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就这么会儿工夫,四个活生生的人,连审都不审?就给宰了!不知为啥,他看着血肉模糊被仍在角落里的尸体和疯狂嚎叫花钱求神符的老少爷们,脑袋一阵阵直迷糊,心里也犯恶心。使劲儿晃了晃头,跳下车就要走,旁边钻过来个裹黄头巾的义和拳勇,抱着一摞黄纸,塞给他一张。

  杨爷道了声谢,拉着马车,心慌意乱地往前走,不远处又朝这涌来一大群人,挤得他东倒西歪。
  杨爷摸出京八寸,塞了烟叶点燃猛吸一口,浓烈烟味冲淡了鼻子里的血腥气,这才低头看看皱巴巴纸上翻刻的小字,歪歪扭扭一片模糊,磕磕巴巴念了起来:


  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

  劝奉教,乃欺天,不敬神佛忘祖先。

  男无伦,女行奸,鬼子不是人所产。

  如不信,仔细看,鬼子眼晴都发蓝。

  不下雨,地发干,全是教堂阻住天。

  神爷怒,仙爷烦,一同下山把道传。

  非是邪,非白莲,口头咒语学真言。

  升黄表,焚香烟,请下各洞众神仙。

  神出洞,仙下山,扶助人间把拳玩。

  兵法易,劝学拳,要灭鬼子不费难。

  挑铁道,拔线杆,旋再破坏大轮船。

  大法国,心胆寒。英美俄德哭连连,

  一概鬼子都杀尽,大清一统靖江山!!


  惊天动地的嚎叫里,杨爷的声音非常细微,跟他平日的做派大相径庭。“哎,就为铰了辫子,就赔上一条性命。。。。。。这是怎么会子事儿啊!”一面满腹沉闷往前走,一面执鞭轻轻敲打着马。

  就那么郁闷低头走了一袋烟工夫,杨爷猛然一抬头,嗐,本来要去大栅栏斜对过的煤市街西头粮食铺买面,怎么快走到大清门了?赶紧“吁、吁”打马转车,回首朝北望去,一色朱漆剥落、斑驳陆离、衰草凄迷,那座巨大单檐歇山顶的大清门内外,也是乱哄哄官军、义和拳聚集,摩拳擦掌操刀拿枪,死盯着东交民巷上空花花绿绿的各国洋人国旗。


  杨爷心里一急,跨了辕,挥鞭打马,出正阳门,回到煤市街。巧了,煤市街西头谦福号粮食铺,正开着门!

  等杨爷下车过去一瞧,咦?原本三间门脸儿只开了一扇半,漆木柜台上早先满满当当的盛满白面、小米、棒子面、大米、江米、红豆、绿豆的大簸箩,像被狗啃了似得东倒西歪,半盛了些高粱、黑豆、杂合面,还落了不少尘土,店门上幌子也掉了一半,吊死鬼一样蔫头耷拉脑,更奇怪的,连个招呼人的伙计也一个不见,门可罗雀,十分冷落。不应该啊,日常这里因与大栅栏近,成日介门庭如市,热闹非凡,难道如今闹神拳,连粮食都能省下啦?


  “掌柜的?刘掌柜的在么??”杨爷提溜鞭子喊了几嗓子,半天,里头年轻伙计探出头来警惕看看他,转回身跟里头嘀咕了几句,里头才应了声:“谁?是哪位?”

  里头出来个50开外的老头,一身细蓝布大褂套着玄色马褂,头上是小瓜皮帽,满面愁容一脸灰蒙蒙核桃皮样的皱纹。

  杨爷大惊,上个月才见了刘掌柜的,怎么一下老成这样儿了?赶紧上前施礼:“刘掌柜,是我,杨。。。。。。”

  刘掌柜呆立瞧了杨爷片刻,仿佛不认识似得,猛然一惊,花白胡子抖了抖,一把拉住他胳膊:“杨爷?!是您呐。您、您怎么这日子口上这儿来啦?!”

  杨爷觉得好笑,见神神叨叨,回道:“刘掌柜,您这是怎么的了?咱上个月见面儿,您可还精神着呢?这不,我老娘快过生日了,我想过来买点白面,给她老人家做顿寿面。您。。。。。。。”


  一听“白面”两字,刘掌柜犹如大白天见了野鬼!瞪眼咧嘴惊恐摆摆手,左右看了看,小声喊:“我的爷!您小点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界,赶紧请进来!”说罢拉着懵了的杨爷进了铺子。