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屋里出来个60多岁,慈眉善目,拄着拐棍的老太太,摸摸索索过来,摩挲了一把杨爷粗壮胳膊,笑了:“儿啊,今儿怎么这早晚就收车了?赶紧洗洗,看跑的这一身汗!”

  “娘,您进屋吧,我先洗洗!”


  杨爷脱了油乎乎小褂,在铜盆里舀水擦干净了一身腱子肉,换了粗布小褂,煞了带子,才进屋。三间小北屋,收拾地干净利索,丝尘不染,杨爷提鼻子一闻,小厨房里一股香气,掀开锅盖一看,一锅热腾腾黄澄澄的棒子面窝头,煞是可爱,旁边一碟辣椒酱、一叠大腌萝卜、一碟霉豆腐、一盘炒烧土豆丝,赶忙问:“娘!您又忙活啦?您老眼不好,老早就说给您,甭管这些,万一磕着碰着咋办?!”

  屋里的老太太听了,不仅不恼,还透着一丝儿喜气,摸索茶碗给儿子倒水,杨爷赶忙接过来嗔怪道:“说了您老多次啦,咋还是不听呢?我在外头赶车,就不放心您!”倒满一碗开水,便吸溜便说,杨爷瞧老娘喜悦,转念一想,问:“是不是四姑娘又来啦?”


  老太太守了半辈子寡,就指着儿子活着,对儿子又爱又怕,摸着儿子胳膊,拽他坐下,自己个盘腿坐了炕头,笑眯眯说:“知道,娘知道你惦记娘!这不嘛,四姑娘看娘一个人在家,又是个睁眼瞎,人家忙完了家里小铺,来帮着洗洗涮涮,做了饭。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不是咱家穷,娘早给你说了媳妇,你看,她。。。。。。”

  杨爷不愿提这些,拿过有楞有角的元宝,陪笑道:“娘啊,儿子有手有脚的,能伺候您呐。以后甭让她来了!您摸摸,这是啥?!”

  老太太嘴里闲不住:“哎,你啊,跟你爹一样的拧脾气!又轴又犟。不就是为她爹看不上咱们家么?这怕啥?我私下琢磨,四姑娘对你有意思呢。赶明儿拖你舅母去他家提一提?这是啥,冰凉梆硬的?”


  “您别费那个事!不去!这是银子。今儿儿子赚的!”杨爷喝了半碗水,给老娘念叨了早晨赶车去通州的事儿,老太太一个劲儿念佛不止:“阿弥托佛!这世道,才安静了几年,怎么又闹起来了?光绪爷坐龙庭,四海五谷丰登。阿弥托佛!可别跟庚申那年,两国洋鬼子进北京一样闹哇,那当儿还没你呐,你爹伺候升平署的老爷。。。。。。。”

  老太太抱着元宝,要说往事,杨爷赶忙给老娘倒了碗开水,从柜子里取出个小罐儿,拿出两块冰糖搁进去化开,递到老太太手边。

  他知道,老娘只要一说起40年前那场大难,必定得小半个时辰,陈芝麻烂谷子的,都得铺陈开,说完了心里才痛快,不介,能憋的老娘好几天不舒坦,为了这,即便杨爷耳朵根都磨出茧子来啦,还得老实坐下,听老娘说道,这也是他为人至孝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