乡村会武艺的哥们弟兄,树起大旗,成立义和拳,要跟洋鬼子拼一拼。朝廷先是镇压,后来山东、山西、直隶、天津卫都出了不少义和拳,专跟洋人作对,杀传教士、烧教堂、毁洋学校,华北一带顿时大乱,引得中外纷纷侧目。各国公使抗议不止,朝廷只好把山东巡抚玉大人革职,派了小站练兵的袁大人接任。

  一向以“清廉”自命不凡支持义和拳的玉大人,走通了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刑部尚书刚大人的门路,又接了山西巡抚,山西也闹起了义和拳。幸而袁大人果断英武,带着武卫右军把山东义和拳剿的剿、杀的杀,剩下的,成群结队涌入直隶,直奔京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